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人互相传染新冠,后遗症严重康复路漫漫

加拿大都市网

【加拿大都市网】五个多月前,安省一个家庭三名成员被检测出新冠状病毒呈阳性,目前这个家庭仍在努力应对病毒的持续影响。

据Global News报道,5月的一天,53岁的Shelley Biscoe(上图左)从她身边的一位家人那里感染了新冠状病毒。那位亲友在 Biscoe面前打了个喷嚏,那时他们还不知道自己感染了新冠状病毒。

在医院当护士的Biscoe告诉记者:“我第二天就病倒了,在家里留了四天,发烧至四十多度。”

病了多天后,Biscoe变得神志不清。此时Biscoe的伴侣也感染了新冠状病毒,并需要入院使用呼吸机,稍后被气管插管。

当Biscoe离开呼吸机后,她一开始还不能行走,必须用吊带升降机将她从椅子上搬进搬出。

Biscoe回忆那时的自己:“我是我自己,但又不是。我下定决心要出院回家,不停地唠叨著身边的每个人,直至愿望成真。但当时我有幻觉,我在和不在房间里的人说话。”

Biscoe说:“因为长期隔离,我做的梦都以为是真的。”她说,给她传染病毒的家人病得比她还重。他们使用呼吸机近4周,之后还得去康复治疗3周。

至今Biscoe仍在面对新冠状病毒的后遗症,她说:“现在我每次只能做一件事,必须把所有东西都写下来,我记不住东西。我一直在训练执行技能,由于执行技能是管理和行政人员所需要的,而我大脑的这一部分似乎有点受损。”

53岁的她说,她几乎已经恢复了全职工作,但康复是一个艰难的过程。她们被称为长途旅行者,即染疫病好后仍有症状的人,甚至在她出院后的两个月里,她不相信生活上自己能做出什么决定。

当Biscoe使用呼吸机三个星期之际,23岁的女儿Sarah Waltman刚巧开始了新的工作,她同样进了母亲工作的Orillia士兵纪念医院(Orillia Soldiers’ Memorial Hospital)当护士。

现在,在安省抗击第二波疫情之际,Biscoe和Waltman警告人们,这种病毒是真实存在的,发生在他们家人身上的事情可能会发生在任何人身上。

Waltman说,她从一些人那里听到,他们认为发生在她家人身上的事情是一个孤立事件,人们不知道新冠状病毒将如何影响他们,直到他们感染上 。她说:“年轻人会生病。老年人会生病,”

“即使你没有生病,你也可能会把它传染给其他人。我认为应该认真对待这件事,不要把它当作孤立事件,而是可能发生在任何人身上的事情。”

 

(主图:53岁染疫女护士Shelley Biscoe与同样当护士的23岁女儿Sarah Waltman。)

(图片:Global News ) T11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海柏公园地铁站袭击事件!2名女子受刀伤

手慢无!GUANCI食品级硅胶盖子6个一套 限时半价$19.99

嫌犯外衣口袋钻出蠎蛇 女警受虚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