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加拿大人遭關押一年 監獄內生活首度被披露

加拿大都市网

 

 

(左:康明凱。右:斯帕弗。)

因中國華為公司財務長孟晚舟被逮捕,兩名加拿大公民 – 康明凱(Michael Kovrig)和斯帕弗(Michael Spavor)隨即被中國關押,至今已滿一年。《環球郵報》探訪了兩人遭拘禁的監獄,雖然無法接觸到他們,但透過其他囚犯描述,首度揭露他們在監獄內可能的生活境況。

康明凱被關在北京南部郊區的一個監獄內,與另一名囚犯關在同一個牢房裡。

斯帕弗被關在丹東監獄,他和另外20名囚犯一起關在315號牢房中。2014年加拿大公民高凱文(Kevin Garratt)也曾因加中兩國政治因素被關在丹東監獄內,他被關了19個月後,2016年才獲釋。

在兩人被關押一年之際,加拿大外交部長商鵬飛(François-PhilippeChampagne)發聲明提到:「康明凱和斯帕弗已經被中國任意拘留一年,一直未獲得與律師和家人見面的機會。他們依然列為政府最優先處理的事項。我們將繼續不懈地努力,以確保他們立即獲釋,做為政府和加拿大人的立場,我們絕對捍衛他們權利。」

與此同時,加拿大駐北京大使館內的電視屏幕定期循環播放兩人的照片,藉此提醒人們,他們自2018年12月10日起就遭中國任意拘留。

Two Michaels 3

(加拿大在北京的使館外部。)

康明凱任職的國際危機組織總裁馬利(Robert Malley)說,獲得保釋的孟晚舟住在自家豪宅中,享有行動自由,但康明凱和斯帕弗卻有着截然不同的待遇,連家人和律師都見不到。

康明凱和斯帕弗的家人拒絕發表公開談話,以免危及政府為確保兩人釋放而作出的努力。

在頭6個月中,兩人都被關押在國家安全部經營的設施中,他們遭單獨監禁、不見天日,每天可能有長達8小時的訊問。

今年5月,他們被轉移到現在被拘留的地方。警衛最初以管制金屬物體為由扣押了康明凱的眼鏡,幾天後給了他塑料框眼鏡。

幾個月過去了,兩個人又被賦予了一些額外的自由。他們可以與家人和其他支持者有書信往來,兩人可閱讀通過加拿大外交領事人員寄來的書,領事人員每個月可探訪他們一次、每次30分鐘。

康明凱在獄中練習冥想。在北京被拘留的其他外國人則描述了他們在獄中漫長、又被強迫坐着的時間,飲食也很不好,通常是稀薄的大豆肉湯、煮馬鈴薯、白菜和蘿蔔。

會說韓語的斯帕弗則常常閱讀韓語書籍來提高他的韓語能力。

丹東監獄官員拒絕評論斯帕弗的待遇,只說:「我們所有工作都必須符合法律法規。不存在斯帕弗遭到虐待的可能性,這沒有必要。」

Two Michaels 4

(中國某監獄一角。)

在關押斯帕弗的丹東監獄,被拘留者必須經過隧道和七扇上鎖的門才能到達第三區的牢房,其內有着堅實的內牆、警衛塔和剃鬚刀鐵絲網。高凱文當時被關押在監獄內的第三區時,該區屬於醫療區,待遇會好一點,可以豁免少做一些勞動。

被關押者每天6點要起床,早餐吃稀玉米粥和饅頭。如果想吃好一點,可以支付40元,所以高凱文說,他每個月在獄中需花500元,這還不包括醫療費用。但即使是付了錢,伙食也常常未到。當時有900人和高凱文同時關在該監獄中。

在獄中是沒有絲毫隱私的,所謂的廁所,是在玻璃牆後的地面上鑽了個洞,所以如廁時人人看得見。監獄內一天24小時都開着燈,被拘留者被告知睡覺時不可用毯子蓋著頭。他們每天晚上被安排輪班來看守其他人,當然攝像機也永遠監視着他們。

高凱文可以在戶外有限的「籠子」上行動。這是一小塊水泥墊,被拘留者可以稍微走動一下,至少比待在牢房裡好。長期睡在堅硬的床上,讓高凱文的脊椎骨出了問題,回到加拿大診治後發現其骨椎已歪。

高凱文是虔誠的基督徒,在獄中大量閱讀、祈禱,並與其他被拘留者聊天。他當時與被控謀殺、腐敗和偷竊者共處一個牢房。

但無論是犯甚麼罪,都沒有人知道自己的審判情況。換句話說,他們是活在不確定的黑暗中,只是每天固定的生活:睡覺、起床、進食、收拾、聊天、如廁、成群洗澡,日日循環不變。

高凱文說說:「你承受着永遠不知道會發生什麼的壓力。除了等待,還是等待,一切都是未知。」

Two Michaels 5

(被中國關押19個月的高凱文,回到溫哥華時與妻子擁抱。)

周一中國駐加拿大使館則發聲明稱「加拿大外交部發表聲明,對加公民康明凱、斯帕弗案說三道四,中方對此表示強烈不滿和堅決反對,已向加方提出嚴正交涉。」

中方稱:「康明凱、斯帕弗因危害中國國家安全犯罪,被中方主管部門依法逮捕,根本不存在所謂『任意』拘押。中國是法治國家。中國司法部門嚴格依法辦案,保障上述加公民合法權利。中方敦促加方切實尊重法治精神,尊重中國司法主權,停止發表不負責任的言論。」

聲明並提到「加、美在孟晚舟事件上的所作所為才是任意拘禁中國公民,嚴重侵犯中國公民合法權益。中方再次敦促加方糾正錯誤,立即釋放孟晚舟女士,讓她平安回到中國。」

網上圖片

v01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左:康明凯。右:斯帕弗。)

因中国华为公司财务长孟晚舟被逮捕,两名加拿大公民 - 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斯帕弗(Michael Spavor)随即被中国关押,至今已满一年。《环球邮报》探访了两人遭拘禁的监狱,虽然无法接触到他们,但透过其他囚犯描述,首度揭露他们在监狱内可能的生活境况。

康明凯被关在北京南部郊区的一个监狱内,与另一名囚犯关在同一个牢房里。

斯帕弗被关在丹东监狱,他和另外20名囚犯一起关在315号牢房中。2014年加拿大公民高凯文(Kevin Garratt)也曾因加中两国政治因素被关在丹东监狱内,他被关了19个月后,2016年才获释。

在两人被关押一年之际,加拿大外交部长商鹏飞(François-PhilippeChampagne)发声明提到:「康明凯和斯帕弗已经被中国任意拘留一年,一直未获得与律师和家人见面的机会。他们依然列为政府最优先处理的事项。我们将继续不懈地努力,以确保他们立即获释,做为政府和加拿大人的立场,我们绝对捍卫他们权利。」

与此同时,加拿大驻北京大使馆内的电视屏幕定期循环播放两人的照片,借此提醒人们,他们自2018年12月10日起就遭中国任意拘留。

Two Michaels 3

(加拿大在北京的使馆外部。)

康明凯任职的国际危机组织总裁马利(Robert Malley)说,获得保释的孟晚舟住在自家豪宅中,享有行动自由,但康明凯和斯帕弗却有着截然不同的待遇,连家人和律师都见不到。

康明凯和斯帕弗的家人拒绝发表公开谈话,以免危及政府为确保两人释放而作出的努力。

在头6个月中,两人都被关押在国家安全部经营的设施中,他们遭单独监禁、不见天日,每天可能有长达8小时的讯问。

今年5月,他们被转移到现在被拘留的地方。警卫最初以管制金属物体为由扣押了康明凯的眼镜,几天后给了他塑料框眼镜。

几个月过去了,两个人又被赋予了一些额外的自由。他们可以与家人和其他支持者有书信往来,两人可阅读通过加拿大外交领事人员寄来的书,领事人员每个月可探访他们一次、每次30分钟。

康明凯在狱中练习冥想。在北京被拘留的其他外国人则描述了他们在狱中漫长、又被强迫坐着的时间,饮食也很不好,通常是稀薄的大豆肉汤、煮土豆、白菜和萝卜。

会说韩语的斯帕弗则常常阅读韩语书籍来提高他的韩语能力。

丹东监狱官员拒绝评论斯帕弗的待遇,只说:「我们所有工作都必须符合法律法规。不存在斯帕弗遭到虐待的可能性,这没有必要。」

Two Michaels 4

(中国某监狱一角。)

在关押斯帕弗的丹东监狱,被拘留者必须经过隧道和七扇上锁的门才能到达第三区的牢房,其内有着坚实的内墙、警卫塔和剃须刀铁丝网。高凯文当时被关押在监狱内的第三区时,该区属于医疗区,待遇会好一点,可以豁免少做一些劳动。

被关押者每天6点要起床,早餐吃稀玉米粥和馒头。如果想吃好一点,可以支付40元,所以高凯文说,他每个月在狱中需花500元,这还不包括医疗费用。但即使是付了钱,伙食也常常未到。当时有900人和高凯文同时关在该监狱中。

在狱中是没有丝毫隐私的,所谓的厕所,是在玻璃墙后的地面上钻了个洞,所以如厕时人人看得见。监狱内一天24小时都开着灯,被拘留者被告知睡觉时不可用毯子盖著头。他们每天晚上被安排轮班来看守其他人,当然摄像机也永远监视着他们。

高凯文可以在户外有限的「笼子」上行动。这是一小块水泥垫,被拘留者可以稍微走动一下,至少比待在牢房里好。长期睡在坚硬的床上,让高凯文的脊椎骨出了问题,回到加拿大诊治后发现其骨椎已歪。

高凯文是虔诚的基督徒,在狱中大量阅读、祈祷,并与其他被拘留者聊天。他当时与被控谋杀、腐败和偷窃者共处一个牢房。

但无论是犯甚么罪,都没有人知道自己的审判情况。换句话说,他们是活在不确定的黑暗中,只是每天固定的生活:睡觉、起床、进食、收拾、聊天、如厕、成群洗澡,日日循环不变。

高凯文说说:「你承受着永远不知道会发生什么的压力。除了等待,还是等待,一切都是未知。」

Two Michaels 5

(被中国关押19个月的高凯文,回到温哥华时与妻子拥抱。)

周一中国驻加拿大使馆则发声明称「加拿大外交部发表声明,对加公民康明凯、斯帕弗案说三道四,中方对此表示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已向加方提出严正交涉。」

中方称:「康明凯、斯帕弗因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犯罪,被中方主管部门依法逮捕,根本不存在所谓『任意』拘押。中国是法治国家。中国司法部门严格依法办案,保障上述加公民合法权利。中方敦促加方切实尊重法治精神,尊重中国司法主权,停止发表不负责任的言论。」

声明并提到「加、美在孟晚舟事件上的所作所为才是任意拘禁中国公民,严重侵犯中国公民合法权益。中方再次敦促加方纠正错误,立即释放孟晚舟女士,让她平安回到中国。」

网上图片

v01

" ["post_title"]=> string(62) "两加拿大人遭关押一年 监狱内生活首度被披露" ["post_excerpt"]=> string(0) "" ["post_status"]=> string(7) "publish" ["comment_status"]=> string(6) "closed" ["ping_status"]=> string(6) "closed" ["post_password"]=> string(0) "" ["post_name"]=> string(181) "%e4%b8%a4%e5%8a%a0%e6%8b%bf%e5%a4%a7%e4%ba%ba%e9%81%ad%e5%85%b3%e6%8a%bc%e4%b8%80%e5%b9%b4-%e7%9b%91%e7%8b%b1%e5%86%85%e7%94%9f%e6%b4%bb%e9%a6%96%e5%ba%a6%e8%a2%ab%e6%8a%ab%e9%9c%b2" ["to_ping"]=> string(0) "" ["pinged"]=> string(0) "" ["post_modified"]=> string(19) "2019-12-09 17:36:08" ["post_modified_gmt"]=> string(19) "2019-12-10 01:36:08" ["post_content_filtered"]=> string(0) "" ["post_parent"]=> int(0) ["guid"]=> string(50) "https://admin.dushi.singtao.ca/vancouver/?p=471389" ["menu_order"]=> int(0) ["post_type"]=> string(4) "post" ["post_mime_type"]=> string(0) "" ["comment_count"]=> string(1) "0" ["filter"]=> string(3) "raw" } } -->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左:康明凯。右:斯帕弗。)

因中国华为公司财务长孟晚舟被逮捕,两名加拿大公民 - 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斯帕弗(Michael Spavor)随即被中国关押,至今已满一年。《环球邮报》探访了两人遭拘禁的监狱,虽然无法接触到他们,但透过其他囚犯描述,首度揭露他们在监狱内可能的生活境况。

康明凯被关在北京南部郊区的一个监狱内,与另一名囚犯关在同一个牢房里。

斯帕弗被关在丹东监狱,他和另外20名囚犯一起关在315号牢房中。2014年加拿大公民高凯文(Kevin Garratt)也曾因加中两国政治因素被关在丹东监狱内,他被关了19个月后,2016年才获释。

在两人被关押一年之际,加拿大外交部长商鹏飞(François-PhilippeChampagne)发声明提到:「康明凯和斯帕弗已经被中国任意拘留一年,一直未获得与律师和家人见面的机会。他们依然列为政府最优先处理的事项。我们将继续不懈地努力,以确保他们立即获释,做为政府和加拿大人的立场,我们绝对捍卫他们权利。」

与此同时,加拿大驻北京大使馆内的电视屏幕定期循环播放两人的照片,借此提醒人们,他们自2018年12月10日起就遭中国任意拘留。

Two Michaels 3

(加拿大在北京的使馆外部。)

康明凯任职的国际危机组织总裁马利(Robert Malley)说,获得保释的孟晚舟住在自家豪宅中,享有行动自由,但康明凯和斯帕弗却有着截然不同的待遇,连家人和律师都见不到。

康明凯和斯帕弗的家人拒绝发表公开谈话,以免危及政府为确保两人释放而作出的努力。

在头6个月中,两人都被关押在国家安全部经营的设施中,他们遭单独监禁、不见天日,每天可能有长达8小时的讯问。

今年5月,他们被转移到现在被拘留的地方。警卫最初以管制金属物体为由扣押了康明凯的眼镜,几天后给了他塑料框眼镜。

几个月过去了,两个人又被赋予了一些额外的自由。他们可以与家人和其他支持者有书信往来,两人可阅读通过加拿大外交领事人员寄来的书,领事人员每个月可探访他们一次、每次30分钟。

康明凯在狱中练习冥想。在北京被拘留的其他外国人则描述了他们在狱中漫长、又被强迫坐着的时间,饮食也很不好,通常是稀薄的大豆肉汤、煮土豆、白菜和萝卜。

会说韩语的斯帕弗则常常阅读韩语书籍来提高他的韩语能力。

丹东监狱官员拒绝评论斯帕弗的待遇,只说:「我们所有工作都必须符合法律法规。不存在斯帕弗遭到虐待的可能性,这没有必要。」

Two Michaels 4

(中国某监狱一角。)

在关押斯帕弗的丹东监狱,被拘留者必须经过隧道和七扇上锁的门才能到达第三区的牢房,其内有着坚实的内墙、警卫塔和剃须刀铁丝网。高凯文当时被关押在监狱内的第三区时,该区属于医疗区,待遇会好一点,可以豁免少做一些劳动。

被关押者每天6点要起床,早餐吃稀玉米粥和馒头。如果想吃好一点,可以支付40元,所以高凯文说,他每个月在狱中需花500元,这还不包括医疗费用。但即使是付了钱,伙食也常常未到。当时有900人和高凯文同时关在该监狱中。

在狱中是没有丝毫隐私的,所谓的厕所,是在玻璃墙后的地面上钻了个洞,所以如厕时人人看得见。监狱内一天24小时都开着灯,被拘留者被告知睡觉时不可用毯子盖著头。他们每天晚上被安排轮班来看守其他人,当然摄像机也永远监视着他们。

高凯文可以在户外有限的「笼子」上行动。这是一小块水泥垫,被拘留者可以稍微走动一下,至少比待在牢房里好。长期睡在坚硬的床上,让高凯文的脊椎骨出了问题,回到加拿大诊治后发现其骨椎已歪。

高凯文是虔诚的基督徒,在狱中大量阅读、祈祷,并与其他被拘留者聊天。他当时与被控谋杀、腐败和偷窃者共处一个牢房。

但无论是犯甚么罪,都没有人知道自己的审判情况。换句话说,他们是活在不确定的黑暗中,只是每天固定的生活:睡觉、起床、进食、收拾、聊天、如厕、成群洗澡,日日循环不变。

高凯文说说:「你承受着永远不知道会发生什么的压力。除了等待,还是等待,一切都是未知。」

Two Michaels 5

(被中国关押19个月的高凯文,回到温哥华时与妻子拥抱。)

周一中国驻加拿大使馆则发声明称「加拿大外交部发表声明,对加公民康明凯、斯帕弗案说三道四,中方对此表示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已向加方提出严正交涉。」

中方称:「康明凯、斯帕弗因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犯罪,被中方主管部门依法逮捕,根本不存在所谓『任意』拘押。中国是法治国家。中国司法部门严格依法办案,保障上述加公民合法权利。中方敦促加方切实尊重法治精神,尊重中国司法主权,停止发表不负责任的言论。」

声明并提到「加、美在孟晚舟事件上的所作所为才是任意拘禁中国公民,严重侵犯中国公民合法权益。中方再次敦促加方纠正错误,立即释放孟晚舟女士,让她平安回到中国。」

网上图片

v01

" ["post_title"]=> string(62) "两加拿大人遭关押一年 监狱内生活首度被披露" ["post_excerpt"]=> string(0) "" ["post_status"]=> string(7) "publish" ["comment_status"]=> string(6) "closed" ["ping_status"]=> string(6) "closed" ["post_password"]=> string(0) "" ["post_name"]=> string(181) "%e4%b8%a4%e5%8a%a0%e6%8b%bf%e5%a4%a7%e4%ba%ba%e9%81%ad%e5%85%b3%e6%8a%bc%e4%b8%80%e5%b9%b4-%e7%9b%91%e7%8b%b1%e5%86%85%e7%94%9f%e6%b4%bb%e9%a6%96%e5%ba%a6%e8%a2%ab%e6%8a%ab%e9%9c%b2" ["to_ping"]=> string(0) "" ["pinged"]=> string(0) "" ["post_modified"]=> string(19) "2019-12-09 17:36:08" ["post_modified_gmt"]=> string(19) "2019-12-10 01:36:08" ["post_content_filtered"]=> string(0) "" ["post_parent"]=> int(0) ["guid"]=> string(50) "https://admin.dushi.singtao.ca/vancouver/?p=471389" ["menu_order"]=> int(0) ["post_type"]=> string(4) "post" ["post_mime_type"]=> string(0) "" ["comment_count"]=> string(1) "0" ["filter"]=> string(3) "raw" } } -->
share to wechat

最新千人民调:保守党博励治超杜鲁多 视为总理最佳人选

瑞士廉航客机遭雷劈 机翼烧焦需迫降幸无伤亡

女王头像硬币落幕 查理斯三世头像新硬币曝光

麦格理料加国2023年第一季陷经济衰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