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定性香港暴力示威是顏色革命

加拿大都市网

中國定性香港暴力示威顏色革命,《環球時報》社評稱:「示威不再是在法律框架下表達訴求的補充方式,而是試圖壓倒法治,重建城市的權力格局,這是典型的顏色革命。」
以下是《環球時報》社評全文:
香港是在發生顏色革命嗎?我們認為,是的,儘管這場顏色革命看上去有點無厘頭。

香港的騷亂已經遠離了它最初反修例的原點,而走向從根本上挑戰這座城市的法治秩序。激進示威者想要癱瘓城市管理,打擊政府權威,讓警察不再有威嚴。示威不再是在法律框架下表達訴求的補充方式,而是試圖壓倒法治,重建城市的權力格局,這是典型的顏色革命。

香港的騷亂在組織和策划上不斷「進化」,形成了政治反對派與示威群體高度融合、美國等西方勢力給予各種支持和聲援的矩陣。激進示威者提供衝擊力,極端政治反對派負責提煉街頭抗議的政治意義,美西方則提供騷亂的「道義制高點」,幫着扭曲事實、顛倒黑白,從而有助於這場抗議保持對香港社會的蠱惑和動員力。

8月11晚,有暴徒在香港深水埗大南西街向警察投擲汽油彈,致警察多處燒傷

從東歐到中亞再到中東的顏色革命都以推翻政權為最終目的,但香港是大社會、小政府,而且它不是國家,特區政府需要中央授權,因此「推翻」香港特區政府沒有意義。那麼這場顏色革命就真的無厘頭了嗎?

事情並非如此。香港的顏色革命在不斷「進化」中有了越來越成型的路線圖,那就是第一步徹底癱瘓特區政府、警隊和法律秩序,進而威脅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以此要挾中央政府放棄對香港的管治權,最終實現美西方和政治反對派共同要求的徹底「雙普選」,從而讓香港在回歸中國後再次「出走」,投入美西方的懷抱。

8月3日,非法示威者在警署外縱火(來源:網絡)

香港是彈丸之地,它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以及這一地位所帶動的國際航運業和旅遊業共同組成了城市經濟的生命線。騷亂同時沉重打擊了這些香港最寶貴的東西。如果香港失去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意味着這座城市被釜底抽薪,香港社會本來就缺少強大的組織紐帶和社會保障網絡,它將很難避免系統性衰敗。

一旦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不保,美國和西方得多大好處不說,但它們肯定用不着為此心疼。亞洲從日韓到新加坡,甚至台灣同樣用不着心疼,它們甚至希望從重新洗牌中分一杯羹。最難受的當然是香港和中國內地。衰敗將導致香港局勢動蕩的長期化,讓中國因此而增加政治和經濟負擔,這是美西方一些勢力很樂見的事情。

11日媒體拍攝到的持有仿真槍械的暴力分子

有人說,將香港發生的騷亂定性為顏色革命是無視香港市民的一些現實不滿,指責美西方插手則是用外因掩蓋內因。其實所有顏色革命都有內在原因,民生建設的不夠強勁、貧富差距擴大等往往是顏色革命的共同誘因。顏色革命的惡毒在於,它給出用搞所謂「民主」來解決經濟發展深層次問題的荒謬藥方。

最近二十幾年所有發生顏色革命的國家幾乎無一例外吞食了長期動蕩和經濟進一步衰敗的惡果。美西方對每一場顏色革命都扮演了推動者的角色,它們對革命的後果又全都採取了不負責任的態度。顏色革命這些差得令人錯愕的記錄導致這個概念在全球範圍內變得相當負面,現在「鬧民主」的群體都不希望被貼上「顏色革命」的標籤。

非法示威者當街縱火(圖源:《聯合早報》)

中國政府決不會允許極端反對派和西方把香港拉進反華陣營,也不會允許香港長期混亂下去,成為美西方顛覆中國政治制度的一個示範基地。這是一場嚴峻的鬥爭,它的焦點將落在搞垮與捍衛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的對決上。

8月10日,不少市民拍到武警車隊在深圳集結的畫面。

國際金融中心地位系關香港廣大市民的生計,是他們的核心利益所在,因此這首先是他們自己捍衛人生幸福的保衛戰。內地社會與他們是堅定的戰友,共同在中國的旗幟下反擊各路欲置香港於死地而後快的惡毒力量。沒有人能擊垮我們,因為香港社會不會甘心沉淪,也因為中國很強大。(本文系《環球時報》社評,原標題:香港版顏色革命,想要推倒的是什麼?)

來源:環球時報-環球網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世界杯快报:加拿大1:4负克罗地亚 无缘16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