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小杜藉WE操作腐敗 熙爾稱: 令人作嘔

加拿大都市网

■■聯邦保守黨黨領熙爾(左)指責杜魯多以疫情為借口來操作腐敗。網上圖片

夏季的眾議院火藥味特別濃厚,周二總理杜魯多和聯邦保守黨黨領熙爾(Andrew Scheer),兩人為WE Charity慈善組織的撥款爭議來回交鋒,火花不斷。

熙爾問:「總理會做正確的事,將出席委員會聽證會嗎?」

杜魯多的回應提到,他的政府已經推出了各種援助計劃和社會支持,但他沒有確認是否會出席聽證會以說明政府授予WE Charity合同時,他扮演的角色。

熙爾說:「這真是令人毛骨悚然,總理一直以疫情為借口來操作腐敗。……我沒有什麼好問的了,議長先生,這簡直令人作嘔。」

促自由黨團逼小杜下台

杜魯多企圖轉移話題,他說,周二的討論主題是新冠狀病毒援助計劃的新增款項,「反對派可能會有疑問才對。」

但反對黨仍緊抓不放關於WE撥款的質疑,魁人政團黨領布蘭切特(Yves-Francois Blanchet)和聯邦新民主黨黨領駔勉誠(Jagmeet Singh),均要求杜魯多提供更多有關其政府與WE Charity獨家協議的相關資料。

熙爾繼續呼籲自由黨國會議員站出來向他們的黨領杜魯多施加壓力,要求他辭去總理職務。熙爾稱:「如果他們不要求杜魯多辭職,就等於是告訴加拿大人他們完全不介意他的腐敗行為。」
小杜執政後補助款翻番

根據聯邦政府的支出明細,WE慈善機構從哈珀政府時代起,就開始獲得聯邦資助。但總理杜魯多2015年執政後,對WE的補助款翻了一番。

據Global電視台審查發現,聯邦政府在2006年至2015年之間向WE慈善機構撥款約110萬元,其中,2008年至2012年並未撥款,直到2012-2013財年恢復約40萬撥款。但杜魯多執政下的2015年至2019年,WE Charity共獲得550萬元的資金。

調查發現,財長的養女阿坎(Grace Acan)為該慈善機構工作,另一個女兒克萊兒(Clare Morneau)此前曾在WE Day活動上發表演講。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卑诗省超过三分之一的公寓单位为投资者持有

美国揭多宗外国使用空中监视事件

巴基斯坦前总统穆沙拉夫 在杜拜因病去世

华裔女经纪私下代表业主与租户签合同 停牌30天并处罚5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