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破凶案 成功率6成 IHIT谈华警调查优势

加拿大都市网

■ 李大卫(左)与方紫桦(右),是省综合凶案调查组的华裔警员。

 

图文:星岛日报记者王学文

省综合凶案调查组(IHIT)两位华裔警员周二接受《星岛日报》记者专访,介绍该组在侦查各类凶杀案件背后的故事,包括内部成员架构、侦查案件手法、案情公开时机以及公众协助的作用等;又说明华裔探员在侦查涉及华人案件时有何优势,如知晓华人长者爱把金钱藏在床底下的习惯等,为读者层层揭开凶案调查组的神秘面纱。

据IHIT华裔警探李大卫(David Lee)与方紫桦(Freda Fong)表示,IHIT是皇家骑警(RCMP)辖下部门,专责调查凶杀案件。目前IHIT共有雇员110人,包括80位警员和30个文职人员。其中,有3个警员和2位文职人员是华裔。自2003年成立至今,IHIT平均破案率达到60%。2018年截至目前为止,IHIT共调查了12宗凶案。

110人精锐警队 包括3探员及2文职

他们指出,IHIT服务本省32个社区,其中28个是皇家骑警管辖,另外4个城市尽管拥有市警,但并没有自己的凶案组,IHIT也会与其市警合作进行调查,如阿波斯福和新西敏等。

凶案调查的主要工作包括寻找证人和证据,而案件发生后的72小时往往最为关键,因为若不及时取证,很多证据会随着时间消失,比如监测摄录机所拍摄的影片会很快更新,一些血渍等会被雨水冲刷掉,因此在接到报案后的72小时内,警员往往专注在凶案现场附近区域取证,之后则会对搜集到的证据加以分析。

方紫桦表示,警员破案犹如把一幅拼图一块块拼起来,所以公众的一些线索往往起到非常关键的作用。她呼吁公众不要怕麻烦,应把与案情相关时间、地点的所见所闻告诉警方,或是把住宅和汽车内监测摄录机拍摄到的影片交给警方查看。一些对公众而言很平常的事情,有时却能成为破案的关键。

对于一些备受公众关注的凶案,有时警方一段时间都没有公布任何消息,这并不代表调查没有进展。李大卫指出,IHIT警探考虑到受害人家庭的私隐、保护证据及侦破案件的需要,往往不能及时披露所有信息,但会选择适当的时机将必要信息告诉公众,另外,若涉及到公众安全的问题,警方则一定会向公众发布相关消息。方紫桦则表示,不适当透露信息有时会打草惊蛇,或令凶手逃至国外,调查工作将会变得非常被动。

IHIT只收优秀干探

方紫桦表示,随着华人移民数量的增加,IHIT对华裔警员的需求也随之增加,希望有更多优秀的华裔警员可以加入队伍。但要进入IHIT,一般需要在普通警员岗位工作三至五年之后才有资格申请。

IHIT对招聘警员要求有一套详细的标准,首要条件先是成为一位优秀警察,若有多种语言能力则会加分。

华人爱把现金及贵重物放床底

她还指出,作为华裔警员,在对涉及华裔的案情进行调查时,除了语言上的便利,更重要的是文化背景的相通性。

例如,一些华裔长者喜欢把重要物品或现金藏在床底下,了解这种文化的华裔警探查案时可能就会特别留意这些地方。IHIT提醒市民,致电IHIT时,若电话转入语音留言,尽管留言机是以英语播报,市民仍可用自己的语言留下信息,IHIT会找人翻译,市民千万莫因语言障碍,放弃向警方提供信息的机会。

 

不要怕麻烦 助缉凶徒归案

IHIT警员指出,在涉及华裔的案件中,所遇到的最大挑战是华裔对查案进度的不理解,以及因“怕麻烦”的心态而不愿意主动配合警方调查。IHIT呼吁市民尊重加拿大司法体系,同时积极为警方提供线索,协助调查。

■ IHIT办公室,设于素里皇家骑警总部大厦内部。RCMP官网

 

李大卫表示,由于中加两国司法体系及文化背景的差异,有时华裔市民由于对加拿大的司法系统缺乏了解,会质疑警方查案进度慢,或是无法使用特殊方法令证人开口等。他说,在加拿大,若无足够证据,警方不能随便抓捕嫌疑人;即使抓捕了嫌疑人,他亦有权保持缄默,警察不能以暴力或其他方法逼他回答。遇到市民有疑问时,他会尽量向他们解释,直到他们能够理解。

■ IHIT警员在一个凶案现场调查。 资料图片

另外,一些华裔市民有时认为事不关己,又怕惹上麻烦,在警察询问案情时会隐藏所了解的信息,有时也不愿意提供监测摄录机的影片等。李大卫说,尽管没有法律条款规定市民有义务向警方提供信息,但配合调查既可以帮助受害人及其家庭,又可以令警方更好地保护公众安全。

方紫桦表示,警方亦可通过法律手段取得搜查令,获取所需要的证据,但最好的方法还是市民能够主动配合警方进行调查。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加拿大税局获准向一名华裔富豪收回超$77万欠税

调查:大量加拿大人准备在劳动节长周末外出旅游

安省$10日托申请限期延长两月至11月1日

专家:选购开学用品要擦亮眼 让子女制定预算自己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