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会议员连任失败 内心受挫如患PTSD

加拿大都市网

联邦大选尘埃落定,全国338个选区近2,000名候选人,得胜的自然是兴奋,但有超过1,500名候选人是败兴而归,这些失败者中,有49名是争取连任的前国会议员,选举失败对他们有不同程度的影响,甚至有人如患上创伤后压力综合征(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简称PTSD)一样,有前国会议员就向这些人及其他选举失利者伸出了援手。

据加通社报道,加拿大国会的转换率(turnover)是全球国会中其中一个最高的,每届联邦大选转换3成的国会议员,包括那些选择不再连任,以及那些连任失败者。很多人表示可以为这些人做一些事,以减低他们经历的身心骤变。

2015年在魁省失去议席的前新民主党(NDP)国会议员勒布朗(Helene LeBlanc)称:“就好像一辆汽车全速前进,但突然间,在你不情愿下,你要关闭你的办公室,你的职员失去工作。”

她表示:“我感觉我是在忧伤之中,好像有什么死亡。我十分愤怒,失落。我哭泣,我不想见任何人。”

一个联邦政客落选意味是失去工作,社会地位以及日常生活也会改变。手机被关,薪金停止,失去联系,所有人都想他尽快离开。他们至少要关闭2个办公室,堆积著大量文件以及需要存盘或删除的文档。

失去工作及社会地位

每个人处理方式不同。前温尼辟保守党国会议员,现时是加拿大前国会议员联会(Canadian Association of Former Parliamentarians)主席多比(Dorothy Dobbie)表示:“(有些人)如患上创伤后压力综合征。”

该会是在1996年依据国会法案而成立,现时正为前国会议员推行首个正式“师友计划”(mentorship),聆听他们的声音和对他们作出精神支持。

另外,该会正与国会合作,向前国会议员提供职业过渡服务。

勒布朗表示:“我们似乎忘记他们也是人。”她说,她需要两年时间才找到新工作。也有不少前国会议员透露,市民在街上或杂货店遇到他们时,表现得很奇怪。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投资专家精选5支股票 未来10年可长期持有

新冠后遗症?1500万新冠康复者 持续失去嗅觉

多伦多市长选举在即 候选人辩论会谈些什么?

大多伦多地区有女子吃霸王餐 餐馆上传相片呼吁提高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