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名加拿大学生选择留在香港 他说:我想为他们做一些事

加拿大都市网

 

 

香港局势不断升级,加拿大各大学敦促在香港的交换学生离开香港,而Jan Lin是西门菲沙大学前往香港城市大学的交换学生,他选择留在香港,尽管到处都是催泪弹和水炮,但他觉得这个城市令他感动,他应该要做些甚么。

《星报》报道,24岁的Jan Lin今年24岁,来自温哥华,他说理工大学警民冲突的当下,他就站在理工大学警察设下的防线外,看见数百名示威者被困在校园内,警察向他们投掷了催泪弹和水炮,通宵彻夜地袭击。

Jan说:「到处是浓重的黑烟。最可怕的是,示威者一旦冲出来,警察就将他们逮捕指控,所以人们若要试图逃跑更出现混乱。我们不知道要去哪里,因为我们被包围了。」

香港的反送中抗议运动已经持续5个多月了,但Jan说自己一开始对香港的抗议活动是没有感觉的,直到有一天,当他身处在抗议现场附近时,一枚催泪弹落在他身边。他说:「我不知道该怎么办,甚么都看不到,我甚至无法呼吸。」眼睛看不见而迷失方向的他,跑到了马路中央,但有人伸出手,将他带回人行道上。他们为他冲洗眼睛,给他食物。

Jan说当下自己充满了感动。「我不认识这些人,我不是来自这里,但是我感受到的那种纽带和情感,我觉得我需要做些什么来帮助他们。」

香港在他心中占有特殊的地位,他说,自己在温哥华长大,但一如其他亚裔孩子遇到的身分认同困扰般,他常在想:「我应该多保持亚洲色彩?还是要多一些修饰让自己更融入适应其他的同伴圈?」

Jan的英语和粤语都很流利,他小时候曾多次和家人一起到香港,如今长大成人了再到香港这个国际大都市,希望更好的探索自己的未来。他承认,如今看香港,感觉就像是「家」。

所以当星期一有人告诉他数百名示威者被困在香港理工大学时,他毫不犹豫到达现场,协助前线的物资支援工作。

他知道自己可以离开香港,因为城市大学已经停课了,西门菲沙大学发函敦促学生回加拿大。但他说:「虽然我没有理由留下来,但我很喜欢这个城市,有很多人受到影响,我不能只是逃跑、甚么也不做。」

卑诗大学、西门菲沙大学、多伦多大学、麦基尔大学等都已经和在香港的交换学生取得联系,确保他们都平安,也积极协助他们离开香港。

加拿大全球事务部发声明称:「加拿大人在海外的安全和保障是政府优先关注事项。我们继续密切留意香港局势,也严重关切持续发生的暴力行为。」

图:星报

v01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香港局势不断升级,加拿大各大学敦促在香港的交换学生离开香港,而Jan Lin是西门菲沙大学前往香港城市大学的交换学生,他选择留在香港,尽管到处都是催泪弹和水炮,但他觉得这个城市令他感动,他应该要做些甚么。

《星报》报道,24岁的Jan Lin今年24岁,来自温哥华,他说理工大学警民冲突的当下,他就站在理工大学警察设下的防线外,看见数百名示威者被困在校园内,警察向他们投掷了催泪弹和水炮,通宵彻夜地袭击。

Jan说:「到处是浓重的黑烟。最可怕的是,示威者一旦冲出来,警察就将他们逮捕指控,所以人们若要试图逃跑更出现混乱。我们不知道要去哪里,因为我们被包围了。」

香港的反送中抗议运动已经持续5个多月了,但Jan说自己一开始对香港的抗议活动是没有感觉的,直到有一天,当他身处在抗议现场附近时,一枚催泪弹落在他身边。他说:「我不知道该怎么办,甚么都看不到,我甚至无法呼吸。」眼睛看不见而迷失方向的他,跑到了马路中央,但有人伸出手,将他带回人行道上。他们为他冲洗眼睛,给他食物。

Jan说当下自己充满了感动。「我不认识这些人,我不是来自这里,但是我感受到的那种纽带和情感,我觉得我需要做些什么来帮助他们。」

香港在他心中占有特殊的地位,他说,自己在温哥华长大,但一如其他亚裔孩子遇到的身分认同困扰般,他常在想:「我应该多保持亚洲色彩?还是要多一些修饰让自己更融入适应其他的同伴圈?」

Jan的英语和粤语都很流利,他小时候曾多次和家人一起到香港,如今长大成人了再到香港这个国际大都市,希望更好的探索自己的未来。他承认,如今看香港,感觉就像是「家」。

所以当星期一有人告诉他数百名示威者被困在香港理工大学时,他毫不犹豫到达现场,协助前线的物资支援工作。

他知道自己可以离开香港,因为城市大学已经停课了,西门菲沙大学发函敦促学生回加拿大。但他说:「虽然我没有理由留下来,但我很喜欢这个城市,有很多人受到影响,我不能只是逃跑、甚么也不做。」

卑诗大学、西门菲沙大学、多伦多大学、麦基尔大学等都已经和在香港的交换学生取得联系,确保他们都平安,也积极协助他们离开香港。

加拿大全球事务部发声明称:「加拿大人在海外的安全和保障是政府优先关注事项。我们继续密切留意香港局势,也严重关切持续发生的暴力行为。」

图:星报

v01

" ["post_title"]=> string(78) "这名加拿大学生选择留在香港 他说:我想为他们做一些事" ["post_excerpt"]=> string(0) "" ["post_status"]=> string(7) "publish" ["comment_status"]=> string(6) "closed" ["ping_status"]=> string(6) "closed" ["post_password"]=> string(0) "" ["post_name"]=> string(190) "%e8%bf%99%e5%90%8d%e5%8a%a0%e6%8b%bf%e5%a4%a7%e5%ad%a6%e7%94%9f%e9%80%89%e6%8b%a9%e7%95%99%e5%9c%a8%e9%a6%99%e6%b8%af-%e4%bb%96%e8%af%b4%ef%bc%9a%e6%88%91%e6%83%b3%e4%b8%ba%e4%bb%96%e4%bb%ac" ["to_ping"]=> string(0) "" ["pinged"]=> string(0) "" ["post_modified"]=> string(19) "2019-11-19 16:43:18" ["post_modified_gmt"]=> string(19) "2019-11-20 00:43:18" ["post_content_filtered"]=> string(0) "" ["post_parent"]=> int(0) ["guid"]=> string(50) "https://admin.dushi.singtao.ca/vancouver/?p=462775" ["menu_order"]=> int(0) ["post_type"]=> string(4) "post" ["post_mime_type"]=> string(0) "" ["comment_count"]=> string(1) "0" ["filter"]=> string(3) "raw" } } -->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香港局势不断升级,加拿大各大学敦促在香港的交换学生离开香港,而Jan Lin是西门菲沙大学前往香港城市大学的交换学生,他选择留在香港,尽管到处都是催泪弹和水炮,但他觉得这个城市令他感动,他应该要做些甚么。

《星报》报道,24岁的Jan Lin今年24岁,来自温哥华,他说理工大学警民冲突的当下,他就站在理工大学警察设下的防线外,看见数百名示威者被困在校园内,警察向他们投掷了催泪弹和水炮,通宵彻夜地袭击。

Jan说:「到处是浓重的黑烟。最可怕的是,示威者一旦冲出来,警察就将他们逮捕指控,所以人们若要试图逃跑更出现混乱。我们不知道要去哪里,因为我们被包围了。」

香港的反送中抗议运动已经持续5个多月了,但Jan说自己一开始对香港的抗议活动是没有感觉的,直到有一天,当他身处在抗议现场附近时,一枚催泪弹落在他身边。他说:「我不知道该怎么办,甚么都看不到,我甚至无法呼吸。」眼睛看不见而迷失方向的他,跑到了马路中央,但有人伸出手,将他带回人行道上。他们为他冲洗眼睛,给他食物。

Jan说当下自己充满了感动。「我不认识这些人,我不是来自这里,但是我感受到的那种纽带和情感,我觉得我需要做些什么来帮助他们。」

香港在他心中占有特殊的地位,他说,自己在温哥华长大,但一如其他亚裔孩子遇到的身分认同困扰般,他常在想:「我应该多保持亚洲色彩?还是要多一些修饰让自己更融入适应其他的同伴圈?」

Jan的英语和粤语都很流利,他小时候曾多次和家人一起到香港,如今长大成人了再到香港这个国际大都市,希望更好的探索自己的未来。他承认,如今看香港,感觉就像是「家」。

所以当星期一有人告诉他数百名示威者被困在香港理工大学时,他毫不犹豫到达现场,协助前线的物资支援工作。

他知道自己可以离开香港,因为城市大学已经停课了,西门菲沙大学发函敦促学生回加拿大。但他说:「虽然我没有理由留下来,但我很喜欢这个城市,有很多人受到影响,我不能只是逃跑、甚么也不做。」

卑诗大学、西门菲沙大学、多伦多大学、麦基尔大学等都已经和在香港的交换学生取得联系,确保他们都平安,也积极协助他们离开香港。

加拿大全球事务部发声明称:「加拿大人在海外的安全和保障是政府优先关注事项。我们继续密切留意香港局势,也严重关切持续发生的暴力行为。」

图:星报

v01

" ["post_title"]=> string(78) "这名加拿大学生选择留在香港 他说:我想为他们做一些事" ["post_excerpt"]=> string(0) "" ["post_status"]=> string(7) "publish" ["comment_status"]=> string(6) "closed" ["ping_status"]=> string(6) "closed" ["post_password"]=> string(0) "" ["post_name"]=> string(190) "%e8%bf%99%e5%90%8d%e5%8a%a0%e6%8b%bf%e5%a4%a7%e5%ad%a6%e7%94%9f%e9%80%89%e6%8b%a9%e7%95%99%e5%9c%a8%e9%a6%99%e6%b8%af-%e4%bb%96%e8%af%b4%ef%bc%9a%e6%88%91%e6%83%b3%e4%b8%ba%e4%bb%96%e4%bb%ac" ["to_ping"]=> string(0) "" ["pinged"]=> string(0) "" ["post_modified"]=> string(19) "2019-11-19 16:43:18" ["post_modified_gmt"]=> string(19) "2019-11-20 00:43:18" ["post_content_filtered"]=> string(0) "" ["post_parent"]=> int(0) ["guid"]=> string(50) "https://admin.dushi.singtao.ca/vancouver/?p=462775" ["menu_order"]=> int(0) ["post_type"]=> string(4) "post" ["post_mime_type"]=> string(0) "" ["comment_count"]=> string(1) "0" ["filter"]=> string(3) "raw" } } -->
share to wechat

宾顿市禁烟火请愿获9000个签名 即将全面禁放烟花

加拿大儿童感冒药增加200万库存 另有50万三周内运抵

梦碎!加拿大1-4负克罗地亚 无缘16强!但来自欧洲的评论很感动

安省10岁男孩家门口卖热巧克力 为多伦多病童医院筹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