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icron变种会将Delta变种消灭吗?

加拿大都市网

【加拿大都市网】据国外媒体报道,自Omicron变异株11月24日首次在南非报道以来,仅仅过去了几周时间,该新毒株便已经以不可阻挡之势、替代了之前的Delta变异株。

  这是否意味着Omicron会将Delta一扫而空呢?还是说这两种毒株会永远共存下去?

  从目前来看,Omicron取代Delta的势头似乎正愈演愈烈,Delta似乎大势已去。分析显示,在美国多个州,Omicron已经占到了新冠病例的99%以上,从12月中下旬开始,感染Omicron的人数已经大幅超越了Delta。即使在Omicron病例相对较少的州,该毒株在所有新冠病例中的占比也达到了80%以上。

  Omicron刚出现时,研究人员担心Omicron和Delta可能会共存下去。虽然我们很清楚Omicron的传播速度极快,但不清楚究竟是因为该毒株传播力本身就强、还是因为它能逃脱疫苗和感染史产生的的免疫保护。事实证明,Omicron的确会发生免疫逃脱现象。但不仅如此,其传播能力也比Delta强了两到三倍。Omicron如今在全球的主导地位也因此得到了解释。

  如果让二者进行直接竞争,Omicron无疑更胜一筹,因此在人群中传播时就会出现目前这种情况。相比Delta,人们更容易被Omicron感染。因此Delta逐渐退出了舞台,被Omicron取而代之。

  总的来说,Omicron引发的症状比Delta轻微一些,主要是因为许多人群此前已经建立了免疫力,并且Omicron多在支气管或气管中复制增殖、而不是肺部。因此与Delta不经控制、疯狂扩散相比,Omicron如能后来居上,造成的死亡人数反而会少一些。此外还有专家指出,Omicron造成的大量感染也许能为人们提供保护、不容易受未来新变异株的感染,让我们离疫情结束更进一步。不过,未来出现新毒株的可能性依然存在,在可预见的未来内,新冠病毒也许仍将以某种形式与我们共存。

  交叉免疫

  与Delta相比,Omicron变异株的刺突蛋白产生了几十个突变。刺突蛋白相当于新冠病毒进入细胞的“钥匙”,也是新冠疫苗产生的抗体的对付目标。

  这意味着,如果有人被之前的变异株感染过、或者注射过疫苗,其免疫系统便不会产生与Omicron完美适配的抗体,因为他们体内的抗体针对的主要是原始版新冠病毒的刺突蛋白(相比于Omicron,该版本与Delta更为接近)。不过,两者的刺突蛋白之间仍有许多氨基酸的形状相同,因此研究人员认为,原始毒株与Omicron变异株之间应当存在一定程度的交叉免疫。

  南非一项尚未经过同行评审的小规模研究显示,这种交叉反应的确存在。该研究考察了7名接种过疫苗、以及8名未接种过疫苗的Omicron感染者体内的免疫反应。

  研究人员在病程大约第四天时抽取了一次受试者血样,两周后又抽取了一次。然后他们在实验室中让新冠病毒与血样接触,测试人体的第一道防线——中和抗体。这些抗体理论上可以与病毒结合,阻止病毒进入人体细胞。

  结果不出所料。与最初抽取的血样相比,两周后抽取的血样在实验室里中和Omicron变异株的能力增加到了14.4倍。不过对Delta的中和能力也有所提高,增长到了之前的4.4倍。这意味着感染Omicron应当也能增强应对Delta的保护力。

  这一发现并不令人意外。遭遇新冠病毒时,免疫系统会产生能够辨认刺突蛋白不同部分的抗体。在Omicron和Delta毒株中,部分刺突蛋白的形状是相同的,因此部分Omicron抗体也能对抗Delta毒株。

  这与疫苗加强针的机制相同。虽然两针疫苗无法对Omicron起到中和效果,但再打一针加强针便可有效对抗该变异株,且反应强度约为针对原始株的六分之一至四分之一。考虑到加强针相当于是让免疫系统再一次应对原始株的刺突蛋白,这样的有效率已经很了不起了。但加强针产生的抗体水平非常高,并且其中部分抗体具有交叉反应性,即可以与Omicron和Delta形状相似的刺突结合。即使疫苗产生的许多抗体并非针对Omicron,但只要针对这部分刺突蛋白的抗体浓度足够高,便仍可阻断病毒感染。

  接种加强针之后,对我们起到保护作用的正是针对这些相同刺突蛋白的抗体。

  传播动力学

  与Delta相比,Omicron看上去要温和一些,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对任何人而言,感染Omicron的危险性也许都比感染Delta要低(特别是对已接种疫苗者)。然而,Omicron突破性感染的绝对人数远远高于之前的Delta,意味着接下来几周时间会很难熬:感染人数激增会给医疗系统造成巨大压力,影响至少相当于之前Delta汹涌来袭时的情况、或者更甚。

  但在接下来几个月间,Omicron也许能使更多人拥有针对新冠病毒的免疫力,包括交叉反应免疫。假如未来又出现新的变异株,这一波感染或能避免严重后果的发生。

  然而,南非的研究也显示,Omicron本身诱发的“自然免疫力”不足以避免再次感染、或者感染新变异株。该研究发现,Omicron在已接种疫苗的感染者体内引发的抗体反应较强,未接种疫苗者的反应则强弱不一。(可能是因为病毒激活的某些蛋白质会关闭、或阻断最佳免疫反应,疫苗则不会导致这一点。)就像疫苗一样,通过感染获得的抗体中和能力也会逐渐减退。

  假以时日,疫苗与Omicron的结合或将帮助全世界从“大流行病”过渡到“地方流行病”状态,意味着大多数人都将获得对新冠病毒的免疫力,且住院率、重症率和死亡率也会降低。但由于这种免疫力会逐渐减弱,新冠也许仍将以某种形式“阴魂不散”。并且人们上次感染或接种加强针之后时间越久,发生重症的可能性就越大。此外,未来也许还会再出现某种更凶猛、更容易逃避免疫的变异株。抗病毒药物未来将成为降低新冠破坏力的关键所在。(新浪科技,图片来源星岛资料图)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小心那些会暗中增加了你腹部脂肪的坏习惯!

22年大型研究发现 吃大蒜减少胃癌发病及死亡率

如果你以前从来没有试过跑步锻炼 该如何开始?

如果让自己生活得更快乐?这些建议也许对你有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