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得蛋疼?海外抖音流行將醬油塗在睾丸上

加拿大都市网

或許您已經在無聊圖看到過相關內容,最近抖音海外版Tik Tok上的用戶,熱衷於將醬油塗抹在睾丸上,以驗證蛋蛋是否能品出鹹味,順便拉一波流量。

這幫鹹得蛋疼的歪國人倒也不是單純靠沙雕博眼球,實際上,最早在2013年的某期PNAS上,費城莫內爾化學感官中心的Bedrich Mosinger和同事發表了一篇論文,內容是關於雄性小鼠生殖系統中的味覺受體——他們可能沒想到自己的研究會在7年後成為Tik Tok上大熱門。

但是時代變了。

好吧,雄性動物的睾丸上確實有味覺感受器。根據各種考據,Tik Tok用戶Regan在知道這一事實後,掀起了潮流,要求長了睾丸的觀眾「將蛋蛋浸入某種液體中——完全出於科學目的,我必須知道」。

不幸的是,她引用的消息來源是《每日郵報》(Daily Mail),報告的內容有些誇張——和事實最大的區別在於,睾丸上沒有味蕾(味覺感受器細胞的簇),且不能品出醬油味。但是:Tik Tok畢竟是Tik Tok。

眾多嘗試用下半身品嘗草莓醬或醬油的抖音用戶,這個月褲子的清洗費用突然多了300%。

不過關於味覺感受器的科學知識確實很酷。

「味蕾只出現在我們的嘴和食道里,是一簇味覺受體細胞。味蕾的把化學信號從嘴巴傳到大腦,這樣我們就可以有意識地感知味道。」澳大利亞紐卡斯爾大學的營養學家貝克特告訴ScienceAlert。

現在,能夠單獨感知5種基本味道中特定味道的受體確實散布在整個人體中。根據2013年《分子人類生殖學》上的評論,我們發現它們存在於「諸如消化系統、呼吸系統、大腦、睾丸和精子等地方」。

這並不意味着我們能夠用生殖器品嘗味道,至少不應該。

貝克特說:「那些不是味蕾,它們不能激活大腦的味覺皮層。」實際上,這些長錯地方的味覺受體是進化的典型後果。

貝克特解釋說:「在可實現功能的地方,它們與和口腔中相同的分子發生反應,但卻履行不同的功能。您可以把它們想像成人體中的環境檢測器,它們可能會檢測到感染,因為細菌具有誘發甜感的結構化合物,並分泌苦味和酸性物質。在肺和鼻子中,有證據表明它們參與調節炎症反應。」

至於說睾丸?去年發表在《國際分子科學雜誌》上的一篇評論高興地告訴您,我們目前還不確定,但是「味覺受體在成功受控的精子生產中發揮着功能性作用」。

但是,接受了Regan的挑戰之後,聲稱能夠用蛋蛋嘗出醬油鮮味的那些人呢?

就像IFLS巧妙地指出的那樣,「這就像在臉頰外側蘸了點醬油」。他們可能只是聞到了鮮味。

結論:孩子們,不要從小報那裡學習科學知識。(煎蛋,圖片來源圖庫)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座驾住47只猫 饲主无力饲养报警求助

【视频】特写故事:温哥华勇敢的小猫赶走了大黑熊!

Uber小哥接到超级大单 226份麦当劳送到婚礼上是怎么回事?

尼日利亚夫妇被控企图贩运15岁男童 疑为活摘器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