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人還原趙英俊生前最後時光 瀟洒的告別

加拿大都市网

【加拿大都市網】2月9日,眾親友受訪內容曝光,通過友人的口述,還原了趙英俊癌症末期的最後時光:「最後一次瀟洒的告別」

近日,趙英俊生前親友接受採訪,幫我們回憶還原了趙英俊最後的時光,他們稱這是一場瀟洒的告別。

演員桑平稱2019年見到趙英俊時就發現了他的變化,他開始拒絕自己最愛的可樂,對此,趙英俊解釋說:「哎呀,慢慢地歲數也到這兒了,過40了,得注意身體了。」其實早在2018年桑平就知道趙英俊生病了,但當時只是以為囊腫或脂肪瘤,直到2021年2月5日趙英俊的葬禮上,桑平才知道2018年趙英俊就已經得了肝癌晚期,情況很不樂觀。

只有極少數的人知道趙英俊生病的事實。叫獸易小星覺得,這是一種自尊,趙英俊不願意接受別人任何「你好可憐」的憐憫,這也是屬於他的驕傲,好友李小璐也保持着這種默契,在趙英俊面前假裝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並保守這個秘密。《我型我秀》的朋友們陸陸續續都知道了趙英俊生病的事,在很長一段時間裏,他們互相打探趙英俊的情況時,都不會提起他的名字,會說:那個朋友怎麼樣了?那個朋友好點了嗎?2019年11月,《型秀》中的好友吳斌組織了一個聚會,他們幾十個人從上海去了北京,「其實說白了就是為他組的,大家其實都想見他。」

2020年初,趙英俊說自己有個願望,想做一張作品翻唱專輯,把自己的一些歌換一個講述者來演唱。聽到趙英俊的這個想法,一些朋友意識到,這可能是一個危險的信號。2020年春天,趙英俊病情複發。但因為疫情,治療並不順利,最後是薛之謙帶他到上海做了手術。趙英俊去世後,上海長征醫院外科的一位護士寫了一篇紀念文章,簡單地講述了趙英俊當時的狀況,那是2020年3月,當時的趙英俊很瘦,情況不容樂觀,但還是很樂觀豁達,會跟醫生護士開玩笑,進手術室之前,還握起拳頭給自己加了加油。那段時間,薛之謙幾乎每天都會去醫院看他。手術後,趙英俊也同李小璐說過自己的狀況,但是總是輕描淡寫的。

2020年9月17日,趙英俊的重唱專輯《一首歌一個故事》正式發行,13位歌手翻唱了他的13首歌。在這張專輯中,金志文唱了那首他心心念念許久的《塑料袋》。《塑料袋》是趙英俊對自己產生懷疑時寫的,金志文說:「我知道,這麼多年,他心裏一直裝着這個事,不想給我留下這個遺憾。他已經病了,他臨走之前還在幫我圓滿這個事。我們有求他必應,你跟他張口的事情,他一定都放在心裏。其實他做音樂完全可以不需要任何人的幫助,但因為周圍其實很多朋友需要活,需要賺錢,他就會去把活發給身邊的朋友,幫助了身邊很多的音樂人。」李小璐也透露自己做專輯的時候趙英俊幫她找老師,吳斌也說在《我型我秀》中趙英俊一直是核心力量:「我叫他灑哥,有人叫他趙哥,有人叫他瀟洒哥。他幾乎到哪兒都是老大哥。」幾乎所有接受採訪的人提到趙英俊,給他的評價都是一個詞——瀟洒。

2020年,韓延導演的電影《送你一朵小紅花》開機,那是一部講述兩個抗癌家庭生活軌跡的電影。開機前,韓延就跟趙英俊約了這部電影的主題曲,這也是趙英俊生前寫的最後一首歌。趙英俊請金志文的團隊幫他編曲,當時趙英俊的身體已經非常虛弱,但是最後的電吉他他堅持自己彈,歌裏面的主人聲的部分、合音的部分都是他自己堅持唱完的。

2020年12月15日,韓延在微博上轉發了這首歌,他說,「這首歌從我收到小樣到最後縮混完,在我手機里播放了近五百次。今天,請趙英俊是瀟洒哥 接受我一躬到地的致謝……一次接着一次的升調,猶如我們在生活中跨過的一道又一道溝坎,翻過的一座又一座高山,聽着酸,也聽着疼……」趙英俊轉發了這條微博,他寫道:「沒想到最後是這樣的一首歌曲,但卻是那麼的貼切。」那時候,絕大多數聽到這首歌的人並不知道這個「最後」意味着什麼。金志文最後一次聯繫趙英俊是在2020年12月20日,他發了一個頁面的截屏:《送你一朵小紅花》,趙英俊,飆升榜第一名。金志文說:「恭喜我的哥,喜拿榜冠。」趙英俊回復:「哈哈這是我人生頭一回」,然後發了一個擁抱,又發了一個flash的表情——送你一朵小紅花。但是趙英俊卻婉拒了金志文的探望,因為他想把最帥的樣子留在大家心中。

趙英俊最後的時光是在北京清華長庚醫院的安寧病房度過的。來醫院之前,趙英俊幾乎已經做好了所有準備,和好朋友們的告別做完了,要送給朋友們和醫生的專輯都簽好了字,寫完了告別的小作文,安排好了所有的音樂版權事宜,還為自己選好了走時穿的衣服和鞋……來到醫院後,因為呼吸困難不舒服,趙英俊希望可以睡覺,在用了鎮靜藥物之後,他如願睡著了。媽媽在床邊看着他,路桂軍擔心母子倆是不是還有什麼沒有說完的話,就問媽媽,葯要不要淺一點,讓他清醒過來。媽媽說,不要,就這樣很好,這樣起碼不痛,看來很安詳。

2021年2月3日下午兩點33分,趙英俊在北京離世,享年43歲,那時,病房裡響起了《送你一朵小紅花》的歌聲。他的未婚妻抱着他的遺體很久很久。聽到趙英俊去世的消息時,金志文正好在換琴弦:「知道了之後,我就邊換邊哭,哭完了,我把眼淚擦一擦,就去彈琴。我想用這種方法去想念他。我彈了一天的琴,彈的就是《塑料袋》。」桑平開着車上了高速,來回開了三個小時,200多公里,車上一直放着《送你一朵小紅花》。當天晚上,趙英俊的微博更新了一篇他去世前寫的小作文,在末尾,他說:「希望你們別那麼快的將我遺忘,只要還有人記得我,記得我的歌聲,我可能就在某個角落,陪伴着你們。」作為趙英俊的好朋友,大鵬還在這篇小作文中發現了一個秘密——每一段的結尾,都沒有句號。「沒有句號,咱們沒有句號。」大鵬在留言中寫道。

大鵬遵照趙英俊的囑託安排他的身後事宜——一個簡單的追悼會,每一位到場的人都領到了小紅花——那是一支紅色玫瑰。還有一個紅色的貼紙,上面印着一個搖滾的手勢,和「瀟洒的告別」,這是大鵬特意設計的,「瀟洒」一詞雙關,既是趙英俊本人,也是他告別時的姿態。遺體告別儀式後,所有訪客都離開了,只剩下親近的朋友們,趙英俊的未婚妻一直站在棺木一旁,看了很久很久。那天晚上,朋友們還搞了一個小型的聚會,在循環播放的趙英俊的歌聲中,朋友們聚在了一起,討論如何幫他完成未完成的夢想。聚會中,大家還一起聽了趙英俊為《送你一朵小紅花》錄的demo,那是未經任何修飾的最真實的聲音,趙英俊唱一句,喘一口氣,唱一句,喘一口氣。每個人都哭了。聚會要結束了,合影的時間大傢伙擦乾了眼淚,對着鏡頭露出了笑容,因為他們知道趙英俊不喜歡哭。

(文章來源:新浪娛樂 https://ent.sina.com.cn/y/yneidi/2021-02-09/doc-ikftpnny6017776.shtml)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