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国制定减贫目标获点赞 福利能否扩至新移民?

加拿大都市网

加国少数族裔
■■联邦针对少数族裔新移民妇女提出先导协助计划。星报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记者报道

联邦政府针对本国贫穷人口问题日趋严竣,周二公布系统性全国减贫策略(NPRS),当中最大突破是订立何谓贫穷线,确立减贫目标与政策。有关注少数族裔、原住民及移民贫穷状况组织,对联邦政府终定下贫穷线表达欢迎,同时提出多项建议,包括将仅供已入籍为公民的福利,扩大予广泛移民均可申领。

本地关注贫穷人士权益组织“Colour of Change”,对于联邦政府终肯落实订定本国贫穷线定义感欣喜,认为此举是政府减贫工作的重要一步。该组织强调只要定下何谓贫穷线定义,政府便容易订立消灭贫穷目标与相关政策。

联邦家庭、儿童及社会发展部长杜洛斯(Jean-Yves Duclos)周二(21日)宣布,联邦自由党政府订下减贫目标,力争在2030年之前,将加拿大生活在贫穷线以下的人口减少50%。

联邦政府同时承诺会依据本国贫穷状况订下应对策略,并于明年在国会提交《减贫法案》(Poverty Reduction Act),当中包括成立全国贫穷对策顾问委员会等。

少数族裔移民一直被忽略

“Colour of Change”表示,现时多元移民人口,并没有包括在本国贫穷人口之中,导致移民家庭贫穷情况一直被政府忽略。虽然全国减贫策略有提及,将会审视本国移民身分,包括难民及新移民等家庭,在现实生活中所面对的赤贫压力,例如提出“少数族裔新移民妇女先导协助计划”(Visible Minority Newcomer Women)等,不过却没有将她们求助时的政策及司法障碍考虑在内。

该组织指出,事实上新移民低收入家庭,鉴于夫妇二人需工作糊口,他们很需要申请父母到来照顾孩子,然而他们却因为难以负担父母团聚之花费,而被迫放弃申请父母到来本国团圆。

为此该组织提出一系列建议,冀联邦政府在依据贫穷线制定减贫政策时,可多加考虑其意见,包括:容许没有本国身分,但年幼子女是本国出生之父母,有权申领“牛奶金”﹔容许在本国尚未居住足10年的长者,亦能申领老人金及长者补助金﹔不要按照移民身分,而是容许有需要者申请全国廉租屋计划及免费药物计划等。

深层考虑可负担指标 联邦减贫迈出一大步

为贫穷关注组织成员之一的华人及东南亚法援中心吴瑶瑶表示,刚出炉的“全国减贫策略”最大突破是定下贫穷线指标,这是本国及各省份从未出现过的。虽然至今未知政府会有何减贫措施,故组织提出多项建议,盼政府重视新移民现实中挣扎生活之苦况,制定涵盖面广泛的减贫政策。

■为贫穷关注组织成员之一的华人及东南亚法援中心吴瑶瑶
 

吴瑶瑶说,联邦政府日前推出之“全国减贫策略”,终为本国贫穷线定出标准,当中不只考虑家庭年收入,而是更深层地考虑到一个家庭中的必需品是否能够负担得起,每个家庭可以透过其收入,买到什么与能否应付到基本生活等,其定义变得更为广泛及实在。

联邦政府愿意走出此第一步非常重要,吴瑶瑶解释,一日没有定下何谓贫穷线,政府是难以制定减贫目标与政策,即使联邦政府尚未公布减贫措施,但至少政府有一个目标收集资料数据,且有一个减贫框架,再依照收集得来数据制订策略。

倡牛奶金普及非居民子女

谈到现时联邦政府协助贫穷人士政策,将难民与新移民置于此范围外,吴瑶瑶认为,现行协助贫穷家庭之福利政策对难民及新移民家庭不公平。她举例称,若父母均非本国永久居民或公民者,其子女即使在本国出生,均一律不获“牛奶金”,她形容此举只是将本来已生活于边缘之家庭,进一步地把他们推到悬崖边。

吴瑶瑶指出,现时对不少有在学子女的家庭来说,都忙于为孩子准备返学物品,但每逢重返校园前及其他大节日前,对这些家庭都带来极大的生活压力,因为他们未必有足够财力为子女预备返学用品等。

她特别提到一些未算是极低收入家庭,但却徘徊于贫穷线边上的夹心家庭,现时所得到的政府帮助不大,若政府能依照这类家庭所需,提供适当财政补助,将为他们带来甘露般的帮助。

然而“全国减贫策略”属联邦政府政策,但大部分帮助低收入家庭的福利补助是来自省府。吴瑶瑶承认,安省在现今进步保守党执政下,要他们向低收入家庭“大解悭囊”确不容易;但如“牛奶金”政策,是由联邦政府作主导,省府必须有相应配合的福利政策,故联邦政府若愿放宽部分福利资助,省府在必须跟随之下,就能为这些夹心贫穷家庭带来好处。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