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國獵奇:多倫多一場棒球賽引發的反猶太群毆 6小時混戰過萬人參與

加拿大都市网

撰文:張殷睿

當一群年輕男子在那個夏日燥熱的晚上亮出手中的納粹標誌時,他們早應該想到會引來眾怒。

挑釁發生在棒球比賽中

當時,多倫多猶太族裔人群主要為制衣廠工人、蔬果小販以及失業者。整個社會針對猶太人的敵對情緒極為猖狂:很多夏日度假村甚至明令禁止猶太人入內,即便他們能夠消費得起。因此,安大略湖邊的沙灘成了他們唯一可去的消暑地點。然而,即使是在全民避暑的沙灘,猶太人也處處碰壁。因此,以多倫多沙灘為中心,衍生出眾多大大小小的反猶太組織。他們的標誌,毫無懸念地都是納粹十字標誌。很多組織成員成群結隊,神情驕傲地身着帶有納粹十字標誌的服裝走遍多倫多市區的沙灘和市民公園。儘管加拿大猶太聯合會和市議員們不遺餘力地給反猶太組織施加壓力,城市裡的反猶太氣氛依然愈加濃郁。

1933年8月14日,在Willowvale公園(今天叫Christie Pits)舉行了一場棒球比賽。比賽兩方分別是猶太人隊伍Harbord Playground和另一隻名叫St Peter』s的隊伍。比賽正在進行時卻因為露天觀眾席上傳來的希特拉口號和球迷之間的騷亂扭打被迫中斷。騷亂中,更有人趁亂在俱樂部的天花板上塗上了納粹十字標誌。兩隻隊伍的比賽不得不重定於兩天後的8月16號舉行。


▲harbord playground是一支猶太裔青年棒球隊

1933年8月16號,比賽觀眾席上的一群人沒有任何先兆地舉起了白色納粹旗幟。很快這場鬧劇急速演變為械鬥,衝突雙方從城市四面八方叫來了支持後援。聞訊趕來的人們大多為經歷過剩的年輕人,當然也有不少打抱不平的中老年人。他們手持鐵管、棍棒等各類自製武器,展開了一場混戰。
從當晚7點半到第二天凌晨兩點。這場混戰持續了6個小時。

「猶太人和非猶太人們大打出手。他們的腦袋被打出窟窿,眼睛青紫……刀槍棍棒、各類武器和身體的衝撞聲此起彼落,傷者中也有不少看熱鬧不嫌事大的旁觀者。」多倫多星報事後如是說。

等警察姍姍來遲,場面已經失控,兩方打得難解難分,而住在附近的一群義大利年輕男子也抄傢伙前來助陣他們的猶太裔朋友們。

1933年8月,在那之前的8個月,希特拉剛剛當上德國總理。全世界似乎完全忽視了希特拉對於猶太人的仇恨。其時多倫多和全世界的任何一個城市一樣,早已陷入經濟蕭條中自顧不暇。當時的加拿大社會資源稀缺,失業率飆升,民怨沸騰。而多倫多主要的人口結構為英裔白人,粗野的猶太仇視情緒儼然已成多倫多普通市民生活中的一部分。

▲1932年 多倫多kensington market集市上猶太族裔的蔬果店

6小時混戰過萬人參與

整個6小時群毆,兩群人滾雪球一般從Montrose大街南下,一路拳打腳踢,扭打至北college大街的以北方向。 6小時後塵埃落定之時,警方只拘捕了其中兩人。更多的聚眾鬥毆者被送往附近醫院包紮急救。最終只有一個名叫Jack Roxborough的男子被以隨身攜帶武器之借口指控,在繳納50元罰款之後,他的指控也隨之被撤銷。事件發生之後,市長勒令全市嚴禁納粹十字標誌。就連男童子軍看來相似的標誌也被一起禁用。而當媒體人Elmore Philpott揭露當晚多倫多警局僅僅只調派了6名警察趕往現場平定騷亂之後,更有諸多社區領袖開始聯名呼籲警察總長Dennis Draper辭職。然而,他依然穩坐總長寶座。


▲可能是唯一在世的當晚騷亂目擊者當時只有7歲的Joe Black

根據多倫多星報的不完全統計,那晚至少有一萬人參與了毆鬥。所幸無人因此喪生。雖然身負重傷者比比皆是。今天當我們回望歷史,Chritie Pits騷亂無疑是多倫多有史以來第一宗,也是最大的一宗種族歧視分化引發的群毆。


▲第二天多倫多星報的報導

上世紀30年代,生活在多倫多的猶太族群所遭受的不公平待遇也是當時歐洲猶太人境遇的縮影。不管是教育、就業、住房,猶太人都被視為二等公民。然而在多倫多猶太族裔歷史上,Christie Pits騷亂也絕對稱得上是一座非凡意義的里程碑。不僅是多倫多猶太族裔首次為自己挺身而出,顯示出還擊和自衛的力量,並時刻警醒着後來者,原來近一個世紀前的多倫多還仍是一個公然充斥着種族仇視的「白色」城市。不可否認,這座城市依然存在着這樣或者那樣形式的種族歧視主義,但今天的多倫多和當年的多倫多早已相距光年。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多伦多米其林指南共13家摘星!还有中餐馆获推荐

多伦多的著名地标换新装了!

庄德利:若成功连任会提高5%小企业税务减免

多伦多副市长被控性侵 现已辞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