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游客瑞典事件遭反转?当事人回应“碰瓷”质疑

加拿大都市网

当天现场视频截图

来源:星岛日报

中国游客曾某一家三口在瑞典遭警方粗暴对待一事近来持续发酵。随着瑞典警方执法时曾某及家人哭闹的视频片段在网上流传,又有报道称曾某前一天很早就到达酒店,因不肯花钱多订一天的房,赖在酒店大堂不走,影响酒店经营,致网络舆情出现反转。16日,曾某回述事件全过程。

曾某16日介绍,他与父母在当地时间本月1日晚近12点前往提前在网上预订的“斯德哥尔摩发电机(Generator Stockholm)”旅店。环球网报道,“斯德哥尔摩发电机”旅店是一栋8层楼高的建筑。但曾某订酒店时出现错误,本来计划预订1日入住的酒店,但订成2日入住的酒店。

■曾某一家提前在网上预订的旅店。网上图片
 

根据旅店规定,曾某2日下午才可以办理入住,当日旅店告知没有空房。曾某在向前台工作人员说明情况后,被允许暂时坐在大堂。“此时旅店工作人员的态度还不错,还主动调低了大堂的背景音乐音量。”曾某透露,他将父母安排在酒店大堂靠里的座位后,就外出寻找周围是否有酒店可以入住,此时,他在路上遇到一位同样没有找到酒店的中国女留学生,就带着她一起回到旅店暂时取暖。

“这时旅店工作人员的态度突然变得恶劣”,曾某表示,工作人员要求这位中国留学生“必须离开”。留学生离开后,曾某在旅店内搜索附近的酒店,但几分钟后,旅店的一位女性工作人员过来要求“你现在必须带着行李离开”,并叫来旅店保安,此后又报警叫来2名瑞典女警。

曾某向警方强调自己是游客并非难民,两名警员指示旅店保安将曾某弄出去,曾某配合著出去了,然后就看到父亲被两名警员一前一后抬了出来。但曾某的母亲告诉曾某,警察在旅店内先是将曾某父亲从沙发上拽下来,然后倒著将其拖出来,到旅店门口才换成两个人抬着。当时,曾某的母亲也从旅店出来,并哭着给躺在地上、已经有些意识不清的曾父喂药。

■曾父被打后的瘀伤,事发3天后仍未消除。网上图片
 

“这时我已经崩溃、失去理智了”,曾某承认,曾喊出类似“快来看,瑞典警察杀人了”等语音,试图吸引路人注意。不久后,又有4名警察乘着两辆警车赶来,分别将曾某的父母各带上一辆警车。曾某称,他的父母曾被警察打过。曾某在车上要求警方将他们送到安全的地方。当地时间凌晨2点半左右,曾某三人被带到“林地公墓”附近。曾某形容称,“当时周围一片漆黑,打开地图一看是片墓地。我认为这对于中国老人而言是一种侮辱,是警察在捉弄我们。”

路边大声哭嚎 一度被指“演戏”

曾某在瑞典的遭遇,在社交媒体上引起了强烈反响,也引起了瑞典《晚报》的报道。瑞典《晚报》16日援引一位目击者的消息称,“瑞典警方没有任何粗鲁行为,他们只是试图平息整个事态,但中国游客却一直大声哭嚎,拒绝配合。”上述目击者还称,“中国人分明是在演戏,没有人对他做什么,他就扑倒在地上了。”

对于瑞典媒体报道的内容,曾某承认他在街上确实有大声抗议、喊叫,向前扑倒也是在“失去理智情况下的举动”,“但这不是撒泼”。曾某表示,他有多次出境经历,英语交流也没有问题,瑞典媒体称中国游客“拒绝交流”,很可能是在他出去找酒店期间,完全不懂英语的父母没有回答旅店工作人员的问题。

“对于这件事,我希望得到瑞典警方的道歉”,曾某认为,瑞典警方的执法行为不合规、不合理,在他已经表明游客身分,并且强调了父母的身体状况后,依然在深夜将他们丢到偏僻的地方不管。

网上有说法指,把当事人送到郊区“冷静”是瑞典警方操作惯例,并非针对中国游客一家突发奇想。据瑞典《晚报》了解,2015年,一名55岁土耳其男子被斯德哥尔摩警方怀疑贩卖毒品,被关押审问6小时后,也被警方送到“林地公墓”静思己过,理由是该男子“情绪激动且有袭警倾向”。

当时土耳其男子向押送他的警方表明身体严重不适,下车后甚至直接趴倒在了地上,但警方在向指挥中心汇报完“该男子不存在健康问题”后扬长而去。该男子最终死于心肌梗塞。一年后,瑞方调查裁定涉事警员执法过程无过错,引起当事人家人强烈不满。

中国驻瑞典大使 力挺游客

针对瑞典警方粗暴对待中国游客一事,中国驻瑞典大使馆16日回应,称中国游客未犯法。瑞典驻华大使馆16日回应说,已展开独立调查,确定警方是否失职或违法。

中国驻瑞典大使桂从友表示,3名中国游客没有违法瑞典法律,却遭警方粗暴对待。桂从友说,尽管大使馆第一时间向瑞典政府作通报,并要求与瑞典警方见面,但两周快过去了,瑞典警方对使馆提出的见面要求,一直没有回应,“我们尤其对此感到不解。” 中国官媒“中国之声”称,目前曾某一家已返回中国,但调查仍在进行。

■他们被丢弃的公墓,夜晚灯光基本全部熄灭,凌晨气温不足十度。网上图片
 

“他们没有违反瑞典法律却遭到了警方如此粗暴对待。他们怀着对瑞典的兴趣和好奇来瑞典旅游,但却遭遇这样的事情,对瑞典已经没有任何兴趣了。在警察把他们丢弃在坟场旁边扬长而去后,他们在当地一位好心人的帮助下搭乘轻轨回到了斯德哥尔摩市,放弃了在瑞典旅行的计划,清晨立即离开了瑞典。”桂从友表示,曾某的父亲在遭受警方粗暴对待后身上出现淤青,他们被迫取消了在瑞典的旅行计划。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安省感染新冠死亡人数过去一周增96人

多伦多海柏公园“激进”骑单车行为 20个月仅发出16张罚单

越来越多加拿大国民死于常见食品防腐剂!

懊悔!华裔新移民无家庭医生 贸然挂急诊痛付上千诊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