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19年02月19日 星期二 08:03:07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03
dushi_top_nav_04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8
Home Tags SNC

Tag: SNC

弄巧成拙!想用漫画讽刺杜鲁多和SNC 却不小心冒犯了…

■■Michael De Adder发表漫画,画中杜鲁多与王州迪在拳击台上。 Michael De Adder作品 本报记者 有漫画家写画讽刺杜鲁多政府对待前联邦司法部长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态度,没想到被指责是充斥对妇女和原住民的暴力,漫画家为此道歉。 据Global News报道,哈利法斯(Halifax)的著名政治漫画家迪阿达(Michael De Adder)发表一幅漫画,画中杜鲁多与王州迪在拳击台上。杜鲁多被建议继续殴打她,因为律师-客户的保密特权(solicitor-client privilege)绑在她手上。前新斯高沙省议员伯纳德(Joanne Bernard)表示,这漫画品味极度恶劣和冒犯。她说:“我是迪阿达的粉丝,但反暴力对待女性,就那么简单。”她还说:“王州迪是一名原住民女性。这个国家对失踪和被谋杀的原住民妇女问题高度敏感,以任何方式开玩笑,都是完全不可接受。” ■■漫画家Graeme MacKay亦发表漫画,讽刺SNC事件中杜鲁多和王州迪之间的关系。 Graeme Mackay作品 迪阿达表示,他无意冒犯女性、轻视家庭暴力或轻视原住民妇女问题。他指出,会就反对意见进行自我反省,未来将不再描绘妇女暴力。不过,他说,不会停止画SNC-Lavalin丑闻有关的漫画。 迪阿达说:“我向那些支持过我的人保证,在我职业生涯中,我对这漫画的担忧绝对不会充耳不闻。”

驵勉诚轰小杜关照药厂 导致国民付高昂的专利药物价格

■■驵勉诚(中)要求降低处方药价格。图右为戴伟思。 图文:本报温哥华记者张文慈 联邦新民主党(NDP)党魁驵勉诚(Jagmeet Singh)周三批评,最近引发争议的SNC-Lavalin公司,不是唯一获得杜鲁多政府关照的公司,还包括许多大制药公司,这迫使加拿大人需支付高昂的专利药物价格。不过,联邦自由党否认相关说法。 驵勉诚由NDP健康评论员戴伟思(Don Davies)陪同,在本拿比竞选办事处召开记者会。他说:“虽然大型制药公司有创纪录获利,但愈来愈多加拿大家庭却面临着艰难选择。杜鲁多政府允许加拿大人被迫支付高昂药品价格,而不是限制制药公司。” 驵勉诚表示,杜鲁多政府与药品游说人员会面超过680次后,宣布无限期推迟原本承诺改革专利药物价格审视局(Patented Medicine Prices Review Board,简称PMPRB),改革可令专利药物价格降低两成。 PMPRB是一个类似司法机关的独立机构,专责监管及执行对加国出售的专利药物价格,并要保持价格合理,不会贵卖,并为加国消费者提供价格比较、成本等资料。 ■■李灿明表示,联邦正进行全国药物保健计划咨询,报告很快就会出。资料图片 驵勉诚呼吁杜鲁多政府立即采取措施,降低加拿大人的处方药成本,并使制药公司对患者负责。他同时要求联邦自由党在今年预算案,修复该系统并迫使制药公司披露他们向公共和私人药物保险支付者提供的保密价格折扣。本拿比女居民Heather就说,她先生罹患糖尿病,目前被迫购买昂贵药品。 戴伟思表示,加拿大是唯一拥有全民医疗计划,却没有相应药物保健计划的国家,如果推行全国药物保健计划(universal pharmacare program),有望与药厂洽谈更优惠的药价,估计全国药物开支每年至少可减少超过10亿元。 自由党称已展开药物保健咨询 不过,本拿比南区补选联邦自由党华裔候选人李灿明受访指出,联邦自由党政府致力降低药物价格,去年承诺设立一套全国药物保健计划,由前安省卫生厅长贺施金(Dr. Eric Hoskin)出任全国药物保健咨询委员会主席,正在全国各地展开咨询工作。 李灿明说:“委员会将推荐提出适合的全国药物保健计划,相信咨询报告很快就会出来。”他表示,目前有100万长者面临拿钱买食物还是买药的抉择,政府希望降低药物价格。 联邦保守党候选人申哲熙(Jay Shin)则表示,保守党立场是欢迎引入竞争,让民众未来可获得更便宜专利药物价格。他指,自己并不清楚NDP全国药物保健计划细节,所以无法评论。

涉贪腐风波 SNC评级下降 财务状况雪上加霜

■■SNC遭标准普尔公司调降评级。 加通社 国际债务评级机构标准普尔(Standard&Poor's)周二下调魁省建筑巨擘SNC-Lavalin的评级,评级下降代表该公司的财务状况将更吃紧,这使深陷政治风暴的SNC雪上加霜。 标准普尔称,SNC在过去3个星期内不断削减盈利预测,第一次把每股收益目标减半,随后又把目标削减40%以上,使得公司债务比率顿时大升,因此决定把该公司的评级从BBB降级至BBB-。 涉利比亚贪腐风波 长久以来,SNC在沙特阿拉伯有庞大业务,当地员工数达9,000人。标准普尔说,由于加拿大和沙特阿拉伯去年起陷入外交紧张关系,将危及SNC在当地的油气行业合同,削弱它在中东市场的竞争地位。估计沙特市场收入约占SNC总营收的10%至15%。 标准普尔并提到,SNC如今又涉及利比亚贿赂贪腐风波,一旦被定罪,将10年内都不得参与联邦政府竞标项目。 卡尔顿大学(Carleton University)商学院的副教授李伊恩(Ian Lee)认为,SNC遭遇非常艰难的时期,脱困求生并不容易。 投资公司Canaccord Genuity的分析师林克(Yuri Lynk)表示,欺诈贪腐问题损害了SNC公司声誉。林克说:“它的竞争对手会不断提醒客户,不要和正与联邦政府打官司的公司打交道。” 龙顺银行证券(Laurentian Bank Securities)分析员纳兹尔(Mona Nazir)表示,近三分一的SNC收入来自加拿大,尽管其中很大部分与联邦政府合同无关,但公司声誉会伤害业务营收。 市场专家均认为,促使联邦政府愿意达成“补救协议”谈判是SNC最重要的事项。“补救协议”将使SNC需付出2至5亿元罚款,但这是很重要的止血点。 加拿大皇家银行多美年证券分析师史邦克(Derek Spronck)说,标准普尔下调评级,将导致该公司5亿元的债务将付出更多利息。 综合报道

王州迪突然辞职 小杜是否施压更加扑朔迷离

■■王州迪(右)闪辞,杜鲁多表示惊讶失望。 加通社资料图片 本报综合报道 深陷建筑巨擘SNC-Lavalin风暴中的核心人物 — 前司法部长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周二辞去内阁部长职务,总理杜鲁多对王州迪的辞职感到惊讶和失望。正当联邦操守专员将启动对总理办公室的调查之际,王州迪辞职更让整个事件扑朔迷离。 加通社报道,周一杜鲁多还公开强调对王州迪有信心,相信在面对SNC-Lavalin的司法案件时,王州迪不会觉得自己有遭遇不正当的施压对待。没想到,周二王州迪就选择卸下联邦退伍军人事务部长的职务。杜鲁多办公室发表了一份声明,声明中未感谢王州迪为国为民服务。 杜鲁多表示,如果内阁中有任何人觉得SNC案件上有受到不当的压力,有义务向他说明,但王州迪从未提过此事。 王州迪在网上公布出的辞职信提到自己“心情沉重”,但没有说明辞职原因,也没有提到或多谢杜鲁多。不过她提到很多加拿大人希望她针对SNC案件是否受到总理办公室施压一事对外发言,她已聘请前最高法院法官克伦威尔(Thomas Cromwell),就自己在法律中可否允许讨论此事上,给她一些建议。 ■■王州迪的辞职信。 星报 就向外讨论此事寻法律建议 王州迪说,她仍将继续担任国会议员,目前她仍然是自由党党团的成员。 杜鲁多办公室发表了一份简洁声明,声明中未有感谢王州迪为国为民服务,而提到现任国防部长石俊(Harjit Sajjan)将兼任退伍军人事务部长。 联邦保守党党领谢尔(Andrew Scheer)表示,王州迪辞职证明SNC-Lavalin事件还暗藏了很多故事。 SNC公司涉嫌向利比亚政府高官贿赂以获取该国政府合同,皇家骑警和检控官认为SNC公司有欺诈和腐败之嫌。SNC向联邦政府游说放弃司法诉讼,上周有消息传出,总理办公室曾向时任司法部长王州迪施压,希望放弃起诉,转而以“补救协议”谈判方式了结此案。最终王州迪拒绝与SNC谈判。 事件曝光后,杜鲁多否认施压,说从未直接向王州迪提到SNC事件。 国会司法委员会将于周三召开会议,决定是否启动对SNC-Lavalin案的听证调查。 ■总理办涉向王州迪施压事件簿 原住民社区批评声浪升级 联邦新民主党党领驵勉诚(Jagmeet Singh)呼吁自由党支持委员会调查这些指控。他说:“如果杜鲁多和自由党政府关闭司法委员会的工作,就是向加拿大人发出民主的危险信号。杜鲁多政府必须透明公开,确保加拿大国民得到应得的答案。” 王州迪是首位原住民背景的司法部长,是杜鲁多在与原住民社区进行和解的重要人物。她离开内阁,不仅让政治干预SNC司法案件的疑云越来越深,也让杜鲁多政府和原住民社区和解议程陷入瘫痪。 一些原住民社区领导人对杜鲁多政府的批评开始升级。王州迪的父亲威尔逊(Bill Wilson)接受Global News访问时表示,女儿从司法部长职位被“降职”为退伍军人事务部长,对她本人和全国原住民来说,都是极大的侮辱。威尔逊又指,王州迪维护了正义和法治,却遭到打压。 卑诗省印第安酋长联盟向杜鲁多发出一封公开信,要求他公开谴责那些诋毁王州迪的言论。因为当王州迪被调离司法部长职位后,就有人指称王州迪是个很难合作的人。 代表缅省30个原住民组织的大酋长席特(Garrison Settee)也提到,“王州迪的辞职让我们推进和解的长期努力倒退一大步”。 原住民议会全国酋长贝尔加德(Perry Bellegarde)发声明指, 王州迪的离开令人悲伤。

陷行贿丑闻!SNC喊停所有采矿竞标 股价暴跌!

■■SNC再次调降2018财年盈利目标。加通社 综合报道 内外交困的加拿大工程行业巨擘SNC-Lavalin集团,周一再度调降盈利预期,股价更跌至10年低点。总部位于满地可的SNC将2018财年盈利预期再次大幅调低,并叫停所有未来采矿项目的竞标。 此外,随着围绕该公司的法律和外交风波持续发酵,其周一的股价下跌超过7%,收于每股34元,为2009年4月以来的最低点。两周前,SNC曾将盈利预期从去年11月份的目标调低50%,并宣布推迟与智利国有铜矿公司Codelco的采矿项目。 智利采矿项目面临挑战 SNC周一在宣布新修正的盈利预期时,将智利的采矿项目问题归咎于分包商及不可控因素。该公司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该采矿项目面临挑战的主要原因,是现场条件出乎意料、环境和安全措施超过预期以及分包商表现不佳。 SNC称这些问题为“孤立事件”,但已停止对未来采矿项目的所有投标,并开始对其采矿和冶金项目的管理架构进行审查,这类项目在其2017年的29.2亿元总收入占4.33亿元。 SNC表示,其工程和建筑业务2018年调整后的每股摊薄收益将在20仙至35仙之间,而1月份的预期为1.15元至1.30元,去年11月份的预期为2.60元至2.85元。 以此计算,SNC的采矿和冶金业务第四季度将亏损3.5亿元。SNC还宣布了2019财年的盈利预期,称其工程和建筑业务调整后的每股盈利目标为2.00元至2.20元之间,略低于分析家普遍预测的2.25元。

现任司法部长不排除撤销对SNC起诉

■现任联邦司法部长兼总检察长拉梅蒂(David Lametti,图) 综合报道 现任联邦司法部长兼总检察长拉梅蒂(David Lametti,图)透露,他不排除与SNC-Lavalin公司进行“补救协议”谈判。换句话说,检控官还是有机会撤销对SNC的起诉。 拉梅蒂接受CTV新闻访问时表示:“有一套规则可允许总检察长透过加拿大宪报、一个透明公开的程序来直接行使权力。这仍然是一种可能性,但现在案件已经提交法庭审理,我不打算评论这种可能性。” 依据法庭的文件显示,SNC公司表示,为了能获得庭外和解,该公司已经展开大幅改革,愿意满足联邦政府的要求,但联邦检控官却坚持不松手。SNC指责检控官没有给予不愿意进行“补救协议”谈判的合理解释。 刑法规定可谈补救协议  根据2018年通过的刑法规定,检控官对于有公司不法行为,可以决定是否采取“补救协议”,也就是让公司承认不法、进行改善、作出罚款补偿,而毋须对簿公堂。 有消息指,总理杜鲁多办公室曾对前司法部长王州迪施压,但王州迪最终拒绝放弃起诉SNC公司。而上个月杜鲁多改组内阁,王州迪被调任为退伍军人事务部长。 SNC向法院表示,如果进入司法诉讼,将导致严重的负面后果,员工生计不保。去年10月当“补救协议”谈判破裂的消息曝光后,SNC股价一路下滑,已来到10年来新低点,投资者损失逾10亿元。 SNC希望法院下令推翻检控官的决定,但法院决定尊重检控官。律师团体Advocates' Society的总裁高弗(Brian Gover)认为,应该不会有加拿大法院干预检控官的决定,SNC就算想要求司法复核也不会成功。

2019年魁省两家最大的建筑工程公司:一家欢喜一家愁

■■WSP业务持续发展,SNC却相形黯淡。 网上图片 2019年魁省两家最大的建筑工程公司处于截然不同的境况。SNC-Lavalin Group正困于加拿大与沙特阿拉伯之间的外交紧张局势;WSP Global则雄心勃勃,预计2021年将实现两位数字的收入增长。 WSP Global周三公布一个战略计划,预计2021年收入将达到90亿元,消息一出股价上扬,最终收涨4.76%至67.51元。 拥有60年历史的WSP Global,这几年业务蓬勃发展,2014年员工1.7万人,但如今已达4.5万人,预计未来三年内可超过SNC公司的6.5万人。 目前WSP的股票市值70.5亿元,已超过SNC的65.4亿元。加拿大皇家银行多美年证券分析师史邦克(Derek Spronck)说,WSP从2015年开始扩张,已并购29家企业,但财务并没有过度杠杆问题。 SNC容易受成本超支影响 SNC周一称,加拿大和沙特的紧张关系损害了业务,采矿成本又超支,还有澳洲的仲裁案也发生损失,导致2019年获利将不如预期。SNC周一股价因此大跌27%,周三收盘小跌0.11%至37.26元。 2013年魁省开始调查建筑公司的腐败行为,虽然SNC和WSP都受波及,但SNC与利比亚独裁者卡札菲家族的贪污贿络案至今仍在进行,公司无疑遭到严重伤害。卡尔顿大学商学院副教授李伊恩(Ian Lee)表示,WSP大约90%的收入都来自国际经合组织,比较少涉及非法问题;而且WSP是纯粹工程设计公司,不像SNC是建设公司,所以SNC更容易受成本超支影响,利润风险更大。 此外,SNC有很多业务仰赖石油和天然气行业,而WSP行政总裁拉赫呼斯(Alexandre L'Heureux)周三说:“我们不追求油气行业,也不会冒险进入工程领域。” 近年来,WSP成功夺下知名的印度Chenab大桥、深圳湾华润大厦和吉隆坡与新加坡之间的高速铁路等重大建设投标。 综合报道
X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