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加国全球公共卫生预警没有对新冠作出反应?

加拿大都市网

(■■疫情来袭之际,加拿大却失去预警系统。星报资料图片)

据一项调查揭示,去年5月即武汉爆发疫情前约7个月,加拿大全球公共卫生情报网络被停止运作,团队专家被告知关注国内事务。该机构此前曾多次检测到并预警全球卫生危机,报道指此举导致加国丧失提早防范新冠疫情的时机。

据《环球邮报》(The Globe and Mail)报道指,当去年12月中国武汉开始传出疫情之际,加拿大公共卫生局似乎对此一无所知。这种情况十分不寻常,因为加拿大政府拥有一支由高度专业化的医生和流行病学家组成的团队,其职责是在全球范围搜寻并预警重大健康威胁,他们以往的成绩十分显赫。

该预警系统称为全球公共卫生情报网络(Global Public Health Intelligence Network ,GPHIN),是加拿大对世界卫生组织(WHO)的贡献之一,也是一种医疗预警系统,其职能是尽早收集情报和发现大流行疾病,从而使加拿大政府和其他国家及早作出反应,防止灾难。

改分配执行国内任务

GPHIN过去曾经发现一些疫情的早期迹象,包括猪流感(H1N1)、中东呼吸症候群冠状病毒(MERS),以及伊波拉(Ebola)病毒,成功协助世界各国提前进行准备。

因此在武汉爆发疫情时,加拿大政府本应拥有一支专家团队,能够及早发现问题的隐患。但在2019年5月,即新冠病毒(COVID-19)开始对世界造成破坏之前不到7个月,这个加拿大的大流行警报系统实际上已停摆。

由于在近期的记忆中没有大流行的恐慌,加拿大政府当时认为GPHIN的职能过于国际化,没有善用资金。 因此,GPHIN的医生和流行病学家被告知要专注于当务之急的国内事务,他们被分配执行其他任务,从而脱离了国际监测职责。

因此,在去年5月24日,GPHIN向国际社会发出了关于乌干达发现无法解释的疫情并造成两人死亡的警告之后,该系统从此消声。在随后几个月,COVID-19这个世纪流行病爆发之时,加拿大的预警系统却不再密切关注疫情。

《环球邮报》获得了过去10年GPHIN的内部纪录显示,在2009年至2019年之间,GPHIN内一支熟悉多种语言的大约12名医生和流行病学家组成的团队,成绩突出。 在此期间,GPHIN发布了1,587条有关全球潜在疫情爆发威胁的警报,涵盖范围从南美到西伯利亚,遍及全球。

这些警报发送给加拿大政府,以及包括WHO在内的整个国际医学界的高级官员。全球各地,包括欧洲、拉丁美洲、亚洲,以及非洲国家也都曾依赖该系统。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增50%!安省新冠住院人数攀升至1483人

研究发现:2022年前接种疫苗与感染后所获抗体 不能对抗新变种病毒

多伦多大学:今年较早前感染国民 现在可能再中招!

安省一周内80例新冠死亡 第七波疫情以来次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