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晚舟法庭聆讯第三天 控辩双方围绕“双重犯罪”你来我往

加拿大都市网

(■■周三法庭聆讯素描,后排左为孟晚舟,中间站立陈述者为控方律师弗雷特。加通社)

华为副董事长兼首席财务官孟晚舟引渡聆讯,周三进入第三天。控方指辩方律师意图将此案重点由“双重犯罪”引导至“双重制裁”,更直言如果指控孟晚舟的行为在加拿大不属于犯罪,本国就会沦为电讯诈骗及强行推销的最佳目的地。控方更反驳辩方此案涉及捍卫加拿大主权及核心价值的论点,指出法官的职责不是捍卫加拿大的主权,因为这是加拿大联邦政府要考虑的事务。

此案聆讯周三继续在位于温市中心的卑诗最高法院举行,孟晚舟身穿与前两日同样的黑色大衣到庭。在辩方完成两日陈词后,周三由代表加拿大司法部即此案控方的律师弗雷特(Robert Frater)作出陈述。

孟晚舟的律师之前强调,针对孟晚舟的指控在加拿大不能等同于欺诈,因为加拿大没有参与对伊朗的制裁,汇丰银行(HSBC)因此不会面对任何金融风险。

违反制裁令不是本案核心

弗雷特一开始就否定辩方这一立论。他指法官在理解孟晚舟误导指控,将汇丰银行置于危险境地时,其实没有必要考虑美国对伊朗的制裁。弗雷特说:“这个案件我们的理据并不复杂,向一家银行撒谎以获取银行服务,制造了银行经济伤害的风险,这就是欺诈。欺诈而不是违反制裁令,才是本案的核心。”

弗雷特说,汇丰银行2013年联系华为公司,因为该银行担忧一些新的报告揭示出星通科技(Skycom Tech)在伊朗有业务,但孟晚舟提供了错误信息,声称华为不再持有星通科技的股份。汇丰银行当时如果仍然同伊朗有关的银行交易,将给该银行带来严重的声誉伤害,因为该银行被指同利比亚、苏丹及缅甸有业务往来,在美国已处于暂不起诉的情况下营运。

辩方声称加拿大在2016年就废止了对伊朗的制裁,这发生在2018年12月孟晚舟被拘捕前,加拿大政府停止对伊朗制裁后,反而鼓励与伊朗做生意。

弗雷特说,加拿大政府要做什么与银行的利益没有丝毫关系。他说:“银行要问的是:做这个生意是否会导致我们损失其他生意?银行在自己行为是否会面对风险时,也必须要诚实公开。”

弗雷特说,满足欺诈的条件包括使用欺骗手段、损害对方的经济利益,以及这两项的合理联系。孟晚舟向汇丰银行就华为与星通公司关系有意说谎,符合欺诈标准。指控也包括不实陈述获得贷款,弗雷特指银行放贷本就是具有赌博性质的冒险,若基于欺骗批准的贷款更有最高风险,孟晚舟的行为的确将银行置于金融险境。

预料聆讯今日可结束

弗雷特此后对法官说:“我现在可以坐下了(指结束陈述)。”不过,法官霍姆斯(Heather Holmes)要求他就制裁与此案关系做更详细说明,弗雷特于是继续陈述。

他也指孟晚舟律师团队,在讨论双重犯罪时是“绝对主义者”,此前的判例都可以向霍姆斯证明,运用常识理念及裁量权,有限度地引入一些外国法律背景。

霍姆斯周二曾问孟晚舟律师,如果温哥华有人对另一人说谎,导致对方蒙受损失,在加拿大是否构成犯罪?弗雷特周三重提此事时说,孟晚舟律师很难回答该问题不令他惊讶。此案的核心是“双重犯罪”,但辩方则希望将重点引入“双重制裁”。如果对孟的指控在加拿大不属犯罪,加国将成为欺骗者首选目的地。

法官霍姆斯周三也问控方,如果此案所涉及的欺诈行为与加拿大价值观有冲突将会如何?弗雷特说,该问题应在判决出炉后,由司法部长做定夺。弗雷特指此案法官的职责与捍卫加拿大主权及独立性等无关,他说:“您的工作是要决定面前是否有足够证据,能被认定为属于欺诈的证据。”

控方结束发言后,辩方表示需要时间分析再做回应,法庭聆讯因此在中午结束,周四辩方将就控方陈述做出反驳。此案周二及三均只在上午开庭半日,周四预计上午辩方做简短陈述,若无其他争议本轮聆讯或在周四结束,将较原定5日聆讯提前一天完成。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延伸阅读

【prime day】Contigo保温杯 原价46.99闪购打对折23.50

加拿大驻美大使评特朗普副手:万斯很了解加拿大

北约克Finch刺伤案 伤者及疑犯均受重伤送院

【prime day】Beats Studio Pro蓝牙降噪耳机 原价469.95打折仅售249.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