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晚舟律師提出多項論據證明美國誤導法庭

加拿大都市网

孟晚舟在聆讯结束后走出法庭。王学文摄

【加拿大都市網】孟晚舟引渡案周一上午10時展開審訊,辯方律師提出多項論據,證明美國的證據誤導,以及滙豐銀行清楚知道華為和星通之間的關係。

孟晚舟的代表律師阿達里奧(Frank Addario)周一向法官霍姆斯(Heather Holmes)展示了多封滙豐銀行內部的電子郵件,證明該銀行內無論高層或是下級僱員都非常清楚華為和星通之間的關係。他更提到該銀行一名負責滙豐與華為關係的高管,在多封郵件中提到一個名為Canicula的公司時,稱「只能理解為華為控制該公司的賬戶」,因此他完全清楚星通出售給了Canicula,而Canicula的賬戶由華為控制。他說,除了這名高管,「銀行里很多人都知道這一點,這絕對不是秘密。」

他還指出,滙豐銀行的風險委員會依賴於這名高管的意見,做出與華為合作的決定,那要麼是這名高管向風險委員會撒謊,要麼是該高管向風險委員會說出了真相,但是要求引渡的國家卻沒有告訴卑詩法庭真相。無論是哪種情況,他認為法都官應該接受這些作為證據,來證明美國提出的證據是非常有誤導性的。

辯方提出的證據還包括,從2011年開始,華為在滙豐銀行的188個銀行帳戶中,兩個分別名為「星通」和「Canicula」。阿達里奧說,這三個公司之間的關係在滙豐而言是公開的信息。

阿達里奧說,美國主要指控孟晚舟為獲取商業利益,在滙豐銀行代表面前歪曲華為與星通公司關係的事實,但實際上孟晚舟並沒有隱瞞這個關係。美國提交的證據不可靠。他表示,2013年8月22日,孟晚舟與滙豐代表在香港一家餐廳會面,並以中文向其闡述了一份PowerPoint文件,滙豐代表後來向孟晚舟索要了該文件的英文版。而這份文件也是本案的關鍵證據。美方指孟晚舟在闡述時稱星通為第三方合作夥伴,但有兩名證人稱,孟並沒有說「第三方」一詞,文件中也寫明了星通和華為的關係。他說,華為是滙豐全球第17大客戶,滙豐風險委員會(risk committee)不可能不知道華為和星通的關係。

他指出,加拿大不應根據美國提供的誤導性信息作出判決,「一旦您看了所有這些證據,關於滙豐僱員和決策者的情況就完全不同了」。

為了加快引渡程序,提供給法院以引渡某人的案件記錄被認為是可靠的。而阿達里奧旨在論證這些記錄有誤導性。法官應首先考慮要求引渡的國家是否提出起訴,但不應對案件進行全面審判。法官霍姆斯可以有限地權衡證據,但不能全面地審判案件。因此,檢控官弗雷特(Robert Frater)要求辯方將這些證據留到審判時再說

阿達里奧表示,儘管引渡聆訊中法官權利有限,但在有些情況下,推理非常可以或者證據太不可靠的話,法官必須要接受相反的證據。

周一是為期約7周的引渡聆訊開始的第一天,該聆訊一直會持續到5月。在實際的引渡或審判之前,辯方稱應中止訴訟,因為孟晚舟遭司法程序濫用,這包括4個方面的論點,一是在美國前總統特朗普執政期間,美國試圖利用針對孟晚舟的引渡程序獲得政治和經濟利益;二是不同政府機構持續不斷有系統地侵犯孟晚舟的憲法權利;三是特朗普當局的司法部向加拿大法庭提供的有關孟晚舟案證據摘要中,刪除了關鍵證據,從而誤導加拿大;四是美方指控並要求引渡孟晚舟違反國際法。

卑詩最高法院將於周二休庭,周三繼續開庭,就美國前總統特朗普對本案的公開評論做出辯論。辯方稱,特朗普將孟晚舟當做中美貿易戰的談判籌碼,但檢控方則稱特朗普已經下台,他的言論已經無關緊要了。

v16

(文章來源:星島綜合)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星报》记者赵淇欣以《不受束缚的中国》得大奖

西伯利亚商人同意收购麦当劳俄罗斯业务

新民主党希望提高GST退税和牛奶金 杜鲁多拒绝

多伦多华裔中学生专注脑创伤 国际科技竞赛夺第二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