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冠狀病毒動物源頭很重要! 為什麼?

加拿大都市网

冠狀病毒肺炎在武漢爆發。除了治療病人,跟蹤接觸過病毒者,還有一件事情對控制疫情很重要,那就是找到病毒的動物宿主。

科學家已經把這種新病毒命名為2019新冠狀病毒(2019-nCoV)。目前為止,這種病毒和來自蝙蝠的冠狀病毒關係最密切。武漢很多染病者都和武漢的一個大型海鮮和生鮮市場有關係。根據美國疾病預防和控制中心網站的消息,這一源頭顯示,病毒為從動物傳播到人。

寄宿在人類以外的動物身上的病毒趨向於入侵特定的動物細胞,而對人類無害。比方說,禽流感病毒就只會入侵鳥類的腸道和呼吸道。

偶然,一種病毒會跳過物種屏障,感染人類細胞。

貴湖大學獸醫教授Dr. Scott Weese從新興傳染病的角度對這種新冠狀病毒予以密切關注。

他說,「我們總是要警惕類似SARS的奇怪病毒。我們以為蝙蝠是最初源頭,總是擔心蝙蝠,但是病是怎樣從蝙蝠傳給人的?中間是不是還有一種動物?是僅僅人傳人,還是有其他情況我們需要注意的?」

找到動物宿主

動物既可能攜帶僅導致其自身染病的病毒,也可能攜帶能夠傳給人類的病毒。

他說,在SARS疫情中,狸貓,貉,家貓和雪貂都被發現可以攜帶和傳播病毒。

「如果我們不知道有哪些宿主,那麼在我們能夠證實之前,我們應該假設在人類之外,還有其他動物。我們不想漏掉任何可能的感染源。」

Dr. Jeremy Farrar是英國the Wellcome Trust的總監,他主研傳染病和熱帶醫學。他指出,這種新冠狀病毒跨了界,從動物傳給了人。

他發表評論說,「這不會經常發生,毫無疑問,非常嚴重。」

Weese說,絕大多數新興傳染病都有動物源頭。人類和不同物種以及野生環境接觸越密切,風險就越大。相反,把動物棲息地和人類棲息地分開就有助於降低風險。但他同時承認,這並不完全可行。

Kerry Bowman是一名生物倫理學家,在多倫多大學向醫學院學生教授環境改變和人類健康。在武漢發現首例冠狀病毒肺炎的18個月前,曾前往和患者有關的武漢海鮮市場。他在那裡數到大約50個不同物種,包括蛇,烏龜,野兔,狐狸,亞洲椰子貓,和青蛙等。

他回憶說,「那些承受極大壓力的動物被關在非常狹小的封閉空間里,很明顯,很不健康。高壓水龍頭一直在噴,糞便和尿液到處都是。那些各種各樣的動物們就放在太陽底下,不同物種之間,什麼情況都可能出現。你可以想像得到不同病毒重新組合的可能。」

Bowman說,他不願意批評另一種文化的飲食習慣,但是在他看來,中國的野生動物貿易法執行不夠嚴。

中國也不是孤例。伊波拉在剛果以各種不同方式傳播,導致除了呼吸道感染外各種不同癥狀,但目前伊波拉病毒是人傳人。和冠狀病毒來源於動物一樣,人們如果食用了猩猩等叢林肉類,就可能感染伊波拉病毒。

SARS曾導致44名加人死亡。目前加拿大衛生部門和國際上都在為新冠狀病毒疫情的爆發做認真準備。

Bowman說,「我想我們學到了很多。但是如果我們不解決核心問題,也就是病毒從哪裡來的,一切都可能很容易再次發生。」

(CBC報道,圖片為被關閉的武漢海鮮市場)

(語冰 編譯)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多伦多天气油价汇率 今日最高温度7度

男子先给糖后殴打 士嘉堡6岁儿童遇袭

多伦多超速摄像头两年内开$3400万罚款!

12星座一周运势(12月3日-12月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