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戲開始!八卦媒體用不雅照威脅世界首富貝索斯

加拿大都市网

當地時間2月7日,亞馬遜首席執行官傑夫·貝索斯(Jeff Bezos)出人意料地在Medium上發佈個人博客,「控告」此前曝光其婚外情的美國八卦雜誌《國家問詢報》(National Enquirer)。

  他公開稱,這家媒體以掌握其裸照,及與女主播勞倫·桑切斯(Lauren Sanchez)的曖昧照片為名,威脅他停止對「私人短訊如何被泄露」進行調查。

  在博客中,貝索斯透露,對方以此為要挾並開出條件:貝索斯須發佈聲明,稱《國家問詢報》母公司美國媒體公司(American Media, Inc。,下稱:AMI)曝光其婚外情並非出於「政治動機」或「受到政治力量的影響」。

  不過,這位世界首富仍然堅持:「儘管這樣做會使我難堪,但與其屈服於他們的敲詐勒索,我決定將他們發給我的信件公之於眾。」

觀察者網此前報道,在貝索斯離婚聲明後不久,《國家問詢報》便發表長文,曝光其與桑切斯持續了八個月的婚外情,並且掌握着貝索斯發送的粗俗信息和色情自拍。

「因為《華盛頓郵報》,特朗普把我當敵人」

  據貝索斯所述,《國家問詢報》隸屬的AMI,其領導人是大衛·佩克(David Pecker)。

  最近,這家媒體公司與美國司法部達成了一項豁免協議。豁免的內容涉及該公司代表美國總統特朗普及其競選團隊,在所謂的「捕殺」(Catch and Kill)行動中所扮演的角色。

  所謂「捕殺」,是指有目的地找出關於某人的罪證信息,然後通過簽訂保密協議和其他法律手段,封閉該消息以避免它泄露出去。此前,AMI被曝光使用該策略,支付15萬美元「封口費」,獨家購買特朗普競選前與一名女性的緋聞。

左為佩克。圖自社交媒體

  除了與特朗普的合作,佩克及其公司也因其代表沙特政府開展的一系列行動,而被調查。

  「有些時候,佩克把這些事情都混在一起」。

  貝索斯寫道:「在順利就任總統後,特朗普為了回饋佩克的忠心,在白宮舉辦了一場晚宴。席間,佩克帶來了一位與沙特王室有重要關係的客人。當時,佩克正在為當地開展的收購業務尋求融資。」

  博客指出:聯邦的調查和合法媒體當然有理由懷疑,並且也證明了佩克的《國家問詢報》、AMI等服務於政治。

  不過,AMI斷然否認了其報道存在被政治等外部力量教唆、控制、干預等的說法。

  「在我的私密短訊被《國家問詢報》曝光之前,我對這些也知之甚少。」貝索斯坦言:「於是我展開了對私人信息如何被截獲的調查,以便確認該媒體不尋常舉動的動機。」

  帶領這項調查的人名叫貝克(Gavin de Becker),與貝索斯有20年的交情。貝索斯說,貝克是據他所知,在這個領域最專業、最有能力的領導者之一。

  作為事件中的另一項不容忽視的背景,博客還提到了貝索斯擁有《華盛頓郵報》這一事實。

  他在博客中寫道:不可避免,某些位高權重的人物(the certain powerful people)被《華盛頓郵報》報道時,會錯誤地得出「我是他們的敵人」這一結論。

  「顯然,從許多推特中就可以看出,特朗普總統就是他們中的一員。」貝索斯承認:「該報對專欄作家卡舒吉被謀殺一事持續地報道,無疑讓這家媒體在某些圈子裡不受歡迎。」

貝索斯不忘在博客中強調,他一點也不後悔投資《華盛頓郵報》。

  「我們的調查可能觸及了沙特」

  在結束一番背景鋪墊後,貝索斯談回了正題。

  「數天前,一位AMI領導告訴我們,佩克對我們的調查『憤怒異常』(apoplectic)。」據貝索斯猜測:「目前最可能的是,我們的調查觸及了沙特方面的神經。」

  緊接着,他說:「幾天後,有人口頭向我們報價:如果不停止調查,他們會對外公布更多我的私人信息和照片。」

  「儘管我的律師認為AMI無權這樣做,而且照片沒有任何新聞價值,但AMI方面則認為,這些照片能夠向亞馬遜的股東們展示,我的商業判斷是多麼糟糕。」

  隨後,貝索斯回憶起往事:「24年前,我在自己的車庫裡創建了亞馬遜,開車把所有的包裹送到郵局。如今,亞馬遜僱傭了60多萬員工,剛剛結束了有史以來最賺錢的一年。儘管在新舉措上投入了大量資金,但亞馬遜通常在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中排名第一至第五。我將以事實為自己說話。」

  插播完上述內容後,貝索斯再次轉回「私密照片」這一話題上。

  「我想,也許是我和我的律師,還有貝克沒有對上述威脅產生足夠的恐懼,所以他們又發來了這些郵件」。

  博客的最後,貝索斯毫無顧忌地將來自AMI的多封郵件公示出來。

  「保密,不可分發」

  第一封郵件由AMI首席內容官(Chief Content Officer)霍華德(Dylan Howard)發送給貝克的法律顧問辛格(Martin Singer)。

  郵件開頭特地註明:保密,不可分發(CONFIDENTIAL & NOT FOR DISTRIBIUTION),發送時間是當地時間2月5日下午3:33。

經觀察者網梳理,霍華德在這封郵件毫不客氣地列出了其掌握的多達9張關於貝索斯和桑切斯的照片:

  ·貝索斯面部自拍,疑似某商業會議上;

  ·桑切斯對上述自拍的回應——一張她抽着雪茄的照片(被指存在性暗示);

  ·貝索斯裸露上半身的自拍,用帶着結婚戒指的左手拿着手機;

  ·貝索斯全身自拍,只穿着一條黑色緊身四角內褲;

  ·貝索斯穿戴整齊的自拍;

  ·貝索斯穿得很少的全身自拍,只穿着一條短褲;

  ·貝索斯在浴室的全裸自拍,戴着結婚戒指,只披着一條白色毛巾;

  ·桑切斯身穿一件深紅色領口連衣裙的照片,衣着暴露;

  ·桑切斯身穿一件兩件套的紅色比基尼的照片,搭配一件暴露的金色連衣裙。

在郵件的結尾,霍華德不忘提醒:「我希望常識足夠說服你們。」

第二封被貝索斯曝光的郵件,由AMI的副法律顧問費恩(Jon Fine)於當地時間2月6日下午5:57發送給辛格,列出了AMI方面的7點提議:

1、對於AMI,與貝索斯、貝克之間存在的對立,雙方全面、完整地解除;

  2、由貝索斯方面公開聲明,通過雙方都同意的新聞渠道發佈,聲明他們不知道也沒有依據證明AMI的報道出於政治動機,或受到政治力量的影響,並同意他們將不再提及這種可能性;

  3、AMI同意不發佈、分發、共享或描述未發佈的文本和照片(下稱:未發佈的材料);

  4、AMI確認,沒有就其報告進行電子竊聽,也不知曉這種行為;

  5、這個協議是完全保密的;

  6、若貝索斯方面違反協議,AMI將解除其在協議下的義務,並可發佈未發佈的材料;

  7、因本協議引起的任何其他爭議,應首先提交加州JAMS(Judicial Arbitration and Mediation Services,美國司法仲裁調解服務)進行調解。

  在另一封發送給辛格的信件中,費恩表示:「首先,我們對涉及你的客戶(貝索斯)的事件的新聞收集和報道,包括任何使用您的客戶的「私人照片」的行為,一直並將繼續符合適用的法律。」

  其次,費恩指出:「我們還發現有必要處理各種未經證實的誹謗言論,以及你的客戶在媒體上散布的下流(scurrilous)謠言。這些言論暗示《國家問詢報》的報道中存在『政治動機』。」

  最後,費恩強調:「我們在此要求立即停止這種誹謗行為。任何進一步散布這些虛假、惡毒、推測性和未經證實的陳述,都將對你的客戶造成危險。如果誹謗行為不能立即停止,我們將別無選擇,只能尋求適用法律規定的所有補救措施。」

  「如果我無法承受這種勒索,有多少人可以?」

  對此,貝索斯直言:「是的,這封(第一封)電子郵件引起了我的注意,但不像是他們原本希望的那樣。AMI獲得的任何個人的尷尬信息都會讓我退縮,因為這涉及到一些更重要的事情。不過,如果以我的地位都無法承受這種勒索,又有多少人可以?」

  「我公開這封信,你們會看到他們敲詐的具體細節:除非貝克和我對媒體發表『不能證明AMI的報道是出於政治動機或受政治勢力的影響』等虛假聲明,否則他們將發佈照片。」

  他進一步補充道:他們把持着這些照片,如果我們未來的做法與上述「謊言」出現偏離,他們仍將會公開。

  「這進一步證實,AMI長期以來的所作所為,就是將新聞特權變為武器,無視真正的新聞宗旨和目的。」貝索斯難掩激動:「我當然不希望個人照片被公開,但我也不會參與他們的敲詐、政治恩惠、政治攻擊和腐敗行為。我寧願站起來,靜觀其變,看看到底會發生什麼。」

來源:觀察者網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男人50岁后半数有排尿困难 前列腺增生怎么办?

宾顿市禁烟火请愿获9000个签名 即将全面禁放烟花

再度爆冷!摩洛哥2:0比利时

世界杯快报:加拿大1:4负克罗地亚 无缘16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