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前线工人处境报告:每周工作6天,每天12小时…

加拿大都市网

【加拿大都市网】全加华人协进会(平权会)多伦多分会于今年1月至3月期间,进行一项探讨大多地区华裔前线工人,于疫情期间的工作与生活为主题的研究,并写成报告。接受访问的华裔前线工人,大多数从事低薪且高危行业。疫情下,工作与健康皆得不到保障。

该份报告长达53页,名为《我们的生命是不可或缺的:新冠病毒期间,华裔前线工人处境报告》(Our Lives Are Essential: Chinese Canadian Frontline Workers Pandemic Report),旨在重点介绍疫情期间,华裔前线工作者的工作和生活经历以及疫情对他们的影响,并探讨提供支持所需要的社会和政策改变。

访问大多295工人及社区人士

超过50名义工,对大多地区295位工人及社区人士进行问卷调查,并将11名受访者的故事,作出详尽深入的采访。受访者来自不同行业,大多数都是受雇于低薪及高危工种,工作场所存在健康与安全隐忧。大部分受访者来自医护界(如个人护理员、长期护理院护士、家居护理、医院员工等)、零售业(超市前线员工)、餐饮业、制造业(工厂工人)及建筑业。

全加华人协进会(平权会)多伦多分会联合行政总监唐婕表示,报告揭示几个重点,包括前线工人工时长、薪水低、工作环境危险;大部分人感到工作场所不安全;绝大部分人对改变现状充满无力感;他们承受高压力及其他负面精神健康影响;工人要求有意义的政策及立法变革,以确保该群体家庭平等获得适合及有保障的机会。

“我们需要政策和资源来打击种族主义和反亚裔种族主义,与此同时,本国华裔工人阶级社区,对保护工人及家庭的政策有强烈而明确的要求。我们的建议例如10天有薪病假、法定最低工资增加至20元、提供免费精神健康护理服务、可负担住房、给予工人身份、终止所有驱逐出境及移民拘留等。政府需要立即听取社区的意见,并认真对待。”

疫期恐惧被加倍放大 清洁工搭公共汽车忧染疫

A女士因为要照顾生病的女儿,在签证逾期后成为无证移民。疫情期间她在一家工厂工作,时薪大约只有10元,现时为前线清洁工人。因为没有临时身份,不能回中国探望病重的母亲,错失见母亲最后一面的机会而抱憾终生。

疫情期间她曾在一家工厂工作,每天要坐3辆公共汽车去上班,再坐3辆公共汽车下班,她记不清楚每天工资多少,但估计每小时约10元,低于法定最低工资,还要担心在通勤或工作中感染新冠病毒。

怕不能返加错失与母告别

该女士为照顾生病的女儿,帮她买菜和做饭。但由于女儿的疾病和她自己没有身份,气氛很紧张。她曾与警察有过接触,与房东有过负面经历。在疫情期间,她的恐惧被加倍放大,每天生活在感染新冠和被房东驱逐的恐惧中。

她曾经在2018年向一个社会服务组织询问申请临时居留证事宜,但工作人员吓唬她,说她不应该申请,因为她是无证移民,移民局肯定会将她驱逐出境。本来,A女士很想回中国照顾患重病的母亲,但由于没有临时身份,离开之后意味着也要离开生病的女儿,且可能永远不被允许返回加拿大。在两难选择中,她牺牲了疫情期间与母亲见最后一面。

A女士几个月前成为永久居民,她最大的遗憾是听取了社会服务部门建议,未申请临时居留证,使她错失了照顾母亲的机会。

常与顾客近距离沟通 超市工人每天承压

目前在华人超市工作一年多的谢先生,2015年来到加拿大,疫情期间每天上班他的心理压力都很大,没有健康卡更加剧内心恐慌。每当有人在公共场合靠近或咳嗽时,心里特别紧张。作为一名杂货部的员工,常常会遇到客人询问商品的位置,和顾客沟通时的近距离接触,让他在疫情期间感到非常不安。

疫情后的反亚裔事件,也让谢先生焦虑,生活充满压力。他每周工作6天,每天工作12小时,另花上4个多小时通勤,下班回家将近晚上11时。由于没有身份,6年来也没有健康卡,身体不舒服也只能买药,休息一会撑过去就是。今年1月透过社区的帮助,他成功申请了健康保险。怎知一做体检,才知道事态严重。

体检当天,他被紧急送医,输了5袋血。医生说,要不是及时求医,可能会因为严重贫血而在睡梦中过世。这次大难不死,让他更想像平常人开开心心地在本国工作和生活。

即使如此,他说目前的生活现状是,每天头痛加上各方面的心理压力,很想像平常人一样买部车。工作劳累和害怕被房东赶走,每天都承受压力,所以再苦再累都想买个房,下班后可以安心的休息睡觉,这就是他最真诚的愿望。星岛记者报道 资料图片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视频】吉尼斯世界纪录新年鉴出版 新奇内容抢先看!

影响联邦大选的三个关键问题

安省15位华裔竞逐联邦大选 数目之少近年少见

枫叶队长塔瓦雷斯:我100%康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