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者親述得新冠過程:戴口罩也可能被傳染

加拿大都市网

【加拿大都市網】新冠患者Duane Booth親述了他感染新冠的時間、地點、如何以及為什麼感染新冠的全過程。

杞人憂天還是防微杜漸?

新冠疫情開始以來,許多人至少感受過一次焦慮。這個想法在那一刻或幾個小時後會進入你的腦海。人們也許經常有這樣的想法:「該死,我碰了那個表面,然後我沒洗手。」在大多數情況下,這種疑神疑鬼的情緒多少有點杯弓蛇影的味道,但在某些特殊情況下,這種擔憂是有道理的。聽聽Duane Booth的經歷你就會明白。

無孔不入的病毒

11月11日星期三,Duane Booth去Richmond Hill的理髮店理髮。雖然兩人都戴着口罩,但Duane在四天後,也就是11月15日周日,開始感覺情況不妙。正是在這個時候,他告訴他的妻子,他正在與感冒和流感癥狀作鬥爭。他告訴yorkregion.com:「我有點發冷,但沒有發燒、鼻塞或頭痛的癥狀,只是渾身疼痛。」

就在第二天,11月16日,他接到理髮師的電話,告訴他理髮師的新冠病毒檢測呈陽性。在她接待的20個客人中,Duane是唯一一個感染病毒的。

既然戴了口罩做了防護措施,那Duane究竟是怎麼被傳染的呢?

「我覺得我摸了她摸過的某個表面,」Duane說。他解釋說,理髮師非常謹慎,在每位客人走完後都要把所有東西擦乾淨。

「我和一個朋友喝了杯啤酒,和另一個朋友吃了午飯,還和另一個朋友騎了30公里的單車,」他補充道,並指出這些朋友的新冠測試結果都是陰性的。

11月16日和17日,Duane的癥狀加重了,但仍然沒有發燒。「我當時出現了全身疼痛、發冷、頭痛、打噴嚏、咳嗽等癥狀,但我並不是特別累」他說道,在隔離狀態下,他仍然能夠回複電子郵件和打電話。「如果強度是10分的話,我經歷的嚴重程度大概是6到7分。」儘管Booth在11月17日晚上睡得很糟糕,第二天早上醒來時,他的身體也還是很痛,但他的癥狀在白天迅速消失了,到當晚,癥狀大部分消失了。

他說:「那天晚上我感覺很好,還喝了一杯酒,在那一刻,我感覺我恢復了80%。」

第二天,他恢復了正常,除了接下來四天的焦慮感。

「我感覺很緊張,就像空着肚子喝了兩杯咖啡一樣」他補充道。

自從新冠癥狀消失後,Booth又恢復了正常。唯一的問題是他把新冠病毒傳染給了他的女兒;這次,他認為是他倆同時觸摸了一個白酒瓶導致了傳染。

「她渾身疼痛,還咳嗽,」Booth說道。從這次經歷中,他也學到了一些東西,其中之一就是之所以有社交距離和戴口罩的規定,是有原因的。

「在這些日子裏,我身邊的人沒有一個人(除了女兒)被我傳染,因為我們彼此保持了距離,」他說,「如果你戴上口罩並保持距離,你就可以防止疫情。」

另外,醫療系統也在運行,他接到了Mackenzie Health呼吸系統醫生的多個電話,考慮到他已經61歲高齡,醫生甚至給他配備了氧氣計來檢查他的氧氣水平。

 

(編輯:北極星)

(Ref: https://www.yorkregion.com/news-story/10285600-how-i-caught-covid-19-maple-man-talks-about-his-struggles-with-coronavirus/)

(圖片來源pixabay,僅作參考說明)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内地新增1138宗本土确诊 北京再多10宗个案

学校即将开学 学生该不该戴口罩?

日制蓝牙口罩奇怪设定 公共场所接电话“静音”

安省1岁以下婴儿新冠住院人数增一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