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安顾问指终止引渡 从无涉外交政治先例

加拿大都市网

■■孟晚舟在被捕后不久,杜鲁多的国家安全顾问已向他表示,透过司法程序终止引渡个案是罕有做法。加通社
 
星岛日报讯
 

资料显示,孟晚舟在被捕后不久,杜鲁多的国家安全顾问已向他表示,透过司法程序终止引渡个案是罕有做法,更从来没有以外交或政治原因终止程序。杜鲁多周五也重申立场,不愿用孟晚舟交换在中国被扣的两名加拿大人。

加通社报道指,在孟晚舟被捕之后,中国就采取报复手段,逮捕了两名加拿大公民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斯帕弗(Michael Spavor)。康明凯的家人及多名加国政要都呼吁释放孟晚舟,以换取两名加拿大人获释的机会,令杜鲁多面临巨大压力。

在19名加国政要给杜鲁多的联名信中指出,根据加拿大《引渡法》,加拿大司法部长有权随时结束孟晚舟引渡案程序。但加通社根据资讯自由法所获的资料显示,在孟晚舟被捕后不久,国家安全顾问博森迈尔(Greta Bossenmaier)就在一份备忘录中指出,透过司法程序终止引渡个案在过去10年当中都是十分罕有的做法。

备忘录中指出,加拿大每年收到的引渡请求平均有100个,其中有6成最终都成功引渡。自2008年以来,仅有12宗个案通过司法程序终止,其中涉及的原因包括健康问题、在寻求引渡过程中存在不合理的延迟,或当事人被引渡回国之后有被迫害风险等,但没有任何一宗是基于外交或政治原因。

指裁量权不能任意使用

“司法部长的确拥有自由裁量权,但并不代表可以任意使用”,博森迈尔强调:“同时,也没有司法部长以政治或外交原因终止引渡程序的先例。”

对此,杜鲁多周五再次重申立场,强调不会以孟晚舟交换在中国被扣的两名加拿大人。他认为,通过这种手段等于鼓励中国及其他国家使用人质外交,只会令在中国或其他国家的加拿大人的处境更加危险。

加拿大智库Macdonald-Laurier Institute周五也通过一封公开信支持杜鲁多观点。信中指:“通过交换囚犯的做法只会令中国共产党统治者明白绑架加拿大国民的价值。” (详见另文)

认为放孟影响加美关系微

而作为19名签署联名信的政客之一,前加拿大驻美大使克尔谨(Michael Kergin)则不这么认为。他说,虽然并不完全反对这一说法,但以当前情况分析,这样的问题是非常特殊的。事情起因是孟作为中国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物,却被加拿大按照美国的要求逮捕,引发相应的报复。

克尔谨说:“这是非常特殊的情况,如果说类似的事情再次发生,我会非常惊讶。”

而对于释放孟晚舟是否会激怒美国,克尔谨则表示对加拿大来说影响应当有限。他举例指,前总理克里田(Jean Chretien)拒绝加入美国入侵伊拉克时,就有许多加拿大人担心会因此令加国经济利益受损,但实际上,这一决定对于两国关系的影响微乎其微。

他指出,虽然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更善变,报复心也更强,但他现在正忙于应对大选和美国的疫情,孟晚舟案并非他现在最关心的问题。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加拿大2022年度汉字公布 “涨”高票当选

加拿大卫生部: 辉瑞二价疫苗与老人中风无关

杜鲁多悼念密西沙加前市长麦歌莲

加拿大传染病专家:新冠没有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