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晚舟案回顾 美国为什么选温哥华下手?

加拿大都市网

Huawei chief financial officer Meng Wanzhou, who is out on bail and remains under partial house arrest after she was detained last year at the behest of American authorities, leaves her home to attend a court hearing in Vancouver, on Monday September 30, 2019. THE CANADIAN PRESS/Darryl Dyck

孟晚舟去年8月被美国当局通缉后至被捕,曾出访过与美国有引渡协议的6个国家,也曾在10月8日经过加拿大,有分析者指美方选择本国,是因为对《加美引渡协议》最有信心。美方官员较加方官员更多提前知道拘捕行动,前美国驻加拿大大使克拉夫特(Kelly Craft)去年11月30日,在美国驻多伦多总领馆一个安全房屋内,与美国司法部高级官员商议此事。

美方官员拒绝回答何时通知白宫请求加国拘捕孟晚舟,指司法部在被告人被引渡至美国前,不会评论相关引渡事务。

中国使领馆轰未履行领事协议

中国驻加使领馆事发后都批评加国政府未履行双边领事协议,在第一时间通知该拘捕。消息指时任司法部长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在去年11月30日知道美方的拘捕请求,她的办公室将此事通报给联邦枢密院办公室(Privy Council Office),枢密院再向总理报告,总理办公室指杜鲁多由此知道拘捕将在12月1日发生。王州迪拒绝评论此事。

前联邦自由党司法部长科勒(Irwin Cotler)说,通常的做法是引渡个案不必向总理报告。但一位联邦高级官员认为,杜鲁多及政府高层应该被告知,以帮助准备可能的政治后果。

前加国驻美国大使麦克诺顿认为,整个事情发生了,但杜鲁多没有获得真正的警告,以及此事政治后果的真实建议,加国只是按照普通引渡案件处理此事。

加国仅按普通引渡案处理孟案

前美国财政部负责管理及实施制裁的官员史密斯(John E. Smith)认为,加国政府官员其实清楚知道此事会导致很多困难及压力,但他们认为支持引渡协议的意义大于这些代价,因为最终加国政府不希望因为被恐吓,而放弃履行自己的国际义务。

美国司法当局去年8月22日在纽约向孟晚舟发出拘捕令,加国骑警曾告知加国法庭,美方认为在2017年4月,华为就已经知道被美国进行刑事调查。不过,美国政府从未说明何时决定努力针对孟晚舟进行拘捕。孟晚舟在去年8月被美国通缉直到在温哥华被拘捕,曾经前去6个与美国签属引渡协议的国家:英国、爱尔兰、日本、法国、波兰及比利时,她也曾在去年10月8日旅行经过加拿大。

法庭文件显示,美国执法者通知加国同行,在孟晚舟途径温哥华转机时拘捕她是紧急要求。但美方就没有解释,为何放过10月8日孟晚舟经过加拿大时的拘捕机会。

另外,孟晚舟被捕当日原定行程是经温哥华前去墨西哥、哥斯达黎加及阿根廷,这3个国家也都与美国签署了引渡协议。

美国国际诈骗及腐败案件专业律师刘易斯(Eric Lewis)认为,华盛顿此番因违反制裁令而针对个人而非公司提出刑事指控,是一种罕见的做法。至于美国选择加拿大,而不是其他9个国家寻求对孟晚舟的拘捕,是认为加拿大最有可能采取行动。

刑事指控个人而非公司罕见

他说:“对于美国通过加拿大实施拘捕我只能做出推测,就是加拿大是直接且更可靠的伙伴。很多南美洲国家的司法系统更多是形式主义,而且引渡过程可能被拖延。至于欧盟国家,如果引渡具有政治及策略性的特点,他们合作的意愿会不高。”

前自由党副总理曼里(John Manley)认为,加拿大可以“创造性不胜任”方式,让孟晚舟离开温哥华继续前去墨西哥。他本周受访时说:“我们从开始就应该运用我们自己的酌情裁定权,表明此案不应由我们实施拘捕。”

不过,前枢密院雇员卡普(Mel Cappe)表示不认同曼里的方案具有可行性。卡普说:“我不认为你能那样做。你要么相信法治,要么就不相信。”

他还表示,如果是他获知将对孟晚舟实施拘捕,就不认为自己有提前向总理报告的任何责任。他说:“为何要给总理制造麻烦?如果发生事情,杜鲁多可以说行动由执法官员实施,而不是政客。如果我们因此被指责坚持法律及被信赖,我把这当成一种荣誉。”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震惊!华裔女子用锤子杀死前房东 藏尸窗帘 因盗取账户发生争执...

婚后一周做几多次爱最佳?专家提供性爱频率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