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19年02月20日 星期三 23:25:05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03
dushi_top_nav_04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8
Home Tags Terry Fox

Tag: Terry Fox

一场永不结束的马拉松比赛:Terry Fox

Terry Fox的生命永远定格在了23岁那年 可他却用年轻的生命照亮了很多人的前路 撰稿:睿 “没有我,马拉松也一样要继续下去。” 1958年7月28日,Terry Fox(泰瑞·福克斯)出生于温尼伯的一个普通家庭。父亲是CN铁路公司工人,母亲是一名主妇。童年时候的Terry就显示出对运动的极大热情,尤其痴迷上了马拉松长跑。年少时代Fox全家移居BC省,高中毕业后,他考入西门菲沙大学(Simon Fraser University)的人体运动学专业。 少年时代的Terry就已表现出对跑步运动的兴趣 1976年11月12日,大一在读的Terry发生了车祸,当时并无大碍,只是右膝酸痛,因此并未上心。直到1977年,他感觉右膝剧痛,检查后发现是恶性骨癌。 18岁那年,医生对他进行了截肢手术。 随后16个月的化疗过程对于Terry来说尤其漫长而痛苦。在亲历痛苦,并目睹很多和他一样患癌的病人们忍受痛苦,甚至不治离世之后,他产生了一种从未有过的使命感。他决定一旦自己存活下来,就一定要尽自己所能,激励和病魔搏斗的人们,并以马拉松的形式为癌症医学研究筹款。在出院的那天,他被告知自己是少数幸运能够在化疗结束后存活下来的骨癌病患之一。 在之后的康复训练中,Terry推着自己的轮椅在温哥华史丹利公园的海岸线边,在坎坷的山路上来回反复,经常练到双手出血。两年后,他开始了马拉松的训练。随着身体逐渐适应,他拟定了一个马拉松训练计划。从跌倒、爬起继续,再跌倒、再爬起,直到每天训练距离不断加长,他的信心也在不断增强。一天,在他告诉母亲他打算跨加拿大长跑,而且任何力量也不能阻止他付诸行动的时候。爸爸妈妈只问了他一句话。 1980年4月12日,Terry开始了征程 “你打算什么时候开始?” 1980年4月12日,21岁的Terry Fox抵达了加拿大最西端—纽芬兰省海边。自此开始了一场肉体和意志力的考验征程。长跑途中,假肢和截肢部位的交界点都要忍受长时间剧痛,时常因为长时间的奔跑受力而鲜血淋漓。 “大家觉得我一定痛苦极了。也许某种程度上我的确痛苦,但是想到我所做的一切的重大意义,想到我即将梦想成真,我觉得一切痛苦都值得。” 风雨无阻,每天清晨之前,Terry已经启程。由于假肢无法提供正常的缓冲力量,他的左腿不得不承认额外压力。因此,左腿膝关节肿胀疼痛,他也不得不采用独特的跳跃姿势前行。有时候跑着跑着,不堪重负的假肢突然断了,失去平衡的Terry骤然倒地,但很快他又坚强地微笑着重新站了起来。 征程上的Terry Fox 1980年9月1日,安省北部小城雷湾Thunder Bay漫天阴霾。那里也非常接近青年Terry Fox历时143天、近5,500公里的马拉松的终点站。 年仅22岁,Terry正值最好的年华。他被太阳晒得微黑而健康的肤色,在自然卷发的衬托下显得有些俏皮。因为长期奔跑训练,他的左腿肌肉发达而强壮。但取而代之他右腿的却是玻璃纤维和钢铁质的假肢。 从纽芬兰省省约翰斯启程,Terry Fox足迹已经踏遍6个省份。那天清晨当Terry信心满满地启程时,小镇Thunder bay的街道边站满了为他鼓劲的民众。跑了数十公里后,他突感胸部疼痛,开始咳嗽。不过他早已习惯了这种熟悉的痛感。对于他来说,只要不停奔跑,疼痛总会过去。 但是就在距离Thunder Bay约三30公里,苏必利尔湖Lake Superior的源头处,这次Terry胸口的剧痛却没能如他预期停下来。不管他选择继续奔跑,还是稍作休整,痛感依然存在。街边民众的加油声仍然此起彼伏。 Terry终因癌细胞扩散 体力不支 被送回温哥华治疗 “你一定能跑完全程的,Terry!” 于是他跑啊跑啊,直到身边的人声和护卫警车都渐渐平静了。他才用尽力气,拖着身体爬进一直紧跟着的一位朋友的汽车。他说:“送我去医院吧。”整个长跑过程中,他拒绝去医院进行化疗后的例行检查,直到终于支撑不住。 医院检查发现,由于癌细胞已飞速蔓延至肺部,高烧不退的Terry陷入昏迷,朋友们决定将他送回家乡。 回家之前,Terry在接受采访时说,“三年半前,我的左膝盖发现癌细胞,现在癌细胞已经扩散至我的肺部。我必须得回家了。” Terry Fox获得最高平民荣誉-加拿大勋章 他声音略显哽咽:“我要回家去做检查,也许还要吃药,做开胸手术。我不会放弃的,我会尽力。”这时候,Terry的母亲在一旁泣不成声。父亲则喃喃自语:“这太不公平了。”Terry回家的时候并非他原先所设想,跑完希望马拉松全程,并完成在史丹利公园的海水里浸湿自己的假肢的仪式。依然身穿希望马拉松上衣的他刚刚抵达,就被救护车送往皇家哥伦比亚医院。 CTV电视台全程直播了Terry Fox归来,并筹款超过1000万。除却安省和BC省府的各100万元之外,绝大多数来自民间。另外,他发起的希望马拉松也已筹得170万元。 Terry的父母在2010年3月温哥华残疾人冬奥会开幕式手持火炬 1981年6月28日,在他23岁生日前夕,Terry在父母家人的陪伴下离世。加拿大举国默哀,所有的国旗下半旗。 Terry Fox的故事并未跟随他的生命一同终止。加拿大首个Terry Fox Run长跑在同年9月13日举行,全国30多万人用跑步、健走、骑行的方式缅怀他,并且筹款350万元用于癌症研究。从那年以后每年一届,直到今天。另外,在全球数十个国家都有以Terry...
X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