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线医护专访:不少患者不理解疫苗重要性 染病才后悔

加拿大都市网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12岁或以上人士,有超过78%已完成2剂疫苗接种,但仍有超过100万人十分容易感染毒性更强的Delta变种病毒;而且未接种疫苗的成年人,因确诊而需要入院的人数,较已接种疫苗的人数高出36倍;《多伦多星报》跟4名前线医护人员交谈,了解前线医护人员的感受。

04

Humber River医院急症室医生Tasleem Nimjee(上图)表示,哪些没有接种疫苗的人,主要提及的是:“我不相信疫苗,等到更多人接种疫苗后,让我感觉更安全,到目前为止,我没有被感染,所以,我认为我不会被感染”。

Nimjee医生表示,最近,1名身体健康的中年女子感染新冠肺炎,其伴侣亦同样受到感染,2人均未有接种疫苗;他们认为,不会接种疫苗,且更曾前往海外参与家庭聚会。

Nimjee医生表示,该女子进入急症室,是因为她呼吸已越来越困难,要从床上起身到洗手间,感觉要昏过去一样,且出现呕吐及严重脱水。

她指该女子表示:“我不认为我会感染病毒,我想,若果其他人都接种了疫苗,我就会安全,现在我感到十分遗憾,若果疫苗能让我出院,我希望能得到它”。

Nimjee医生表示,看到新冠患者出院后,仍会出现咳嗽、疲倦,或体力不及往前,以及呼吸短促的情况。

05

Trillium Health Partners儿科医生Jane Healey(上图)表示:“大多数情况下是没有接种疫苗,一旦知道受感染,他们都觉得遗憾”。

Healey医生表示:“当我建议他们甚么时候去急诊室,需要注意哪些症状——呼吸急促、难以完成1句说话;有时,他们会问,现在是否可以接种疫苗,然后我与他们讨论为何现在生病却不能接种疫苗,但我确实鼓励他们,在脱离隔离时接种疫苗”。

她表示,就在数天前,与1名患者的家人交谈,他们表示:“我从没想过情况会如此糟糕,整个家庭都受到影响,其中1名家庭成员在深切治疗病房,从没想过会这么差”。

Healey医生表示,真为哪个家庭感到难过,因为他们正承受巨大压力,担心生病的亲人;你会听到,他们会表示:“我应该听,我应该更认真地对待它,若果肯听,我们便不会处于这种情况”。

06

新宁医院执业护士Nancy Vandenbergh(上图)表示,目前,大多数患者所面对的最大风险,是未有接种疫苗。

Vandenbergh表示,未有出现Delta变种病毒前,不会担心26岁的患者;接种疫苗确实改变患者的风险状况;但我们从不表示:“哦,你应该接种疫苗”;相反,应该利用这个机会进行教育,指他们最大的风险是没有接种疫苗,并查询他们是否考虑过接种疫苗。

她表示,一般情况下,会发现是错误讯息阻止了他们接种疫苗。

Vandenbergh表示,2021年9月与2020年9月已大不相同,今天要跟进的患者,是20岁至80岁的人士,去年,要跟进的年龄层中,不会出现20至30岁的人士。

她表示,很大程度上是可以预防的,若没有接种疫苗,我会十分担心。

07

Michael Garron医院感染预防与控制医学主任Jeff Powis医生(上图)表示,当我致电已接种疫苗的人士,告​​诉他们感染了新冠肺炎时,从他们那里听到的第1件事,是他们觉得被欺骗;他们表示:“我接种了疫苗但感染新冠肺炎?”。

Powis医生表示,我提醒他们,虽然疫苗有助于预防感染,但亦有助挽救生命。

他表示,对于未有接种疫苗的患者,我会问他们是否已经预约接种疫苗,这只因为想确保他们有这个机会,确保这样做能回答他们有关疫苗的问题。

他表示,不确定是感染让他们重新考虑接种疫苗的决心,或他们交谈后改变主意,但绝大部分人(约80%)会容许我们跟他们进行预约。

Powis医生表示,在医院内,绝大部分新冠患者没有接种疫苗,这些患者不认为自己会成为少数生病的人之一,最终,他们都想要接种疫苗。

他表示,对于他们中的不少人而言,他们没有接种疫苗的原因并不明显,他们并非反疫苗者,只可能有一些关于疫苗的问题,他们没有得到答案,令他们没有优先考虑。

Powis医生表示,对于未有接种疫苗的人士,十分希望他们问问自己,若果可以做些甚么来再次见到他们的子女,花更多时间与他们所爱的人在一起,你会不会尝试去做?

他表示,十分担心他们(未有接种疫苗的人士),我很担心他们的健康,我真的觉得他们不接种疫苗是在把健康置于危险之中,我不会以任何方式批判他们。

(图片:星报) T02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诺贝尔奖明起陆续揭盅 mRNA疫苗研发人成医学奖大热

她曾是坚定的反疫苗者 直到她女儿差点因为新冠死去

安省周五新增确诊近730例 突破疫苗感染170人

卑诗省女子担心副作用未接种疫苗 感染新冠进重症监护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