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省省民排队测病毒 犹如疫情初排队抢厕纸

加拿大都市网

市民排队等候新冠病毒检测。星报

【星岛综合报道】大批安省民众排队涌入COVID-19检测中心,心理学家称,情形令人联想起疫情初期排队抢厕纸。

46岁的哈蒙德(Stephanie Hammond)本周在奥沙华(Oshawa)的湖岭(Lakeridge)保健中心外向《星报》记者表示,由于自己出现发烧和感冒症状,因此决定接受检测。她的孩子(6年级和4年级)原本计划返校上课,但目前暂时待在家里。她说,希望自己的症状与新冠病毒无关,但现在即使身体出现一点小问题,也让人如陷囹圄。

哈蒙德在杂货店工作。尽管大多数人都能遵循身体距离和口罩等规定,她仍认为企业和学校重开得有点太快了。“老实说,我认为所有孩子都应该在家里学习。”她说:“校车是满的,教室是满的,真的不安全。”

过去两周安省新冠测试数字激增,周四全省完成了破纪录的35,826项测试,一些评估中心称等待时间长达四个小时。与此同时,安省本周几乎每天都有300多例新病例,周五最高达到400例。

这令人想起从4月初开始,新冠确诊数字数月来逐步增加,这是对人类之脆弱的强烈提醒。多伦多大学心理学教授乔登斯(Steve Joordens)表示,这种感觉自然就会导致人们的行动。

他指出,目前的局势让人们在某种程度上回到了一开始抢厕纸的日子。乔登斯说:“任何有点极端和异常的事物都会很快吸引我们的注意力。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观察性学习现象的一部分,即越多人接受测试,就会有更多的人也想接受测试。”

乔登斯表示,在第3阶段之前,人们普遍具有安全感,当时小圈子的人可以见面进行社交。现在随着学生重返校园及许多企业开始营业,人们感觉小圈子也不再有意义,并感觉有点不安全了。

在奥沙华(Oshawa)的测试点,排队等候检测的阿卡纳(Elinam Arkana)就称,人数激增是她决定接受测试的关键原因。

她在当地的一家酒吧工作,一位同事曾与一个后来确诊为阳性的人接触过,并于最近开始隔离。虽然她始终遵循身体距离和戴口罩的要求,但是她与很多工作人员有接触,感觉暴露在病毒之下的风险很高。

她说,排队等候测试的时候她感觉有点紧张。她提前填写了在线评估表,并以为提前预约可以让她无需排队等待,但就这样她也等了30分钟。她说,希望所有人都安全,如果要再次封城也愿意。

为避免滥用测试及系统不堪负荷,卫生官员仍仅建议有新冠症状的人以及与检测结果阳性的人有接触的市民进行检测。

v16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多伦多大学:今年较早前感染国民 现在可能再中招!

安省一周内80例新冠死亡 第七波疫情以来次高!

研究发现:2022年前接种疫苗与感染后所获抗体 不能对抗新变种病毒

感染新冠后30日内死亡率 安省华裔高出平均值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