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新方向 讓你死去的親人「死而復生」

加拿大都市网

熟悉科幻作品的朋友,對意識上傳和虛擬永生的概念一定不會陌生:在近未來的某個時間點,人類通過逐一掃描自己的神經元,並保留其中的關聯,將自己的神經狀態copy到服務器上,實現虛擬永生。

當然,現在的技術還無法把科學幻想變成現實。不過已經出現了一批初創公司(如Eternime、HereAfter、Nectome、Legacy Locker)致力於售賣「虛擬永生」服務。

對逝者的思念

因為難以遏制的思念,2016年,詹姆斯·弗拉霍斯(James Vlahos)開發了一款聊天機械人——與其父具有相同的語言風格。 現在,他希望每個人都能擁有與逝去的親人繼續互動的機會。

弗拉霍斯是怎麼做到的呢?他把父親生前的書信和語音錄入電腦,並將它們轉換為「 Dadbot」(基於固定文本的Siri)。與虛擬人格對話的時候,後台處理器會通過檢索已知文本,來完成互動。

現在,弗拉霍斯(Vlahos)的雄心壯志是將技術商業化並分享給每個需要者。他於8月與他人共同創立了HereAfter,這家公司承諾「復現人們真實的精神世界,並使他們的人生永垂不朽」。

弗拉霍斯的目標是打造Mambot,Brobot和frinbot,儘管這些機械人能否真正反應人類的本質尚有待商榷。 Dadbot有局限性,即使是當今最先進的AI——具有真實的聲音和生動的表情——也很少能令真實人類感受到人性化特徵。

機械人的極限

並非所有人都支持他。 儘管他說他的妻子理解他,但她從不願意和Dadbot說話。

弗拉霍斯說:「她發現它令人沮喪,因為它聽起來確實有點像我的父親,但又令她明白那不是。所以對她來說,它只是在傷口上撒鹽。」

聊天機械人永遠不會感到幸福或孤獨——實際上它們不會「感到」任何東西。 即使配有大數據和專業的程序員,也不能將當前的機械人稱之為智能。

弗拉霍斯表示,在目前的迭代中,Dadbot不再是父親的數字化身,而是父親的圖書管理員,可以對父親的生活和遺產進行分類。

商業與前景

有了新公司,弗拉霍斯希望給所有人一個機會。

弗拉霍斯對《 華盛頓郵報 》說:「想像一下,能夠站在廚房裡,打電話給已故的母親,讓她馬上回來。能夠聽到親人的聲音就是一種安慰。」

HereAfter尚未透露其商業運作模式,但弗拉霍斯說,他對提供訂閱服務持謹慎態度。

他說:「如果按照訂閱方式進行,而您停止為Dadbot付款,那麼Dadbot將會死亡。就成了第二次死亡。」

但是他不確定替代方案是什麼。即使採用了正確的框架和商業模式,也很難說悲痛的家屬會如何看待逝去親人的虛擬備份。

The Atlantic的一位記者寫道,她發現自己告訴Google Assistant她感到孤獨後,該設備回答:「我希望我有手臂,那樣就可以給你一個擁抱。」(煎蛋,圖片來源pixabay)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Tim Hortons又出神奇产品 让你成为海滩上最引人注目的人

悲剧!安省妈妈有心事压力大 高温天将两岁幼儿留车内致死...

“国际辣妈大赛”启动 赛事首次落地温哥华!

大多地区5月楼市成交跌4成!单户新屋价升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