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放“长假” 华裔家长如何应对…

加拿大都市网

新冠肺炎疫情阴霾下,令如何安排春假的计划也不停被打乱。图为空荡荡的多伦多皮尔逊国际机场。加通社

学生原本于今天正式踏入一星期的春假(March Break),但在新冠肺炎疫情阴霾下,全国多个省份的教育厅都宣布,春假结束后将再停课两周。面对突然加码的“假期”,很多在职家长都对如何安顿子女,大感头痛。就算托儿问题获得解决,安排什么符合抗疫原则的活动以“消磨”这3周,又是另一个难题。

家有两名就读小学第5班及第8班儿子的黄太表示,今年初已经向公司申请了一周年假,计划在春假期间,一家人到美国自驾游。但到了2月初,已担心新冠病毒在亚洲地区的疫情,随时会蔓延到加美地区,所以未到3月,已决定取消外游计划。

似乎什么地方都不能去

她说,最近两星期,安省的新冠疫情变化很大,令如何安排春假的计划也不停被打乱。“由最初打算驾车到安省其他城市观光,到最后决定不远行,只留在市内,去购物商场逛逛,去泳池或溜冰场发泄精力,去科学馆或美术馆参观等,总之只要能够打发一天的活动,都想过了。不过,就目前情况来看,似乎什么地方都不能去,因为很多场所都关门了。也许,去公园跑跑跳跳,或邀请同学来家玩游戏机,是最后的可行方案了。”

另一名家住万锦市的林太表示,原本替儿子报了市府举办的春假营,但当公校都宣布春假后再停课两周,令她对目前的疫情更感担忧。对于市府宣布取消春假营,她认为是做了正确的决定,尽管未来3周都要麻烦祖父母每天来帮忙照顾孙儿。

林太称:“听说有些私家日托学校,为了填补额外两星期的真空期,向家长提供延长至3周的春假营。对于需要返工,请不到假,又不能在家工作的家长来说,这确实可以解决托儿问题。但是,政府延长春假至3周的目的,就是不想学生聚集,尤其一些曾经在春假出国外游的学生,可能带来潜在的播毒风险。如今那些私营教育机构抓到了商机,却违反了延长春假的抗疫理念。”

星岛日报记者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多伦多学校教师受死亡威胁 学生表示因学校不回应诉求

苏格兰博物馆将归还加拿大原住民图腾柱

加拿大是如何从美国那里截流新移民的?

伊朗称正检讨强制女性戴头巾法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