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9億元學生義工計劃 WE創辦人:幫助年輕人 沒獲利

加拿大都市网

■■電腦顯示器上的兩人就是WE創辦人,他們出席國會聽證會。 加通社

 

WE Charity兩位創始人基爾伯格兄弟(Marc & Craig Kielburger)周二出席眾議院財政委員會聽證會,他們強調其組織同意管理杜魯多政府9億元的學生義工資助計劃,純粹是希望有所作為,不是想從中獲利交易。另一方面,受到近期的負面新聞影響,多個加拿大知名企業周二均表示,將終止與WE慈善機構的合作關係。

弟弟克雷格稱其組織並未有任何財務問題,他說:「WE是為了幫助政府和加拿大的年輕人。有些人認為,在加拿大學生志願者資助計劃之前,WE正處於財務困境中,因此這個計劃激勵了我們,但事實並非如此。」

他說,WE之前曾建立兩個大型的青年服務計劃, 一個在安省,另一個在美國,故有豐富經驗。「我們之所以被選上負責這項工作,不僅是因為我們與政界有良好關係,更多是因為我們願意利用我們25年經驗,可以極快的速度來建立該計劃,可對加拿大年輕人產生好的影響。」他強調,根據和渥太華的協議,WE僅負責派發計劃費用,並不會因此獲得收益。

多個加企稱終止合作關係

■■道格拉斯出席聽證會。網上圖片

克雷格對此事的發展感到難過,對員工、WE合作夥伴和組織服務的社區造成的挑戰感到遺憾。至於早前有媒體報道,負責學生志願者資助計劃的單位是另一個WE成立的房地產控股公司 WE Charity Foundation,創辦人之一、哥哥馬克則駁斥「那不是房地產控股公司,它從未持有過任何房地產。透過WE Charity Foundation來運作該計劃,是為了限制責任歸屬的手段。」

在WE Charity擔任董事會委員已15年的道格拉斯(Michelle Douglas)周二出席聽證會時說,董事會一直被告知出席WE Day活動的演講者都未獲得報酬。WE本月稍早證實,總理杜魯多的母親和弟弟擔任演講嘉賓多年,共獲得超過30萬的演講費。道格拉斯說,當她聽到關於演講費用的消息感到非常吃驚。

道格拉斯並提到,疫情爆發初期,該組織解僱了數百名員工,當時她與管理層因而發生衝突。「董事會一再要求管理層提供財務證據以證明裁員是合理的,但沒有得到答案。」因為理念上的差異,最終她選擇離開WE。

儘管WE Charity被認為和杜魯多家族有深厚聯繫,但道格拉斯表示,董事會認為WE是無黨派傾向的。「至少在董事會,我們一直認為我們是無黨派的,會與任何三級政府接洽。」

杜魯多和其幕僚長特爾福德(Katie Telford)將於周四出席聽證會,以回答政府在其中扮演的角色。

另一方面,幾個加拿大知名企業包括加拿大皇家銀行、Loblaw、GoodLife Fitness和畢馬威(KPMG)等周二均表示,他們將終止與WE慈善機構的合作關係。西捷航空和DHL則稱仍在考慮如何處理和WE的合作關係。

星島綜合報道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网友热议!安省挣多少才算是中产阶级?要达到这个数!

尴尬!杜鲁多想和她握手 得到冷淡回应引热议!

约克区警察局现正提供学生暑期工机会!

危险!多伦多网友拍到有人在高速上骑电动滑板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