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裔男子幫親友辦簽證 結果兩頭受騙,損失上千元!

加拿大都市网

新移民到加拿大,除了要克服語言、文化、生活習慣等障礙,遠在他鄉,自然希望身邊多個親人,無論誰照顧誰,都是一種親情的連接。但加拿大政府一方面每年批准的親屬團聚名額有限,另方面對旅遊房客簽證卡得也很嚴,移民族思親情濃,容易陷入受騙陷阱。

本報記者 文琪

星島《加拿大都市報》記者近日接獲多倫多華裔居民黃先生的爆料,他因思念家人迫切而上了移民騙子的當。不但損失了2,200加元,還讓國內的親人無端搭進去19,000人民幣以及遺失了護照。黃先生首先對記者表示,他一直認為加拿大是一個法制國家,但沒有想到騙子可以在本地的報紙上如此猖狂地持續打廣告騙人,希望大家以他的案例引以為戒。

鬼使神差送上門

黃先生稱這則名為「中國人簽加拿大證」的廣告以前在報紙上經常能看到,往往是翻過去就完了,過往並沒有特別地在意。他對記者表示:「這次不知道為什麼,可能是因為我太想念家人,一個多月前我鬼使神差地就撥通了廣告上的電話。我看到自己周圍很多同事、朋友的家人都來加拿大探親,我想抱着試試看的心態,也給家人申請一下。」

黃先生提供的報紙廣告信息

這則刊分類廣告是由名為「梁先生」的人刊登的,寫着「本公司辦理中國居民簽加拿大證,30天可辦好,30 天可與加拿大親人團聚。不成功,不收費。 17年簽證之路,實現於一瞬間。」

黃先生對記者表示,他在6年前通過技術移民項目,與太太和女兒一家三口從中國廣西移居到加拿大新不倫瑞克省(New Brunswick),移民後一直從事餐飲行業。一家三口於兩年前再度由加東搬到多倫多士嘉堡生活,目前剛剛在多倫多生活穩定下來。儘管一家三口都在加拿大生活,但難免會常常想念在家鄉的親人們。 「父親過世後,我國內還有年邁的母親,好在有哥哥和嫂子在照顧着老人。我在多倫多穩定了以後,想辦個多次往返的旅遊簽證,讓我的嫂子先過來這邊轉一圈,跟個旅遊團玩玩就回去。因為我哥哥工作很忙,我想以後有機會再邀請哥哥來探親。」

今年3月12日,黃先生撥打了廣告上樑先生的電話。電話撥通後,語音要求黃先生留言,稍後會有人撥回給他。在黃先生後續接到的電話中,自稱為梁先生的人稱自己的辦公室位於渥太華,在多倫多有一個女秘書,可以幫助黃先生辦理多次往返探親簽證的事宜。對方還表示,他們在中國廣東省有一個辦事處,可以帶人去往香港辦簽證,直接從香港參團出發,並強調「不成功不收費」。女秘書稍後聯繫了黃先生,留下了416開頭的電話號碼,還展示了營業執照(Master Business License)的圖片,顯示公司位於渥太華,並保證是正規運營的公司。

黃先生因看到營業執照的圖片,便認為公司是有資質、合規的,進而信任了梁先生。他對記者表示:當時只想着讓家人過來,並沒有考慮太多這些文件是真是假以及如何驗證的問題。他按照指示,打算為嫂子辦理十年可多次往返的旅遊簽證,讓嫂子跟旅遊團來到加拿大。

疑是遇到跨國詐騙集團

黃先生把家人的信息提供給了梁先生,還讓家人把護照寄到了梁先生公司廣州的辦事處。黃先生特意交代,嫂子的護照有效期還剩下五年。

「我還和他們再三確認,他們最開始是說給我辦十年的,在我的提醒下才說只能辦五年的。他們還說可以叫多幾個家人都一起辦,我說先辦好一個,再說以後的。」

梁先生髮給黃先生的旅程表(黃先生提供)

寄出護照後,因沒有任何消息,黃先生很着急,不知道對方是否有收到。等了五、六天後,他又主動聯繫梁先生。梁先生才表示收到了護照,需要黃先生的嫂子前往廣州進行體檢並交納7000元人民幣的體檢費。 「當時我問他,不是說不成功不收費嗎?梁說這不是要錢,是你自己的事。我想想也是,我們來加拿大都是要體檢的,就信了。家人從廣西趕去了廣州,給了體檢費,還要住宿,都是自己訂的房間。」

一星期後,梁先生通知黃先生簽證已經辦好,並發了一張簽證辦好的圖片,顯示簽證給了五年,要黃先生繳納2,200加元的費用。黃先生對記者表示:梁先生給出的成人簽證收費為3,600加元,剩下的1,400元加幣,可以等嫂子到了多倫多再繳納。

「得知簽證簽好後我內心很高興。第二天他讓我給錢,我說可以銀行轉帳,但他說只收現金,讓女秘書在多倫多與我交易。3月27日我們約在Don Mills和Finch附近的一家快餐店見,女秘書給我看了營業執照和身分證,我也不知道這些都是假的。我支付了2,200加幣的現金。當時什麼都忘掉了,只想着只要家人能過來就好了,沒有仔細考慮。」

隨後梁先生又聯繫黃先生,表示自己的公司正好有個旅遊團,三十幾個人準備一起來加拿大,可以帶着黃先生的嫂子一起出發。但因為去往加拿大的旅遊團總有脫團事件發生,為了防止脫團,需繳納「脫團險」以及出行的押金,又向黃先生的嫂子收取了12,000元人民幣,還表示這些押金來了加拿大會返還給我們。

「當時說的是從廣州去香港,在香港4月15日搭乘下午3點多的飛機,多倫多時間下午6點多到加拿大。我嫂子在廣州左等右等也不見人。梁先生他們從加拿大給我在廣州的家人打電話,說因為拿着30多個人的護照過海關出了點問題,要推遲一點到。我家人再給他們打過去,就打不通,對方失蹤了。當時我有過質疑,但對方給我說了很多旅行團要承擔的各種責任等。等我反映過來可能有不對的時候,一切都來不及了。」

記者向黃先生提出:根據他與進行詐騙的移民顧問梁先生的接觸,是否有感覺對方也許是身在中國的騙子?黃先生予以否認。 「我本人沒有見過梁先生。每次打電話,是他聯繫我,我再和家裡人聯繫。但他對這裡的情況非常清楚,對所有的問題回答非常流利。他是在多倫多。我就住在舊紅寶石大酒樓旁邊,他都知道周圍有什麼建築,有什麼規模的店鋪等。同時他在指引我收錢的時候對地形又非常了解,在廣州也有接應他們的人。我感覺這是一個跨國詐騙的團伙。」

黃先生坦言,事發一個多月了,晚上都睡不着覺,心裏非常難過,現如今並不指望能要回這個錢。 「損失錢財並沒有占難過的大部分,是親情的牽掛和憂心。這種心情可能不是旁人可以理解的。我希望廣大的華人不要再上當受騙。」

記者提出是否有報警,黃先生表示:「因為屬於非緊急事件,幾次打電話或去往警局,感覺警察總是在推脫。我對警察很失望。今天早上我女兒陪我又去警局報警,但是警察說我屬於違法在辦這件事,不能在這裡給親人辦簽證,而應該讓他們自己去辦理。並說錢是要不回來的。」

記者又詢問黃先生為何不讓懂英文的女兒為他的家人辦理簽證事宜,因為旅遊簽證的申請並不很難。黃先生回應稱 「辦理加拿大的簽證都非常難,需要在中國有車、有房、有存款、有房產,我們都沒有,不好辦。」

黃先生收到的收據

記者與黃先生確認,是否最初真的只是希望嫂子短期來加拿大,他回應稱「真的只是想辦旅遊簽證。我們是城市裡來的人,不願意黑在這裡,沒有這種可能。只是想要個10年多次往返。」
記者根據黃先生提供的電話打過去留言,到本報截稿時,並未收到梁先生的回復。

騙子為何偏偏找到你?

加華移民留學中心副總裁吳冰(Alice)在接受星島《加拿大都市報》記者專訪時表示:普通的旅遊簽證並不是超級簽證(SuperVisa),相關條件也有所不同。黃先生似乎並不清楚自己申請的是哪一種。 「超級簽證不需要有車有房,主要是邀請人要有足夠的收入。這個收入並不是按照辦理移民的收入要求,而是按照加拿大統計局統計的安省每年平均的最低消費,收入應該根據家中人數達到一個最低要求。只要達到這個數,就可以給父母申請超級簽證,當然國內的父母也要有財政情況證明等。超級簽證的定義是希望父母過來長時間地居住,每次入境可以停留兩年的時間,辦理需要體檢,但並不可以為哥哥、嫂子等親戚申請。而普通的旅遊簽證,也可以多次往返,每次只可以停留6個月的時間,但可以為哥哥嫂子申請,且不需要體檢。以此看黃先生的案例,完全是騙他的」。

提及一般辦理加拿大簽證的市價是多少錢,吳冰表示只能給出一個行業範圍。 「一家人來旅遊,給全家辦理旅遊簽證,收費一般在1,000至2,000加幣左右,具體的取決於人口數。而超級簽證,大約在1,000元左右。有人收得貴,有人收得便宜。黃先生被騙的,應該不止簽證費。而且在國內體檢去到醫院,怎麼收費應該是透明的。這種人騙了黃先生,有可能改個廣告電話繼續騙其他人。」

記者詢問吳冰在行業內這樣的情況發生得是否多,吳冰予以否認。 「因為開門做生意,有地點和辦公室的,要把地點和辦公室都移除掉,成本是很高的。這個騙子只有電話號碼,一定是沒有辦公室的。他只有在沒有辦公地點的情況下,才能騙一個人的錢就消失,明天再去騙第二個。有租辦公室的,這麼幾天也搬不走。但是騙子的廣告現在的確較多。」

剛來加拿大的新移民,對一些政策、法規並不十分了解在所難免。記者向吳冰詢問如何甄別可靠的、好的移民公司辦理證件,吳冰稱「首先請專人人士給你做相關的服務,要尋找有辦公室的移民顧問,不能去街上見面。一旦真的有什麼事,移民顧問也不會為了幾千塊就逃走。

其次,帶錢出去見人,是很危險的事。誰知道對方是好人壞人,被打劫了怎麼辦?要求現金交易的往往都有問題,是為了不希望留下證據。轉賬會留下追蹤信息,存支票也能查到賬戶。交錢一定要拿到收據,最好留下對方名片,知道對方的真實名字。當然,黃先生的情況有可能對方留下的名字都是假的。

第二,到了辦公室要看看這個人有沒有移民顧問牌照(ICCRC member,加拿大註冊移民監管協會)。可以根據這個號碼和名字,到ICCRC網站上去核實是否是真實的。當然不持牌做這些服務的人也有很多,但業內一直在打擊無良、無牌的移民顧問。

第三,建議大家看看公司成立了多久,有個歷史的最好。可以在網上搜索做一些背景調查工作,看看其他人怎麼評論這家公司等。最後,大家選擇移民顧問的時候最好貨比三家,多走幾家當發現價格有問題的時候,就要用懷疑的態度去想一想為什麼。」

目前,市面上也不乏有一些人打着收費貴是因為有保證的旗號。黃先生的案例中,「不成功不收費」的口號非常具有吸引力。對此,吳冰回應稱「收你這個價錢,他可以跟你說,我比別人貴是因為我保證你30天做好,而且保證你拿到簽證。但是,像我的公司,首先是不會作出保證30天這種承諾,其次也不會保證能成功辦理。我們的行業,是不可以和客人這樣承諾的。你聽見有人承諾百分百給你辦好時,就要考慮這個人是否有牌照,因為這是ICCRC的要求。我們的職業行為是,不能向任何客人做保證。尤其當你為了多收錢,而向對方保證這個事情一定能成功時,這是違背職業操守的。

最多是可以和客人保證自己會儘力去辦,但不能承諾結果。因為不論最後是否成功,都不在我們的掌握之中。」

黃先生收到的辦好的簽證照片

至於警察提到的黃先生的行為違法,吳冰的解讀是因為這原本應該是黃先生家裡人自己填表去做的事。 「黃先生在這裡幫他都填了以後寄給家人,他們都不知道填了什麼內容,當然是違法的。我們一般都是直接和國內的家人聯繫,我們在這裡幫家人在國內做的是,比如家人把東西用郵件發過來,我們幫助填表,交流應該準備什麼文件,這種是合法的。但是如果你沒有經過家人,比如交錢給A,A說30天就把你家人的事都給你辦好,然後你家人什麼也不知道只是交了護照,這當然是不對的。因為要當事人授權,你才能這麼做。而且應該所有東西都是當事人自己填寫、自己去找。原本流程應該是這樣的。但是因為你是他的家人,國內的人可以委託你在這裡找移民顧問,這裡的移民顧問,和國內的人交流,獲得授權,這樣就可以幫助進行了。」

加拿大註冊移民監管協會市場與傳訊部門總監Cindy Beverly在接受本報記者專訪時表示:ICCRC維護一個受監管的加拿大移民顧問(RCIC)和受監管的國際學生移民顧問(RISIA)的登記,以確定其監管的專業人員。

Beverly稱「在加拿大,幾乎所有專業監管機構都是根據立法的法規(statute)成立的。ICCRC目前的權力來自移民和難民保護法(IRPA)和公民身分法案,由聯邦公民和移民部長指定。這種授權機構會產生行政和法律方面的挑戰,阻礙ICCRC提供及時有效的專業合規和監管服務。在過去的兩年中,ICCRC與加拿大移民部和主要的利益相關方合作,以獲得必要的法定權力。 這將為監督、執法和調查提供更有力的權力和工具,並擴大權力,以識別未經授權的移民從業人員(幽靈顧問)並讓他們對自己的行為負責。」

誰具備移民顧問資格?

加拿大註冊移民監管協會市場與傳訊部門總監Cindy Beverly在接受本報記者專訪時表示:「受監管的加拿大移民顧問(RCIC)必須完成ICCRC的強制性實踐管理教育(PME)課程。每年還要完成16小時的持續專業發展(CPD)教育。每年支付會費和錯誤和遺漏的保險,參與ICCRC的質量保證彙報流程以及遵守RCIC道德規範。鑒於業內有過移民欺詐類的案件發生,我們在網站上創建了一個防欺詐知識頁面,其中列出了如何識別未經授權的從業者的20個相關提示,民眾登錄https://iccrc-crcic.ca/fraud-prevention/ 可在此處找到此信息。」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重磅!加拿大移民部计划快速审批50万签证申请

华裔女子被骗$7万进行上诉 法院决定重审银行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