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琳迪翁:向粉絲撒謊的負擔太大了 我早就病了

加拿大都市网

【星島都市網】席琳·迪翁表示,多年來她一直經歷着可怕的癥狀,當向粉絲撒謊的負擔「太大」時,她決定公開自己的罕見疾病。

這位加拿大超級巨星在今晚播出的與美國全國廣播公司 (NBC) 的霍達·科特布 (Hoda Kotb) 的訪談預告中公開談論了她人生中改變一生的神經系統疾病,她說,她應該早點停止表演,弄清楚出了什麼問題。

這位 56 歲的歌手說,她第一次注意到僵人綜合症的癥狀是在 2008 年的「Taking Chances」世界巡迴演唱會期間,當時她在德國的演出中聲音顫抖,身體變得更加僵硬。

迪翁說,她和她的團隊對此保持沉默,因為他們不知道她的健康狀況會如何。

經過十多年的檢查和治療,迪翁才被正式診斷為患有僵人綜合症,這是一種導致肌肉僵硬和疼痛痙攣的漸進性疾病。

迪翁說,她最終在 2022 年 12 月向全世界分享了她的診斷結果,因為她覺得自己在「欺騙」那些讓她走到今天這一步的人。

她告訴科特布,當時她的身體狀況不佳,而她的丈夫雷內·安傑利爾 (René Angélil) 因癌症即將去世,她還要努力撫養孩子。

迪翁說,她的病情非常嚴重,一度因痙攣而「肋骨斷裂」。

「我應該停下來,花點時間想想辦法。」

但這位歌手發誓要重返舞台,即使是「爬着」。

席琳·迪翁曾服用大劑量安定來減輕癥狀

為了控制在確診之前出現的癥狀,席琳·迪翁開始服用地西泮(一種俗稱安定的藥物)來幫助放鬆肌肉。

「當你不知道自己擁有什麼時,嘗試很多事情可能會害死你。很不妙。但我在嘗試。我們在嘗試,」她告訴霍達。

她說自己不想停止表演,這種藥物讓她「全身放鬆」。但她沒有意識到她服用的安定劑量可能會帶來可怕的後果。

「說實話,我並不知道它會要了我的命,」她說。「比如說,演出前我會服用 20 毫克的安定,但當我從化妝室走到後台時,藥效就已經消失了。」

她說她的身體「很快就」適應了藥物,而且「20 分鐘後」她就會再次感到癥狀。她開始增加劑量。「你習慣了,它就不起作用了,」她說,然後她需要「更多」。

她一度每天服用多達 90 毫克,她說,這個劑量足以「致命」。

在疫情期間,她在醫生的幫助下逐漸停止服用藥物,「尤其是那些不好的藥物」。她說:「我停止了一切藥物,因為藥物不再起作用了。」

如今,迪翁正在接受免疫療法和非藥物治療,如物理療法,同時服用緩解肌肉痙攣的藥物。

「不得不向觀眾撒謊」以掩蓋癥狀

迪翁一直在努力控制自己的聲音,她不得不想辦法克服它。在演出期間,她會假裝麥克風壞了,或者讓觀眾接替她唱歌。

「我當時正在努力生存,」 她告訴霍達。「我經常讓大家跟着我唱歌。」

迪翁還說,她「不得不撒謊」來掩蓋自己的掙扎。「我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我沒有花時間休息。我應該停下來,花點時間弄清楚。」

在回憶起早期在德國爆發的那場僵人綜合症後,迪翁詳細描述了患有僵人綜合症唱歌的感受。

「感覺就像有人在勒死你,」迪翁說,「感覺就像有人在向這邊擠壓你的喉部和咽部。」

迪翁試着唱歌並提高嗓門,她說:「你不能唱得太高或太低。」她形容這種感覺就像喉嚨里「痙攣」一樣。

當她第一次出現這些癥狀時,她最初將其歸咎於「工作太辛苦」甚至是感冒。。

「我迫不及待地想努力工作,」她笑着補充道。「相信我。但問題是,這次的情況不同。這次的病情更像是痙攣性發作,而不是感冒。」

對迪翁的完整採訪將於美國東部時間晚上 10 點在 NBC 播出。

一部關於她的健康鬥爭的紀錄片《我是:席琳·迪翁》將於 6 月 25 日在 Prime Video 上首映。

(言西早 圖CTV)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延伸阅读

移民部长办公室遭破坏 窗户被砸内外涂满油漆!

肩颈痛用止痛贴也有副作用?照红外线灯越久越好?忽略5件事恐更痛更伤

本田印第赛车手差点因交通问题迟到 租自行车跑着赶路!

美国大选|传拜登最快周末宣布退选 幕僚否认:下周恢复拉票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