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總理克雷蒂安對加國經濟感到擔憂 談與中國關係希望聯邦政府面對現實

加拿大都市网

克里田认为加拿大有良好的治理体系,前景仍然是乐观的。加通社

 

【加拿大都市網】前總理克雷蒂安 (Jean Chretien) 由1993年到2003年領導加拿大。他表示,對加拿大經濟的未來感到擔憂,通脹處於近20年的高位,稱加拿大正在「進入一條黑暗的小巷」。克雷蒂安在接受採訪時表示,儘管他認為聯邦政府在應對新冠危機時「別無選擇」,但未來將面臨困難的情況。

談到通脹擔憂,克雷蒂安指:「我們瘋狂地印錢,我是感到擔心的。我們要進入一條黑暗的小巷,但必須走到小巷的盡頭。」上個月年利率達到4.4%,克雷蒂安回顧了他作為總理應對經濟挑戰的經歷。他說,經濟和生活成本上升已成為許多加拿大人的頭等大事,加拿大將不得不面對這些問題。他又道出:「隨着新冠疫情,政府做了一些別無選擇的決定。 但現實是已經發生,而且大家必須面對。」

亞省省長康尼(Jason Kenney)就聯邦平衡撥款是否公平進行公投,克雷蒂安稱其「完全是在浪費時間。因為這需要修改憲法,要做到這一點,需要七個省的同意。」克雷蒂安又說,作為聯邦的一部分,總理必須應對各省的「抱怨」。

談到加拿大與中國關係的現狀,克雷蒂安說,聯邦政府需要面對這樣一個現實,就是中國和美國一樣,都是超級大國,所以加拿大政府不應該認為這兩國可以告訴他們該做什麼。他指出,在他任職期間,能夠平衡與中國的關係,尤其是在經濟問題上,同時在人權問題上「非常坦率」。

在克雷蒂安看來,加拿大總理杜魯多 (Justin Trudeau) 的政府,在處理前外交官康明凱(Michael Kovrig)與商人斯帕弗(Michael Spavor)被中國拘留的事件上,其方式與他平常有所不同。​​​​克雷蒂安認為,政府應該早點採取行動解決他們被拘留的問題。

克雷蒂安又表示,中國已經成為一種力量。他承認,自他領導加拿大以來,中國發生了變化,這在政府中也發揮了示同的作用。他又說,應該始終要明白其他國家必定出於自身利益而行事,並且在確定戰略時需要考慮到這一點。

另外,杜魯多亡父老杜魯多(Pierre Trudeau)擔任總理時,克雷蒂安曾任印度事務部長,被問到前寄宿學校繼續發現沒有標記的墳墓,他是否承擔一些責任時,他回應指:「那些寄宿學校一早就存在,而最後一間也是在我擔任總理時被關閉,因為當時不得不處理這個問題。」

當被問及他是否會為他在加拿大寄宿學校中所扮演的角色道歉,其中包括提出一份極具爭議且最終被撤回的「白皮書」。原住民認為該白皮書是同化主義者,因為它提議消除「印第安人身份」,克雷蒂安說他的重點是向前看。

最後,克雷蒂安被問及目前對加拿大最大的擔憂是什麼,他認為前景是樂觀的。他表示,加拿大有一個良好的治理體系,國民也是互相理解,也沒有存在太多歧視。他說:「但當一個國家有3800萬人口時,總會有問題。慶幸的是我們很繁榮,有很多資源,也可能是世界上受教育程度最高的國家之一。同時,我們的優勢是有兩種官方語言,有來自世界各地的公民,存在不同的膚色、宗教、語言,每個人都對自己的身份都感到滿意。」克雷蒂安還說,雖然他仍然喜歡參與政治,但已經不想再實踐了。

V10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周末天气!安省部分地区降雪量可达15厘米

NACI:强烈建议50岁以上打加强针 18岁以上按居住地不同可能提供

全球酒类供应不足 LCBO提醒你过节要早做打算

加拿大统计局:11月新增15.4万份职位 回复至疫情前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