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人察覺的危險 豪華郵輪疫情始末

加拿大都市网


韓昕佟當時還不知道,這些將和她共同度過六天五夜的數千名乘客中,有108名來自湖北,其中28人來自武漢。

 

1月19日一大早,陝西女孩兒韓昕佟(化名)一家五口乘飛機前往廣州,準備開始她「人生中的第一次郵輪旅行」。

晚上8點,乘客開始登船,「人特別多,全國各地說什麼方言的都有」。韓昕佟當時還不知道,這些將和她共同度過六天五夜的數千名乘客中,有108名來自湖北,其中28人來自武漢。

1月24日,大年三十,「世界夢號」返回廣州,乘客各自回家。他們帶走的,除了郵輪上歡樂的記憶,在個別乘客的身體里,還潛伏下了病毒。

2月3日,廣東疾控發佈通知稱,最新接報的數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者曾乘坐該趟郵輪。廣東疾控呼籲該趟郵輪所有人員第一時間聯繫居住城市的疾控中心進行報備,並配合疾控人員的後續工作。

截至2月7日,此趟「世界夢號」的乘員中,新冠肺炎確診病例已達7例,分佈在廣東肇慶、江門、廣州、珠海、東莞,其中1例已出現家庭聚集性疫情。

目前,「世界夢號」郵輪已返回香港,在檢疫工作未完成之前,沒有特區衛生署許可,全部乘客及員工都不能下船。

危險無人察覺

韓昕佟抵達廣州這天,正是臘月二十五,南沙區迎春花市開幕,但當天的一團冷空氣卻帶來了零星的小雨,讓剛剛回升的氣溫降到了19℃。碼頭上的人大多穿着長袖外套、棉襖,韓昕佟在短袖外面套了馬甲和牛仔外套,仍然感到些許涼意,這讓她有些失落,「包里一堆漂亮裙子都沒派上用場。」

不過,登船後,她的鬱悶一掃而光,「世界夢號」的奢華令她大開眼界。

據官網介紹,「世界夢號」作為香港星夢郵輪旗下的第二艘豪華郵輪,長335米、寬40米,共有18層甲板,客房數量1686間,船上配備了免稅購物商場、劇院、水上滑梯樂園等多項大型娛樂購物設施。


「世界夢號」上的6條水上滑梯。圖片來源:星夢郵輪中國官網

韓昕佟當晚就跑到自助餐廳大吃了一頓,「7、8、16層都有免費的自助餐廳,特別大,那麼晚吃飯的人也不少,符合我『逛吃逛吃』的想法。」

當天一起登船的,還有來自肇慶市端州區的一家三口——33歲的江某與丈夫、大兒子;來自東莞的一對母女,母親59歲,女兒33歲,遼寧大連人,常住東莞虎門鎮;來自珠海市金灣區的一位65歲的男性和家人。另外,還有108名乘客來自湖北,其中28人來自武漢。

他們或自駕、或長途跋涉來到南沙港碼頭,登上「世界夢號」郵輪,期待着在碧海藍天之間,與家人一起迎接新春的到來。

當晚,乘客們全部登船後,28歲的江門市大鰲鎮人吳一霖(化名)下船了。據江門市衛健局後來的通報,吳一霖長期獨住在廣州番禺區出租屋內,近期沒去過武漢,平時從事網絡推銷工作,偶爾會到「世界夢號」郵輪上臨時兼職做地勤工作。

1月19日這天,吳一霖在郵輪上工作到晚上9時30分,當時,乘客們登船已有1個半小時。

不過,韓昕佟當時無暇關注這一切,她和家人很快沉浸到了度假的愉悅中。他們訂了兩間能看到海景的露台客房,白天的時候,甲板上到處是人,「小孩喜歡呆在露天泳池裡,玩水上滑梯;有些坐輪椅的老年人喜歡坐在戶外電影院看電影;中年人喜歡扶着圍欄擺各種造型拍照片。」

唯一讓她覺得有些不方便的是,當船漸漸駛離岸邊靠近公海,手機信號一格一格地弱了下去。最後,「只剩下支付寶一個軟件可以收付款,可以發簡單的對話,連圖片都發不了。」

「世界夢號」提供有償的網絡流量服務,一位船員告訴新京報記者,「船上Wi-Fi可以買,但是特別貴,80塊錢才1個G的流量,基本沒人買。」

韓昕佟一家五口都沒買。沒有網絡並沒對她造成困擾,相反,她樂得享受這種無網的「清閑」世界,「在船上就是躺着、晃着、吃着。」

疫情悄然來襲

1月21日一早,「世界夢號」抵達越南中部城市芽庄,全船乘客上岸遊玩一天。

換上了越南當地的手機卡,恢復了有網的生活,韓昕佟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刷微博。她看到,微博上到處都是關於鍾南山院士稱「新型冠狀病毒確認可以『人傳人』」的消息,湖北省外也開始報告新冠肺炎的確診和疑似病例。

而在「世界夢號」啟程之時,已通報的新冠肺炎病例還僅存於武漢一地,專家稱疫情「可防可控」。韓昕佟告訴新京報記者,「我用微博挺多的,但是上船之前對這個病可以說是完全沒概念,也不覺得跟我有關係。」

眼看着疫情有加重的趨勢,韓昕佟開始考慮,「是不是應該戴個口罩?」

芽庄不大,短暫的遊玩期間,韓昕佟沒找到賣口罩的地方。晚上回到「世界夢號」上,她發現船上唯一一個日本葯妝店的口罩已經賣空了。

不過,當時船上仍然沒有人戴口罩。韓昕佟記得,1月21日晚上,甲板上的氣氛仍然熱鬧非凡,17層游泳池邊舉辦的音樂派對還在狂歡,就像個「大型蹦迪現場」,百餘號人隨着音樂搖擺。


「世界夢號」上,夜晚演出還未開始,露天表演區已經圍滿了乘客。受訪者供圖

在這天,吳一霖離開了他在廣州的出租屋,先後輾轉地鐵、長途汽車、公交車,返回江門市新會區大鰲鎮家中,與父母團聚。

1月22日一早,「世界夢號」抵達越南峴港。一下船,大家立刻打開手機查看,發現疫情進一步加劇了。新冠肺炎確診病例已由前一日公布的291例增加到了440例,出現病例和疑似病例的省份也在逐漸增多。

討論疫情的乘客明顯多了起來,當天的行程中有一項是40分鐘的超市採購,乘客們不約而同地去買口罩,韓昕佟的母親買到了30隻。

不過,當晚8點多回到船上,韓昕佟注意到,除了零星的幾個乘客,絕大部分人還是沒戴口罩,「可能大家都覺得還沒那麼嚴重吧,而且都覺得肺炎只存在於國內,船上暫時還挺安全。」

郵輪繼續航行,再次失去網絡的一天里,肺炎疫情形勢發生急劇變化。1月23日凌晨2點,武漢市宣布自10時起全市城市公交、地鐵、輪渡、長途客運暫停運營,機場、火車站離漢通道暫時關閉。浙江、廣東、湖南也陸續啟動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一級響應。

但在船上,那幾天並沒有特別的消毒措施,韓昕佟說,「平時房內的基本清潔就是倒倒垃圾、放放衛生紙,甚至房間地毯也沒有用吸塵器吸過。」

很快,五晚六天的行程結束了。1月24日一早,「世界夢號」回到廣州南沙港碼頭。走出船艙時,包括韓昕佟一家在內的所有乘客都戴上了口罩,「很多船上的工作人員也第一次戴上了口罩」。

下船時,氣氛驟然緊張了起來。碼頭停了兩台救護車,還有幾位穿着白色防護服的醫護人員走來走去,有工作人員給每位乘客的手上噴了消毒水,還測量了部分乘客的體溫,「我家測了我姥姥」,韓昕佟說,當時大家感到,「確實異常了。」

下船後,乘客們各自回家。肇慶的江女士一家三口、東莞的母女二人、珠海的65歲男性和家人都自駕回家。韓昕佟一家則因為機票的緣故,在廣州繼續呆了幾天。


1月24日一早,「世界夢號」抵達廣州,南沙碼頭上停了兩台救護車,旁邊是穿着白色防護服的醫護人員。受訪者供圖

乘員陸續發病

在「世界夢號」返回廣州南沙港之前,就已經有不止一人出現了身體不適。

據此前媒體報道,南沙海關稱,他們接到船醫報告,來自肇慶的江女士曾在1月20日出現發熱癥狀,服用退燒藥後,次日複測體溫37℃,此後未再發燒。

下船時,江女士接受了新冠肺炎排查,但在當時並未被認定為異常。據廣州南沙區宣傳部給新京報記者的書面回復,1月24日「世界夢號」郵輪靠岸後,南沙海關對所有入境旅客和船員進行體溫監測和醫學巡查,對18名現症發熱旅客、7名航程中有發熱史但入境時體溫正常的旅客(含肇慶病例)、6名密切接觸者及船代公司報告的重點旅客進行了流行病學調查、醫學排查和採樣送檢,「當晚結果反饋新型冠狀病毒核酸檢測結果均為陰性。」

然而,根據肇慶市衛健局的通報,江女士在下船第二天(1月25日)就再次出現發熱癥狀,1月31日入院就診,2月1日確診為新冠肺炎。

航程中出現不適的乘客不止她一個。據珠海市衛健局通報,來自珠海金灣區65歲的男性乘客在1月23日就已發病,因通報信息有限,尚不清楚他當時出現了哪些具體癥狀,也無從得知他是否在上述31人之列。

離開「世界夢號」回家後,這位珠海男性的身體顯然並未恢復,兩天後,他乘坐私家車到珠海市紅旗醫院就診,此後又去金灣醫院就診,2月2日由120救護車轉至中大五院隔離治療,目前已經確診。

返回江門大鰲鎮老家的吳一霖也在1月23日發病。據江門市衛健局後來的通報,1月23日凌晨,吳一霖開始出現發熱、乏力等癥狀。他在當晚步行到大鰲衛生院門診看病,在此後5天內一直在該衛生院的門診注射室輸液,1月28日晚8時被收入大鰲鎮衛生院一樓4室單間住院治療,連續多日未見好轉。

他於2月1日被確診為新冠病毒肺炎,目前已轉入江門市中心醫院進行定點隔離治療。

通報中詳細回溯了他從1月21日返鄉到1月28日住院這8天內的行程。和無數個春節返鄉的年輕人一樣,他到處走親訪友,去過二姑家,和二姑、大表哥、二表哥家人共進午餐和晚餐;和妹妹一家三口聚餐;去大姑家拜年,與6名親戚同處一屋聊天;他和多位朋友、老鄉聚會,還曾騎摩托車載一位朋友回家;或許是對自己的外形不滿意,他還去了江門市新會區司前人民醫院整牙。

通報里特別提到,吳一霖在與家人、親戚、朋友共聚時均未佩戴口罩。


2月4日,江門市衛健局發佈最新新冠肺炎確診病例吳X霖的詳細情況,他曾在「世界夢號」郵輪上做兼職地勤。

江門市衛健局通報表示,根據流行病學調查結果,暫時確定吳一霖密切接觸者21人。目前,江門市衛健部門已全部聯繫上這21名密切接觸者,其中,對18名密切接觸者集中隔離觀察,將有關情況通報其餘3名密切接觸者所在地防控指揮部跟進。

江門市新冠肺炎防控指揮部呼籲,與吳一霖同時段、同環境的接觸人員,要第一時間報所在社區、村居登記,由各社區、村居向市衛健部門報告並持續跟蹤登記人員的身體情況,或致電當地防疫部門電話登記和諮詢檢測就診方法,並請自行居家隔離觀察14天,堅持每天2次(上下午各1次)測量體溫。

2月4日,吳一霖曾去整牙的司前人民醫院一位工作人員告訴新京報記者,收到消息後,「跟他有過接觸的牙科醫生、放射科醫生、五官科醫生都已經接受了核酸檢測,都是陰性。他在這邊逗留時間很短,接觸至今已經13天,醫生們沒有任何癥狀。」

新京報記者致電吳一霖確診前曾輸液、住院9天的大鰲衛生院,一位負責人告訴新京報記者,吳一霖就診期間,因其出現發熱、咳嗽等癥狀,院方也曾詢問過他是否有過湖北、武漢的接觸史,「他說沒怎麼接觸過外地人。」該負責人並未透露大鰲衛生院目前是否有醫護人員感染或者隔離。

大鰲鎮東升村一位村幹部表示,村裡從1月20日開始宣傳疫情防控,取消了大型活動,通過全村廣播、電子熒屏滾動提示、派送宣傳單等形式,告訴村民防控疫情。

對於吳一霖的返鄉情況,這位村幹部表示,他知道吳一霖平時在外打工,但並沒有他的聯繫方式,對其何時回村、何時離開「不清楚」。

從「世界夢號」郵輪離開後,來自東莞的母女二人也被確診。據東莞市衛健局通報,返回虎門家中後,1月24日,母親出現發熱、肌肉酸痛等癥狀,自行服藥後無明顯好轉;1月26日,女兒出現咳嗽癥狀。2月2日,兩人入院隔離治療後轉入市第九人民醫院治療,目前均已確診為新冠肺炎。

肇慶的江女士一家更是已出現家庭聚集性疫情。據肇慶市衛健局通報,除了曾經登船的江女士、丈夫、大兒子外,江女士的婆婆、公公、3歲的小兒子也都被確診。

韓昕佟一家則比較幸運,十幾天過去了,他們沒有出現任何不適癥狀。

在廣州滯留的三四天里,她看到疫情的防控越來越嚴格,地鐵、機場全都配備了測溫儀,進站、出站都要測量體溫。全家人都保持高度警惕,經常洗手,一離開酒店房間就佩戴口罩。回到老家後,他們也按照要求,主動呆在家中自我隔離。

2月7日,廣州南沙區委宣傳部回復新京報記者表示,「世界夢號」郵輪於1月24日靠岸,距今已11日,該病毒的潛伏期是14日,至今尚未發病的人員感染的機會越來越小,群眾不必過度恐慌,按照專業部門的指引積極配合即可。


韓昕佟回家後,依然保留着郵輪上的袋子。受訪者供圖

郵輪暫停運營

從廣州南沙港落客後,「世界夢號」返回香港。兩天後的1月26日,文化和旅遊部辦公廳發佈「關於全力做好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暫停旅遊企業經營活動的緊急通知」,稱「即日起,全國旅行社及在線旅遊企業暫停經營團隊旅遊及『機票+酒店』旅遊產品。」

廣州南沙區委宣傳部回復新京報記者稱,「世界夢號」原擬於1月26日從南沙港出發旅客3730餘名,其中約有湖北籍旅客200名。經過有關部門與郵輪方面的協調溝通,該郵輪公司取消了該航次,並對購買船票的遊客實施全額退票或改簽處理。

星夢郵輪公司也於2月2日發佈聲明,為了積極響應政府遏制疫情蔓延的各項措施,已於1月26日起,暫停旗下所有郵輪在中國內地的運營以及暫停所有中國籍員工的流動與更替。

不僅星夢郵輪,新京報記者查閱發現,目前已有皇家加勒比郵輪、歌詩達郵輪等多家郵輪公司發佈公告,暫停從中國母港出發的部分航次,並推出相應的退改簽保障政策。

不過,雖然停止了在中國內陸的運營,該艘「世界夢號」仍然在其他地區航行。

員工小愛(化名)告訴新京報記者,1月26日早九點,「世界夢號」從香港出發,開始了5夜6日的「蘇比克-馬尼拉」航次。在海上航行一日後,「世界夢號」於1月28日抵達菲律賓港口馬尼拉,「遊客基本都下船去玩了」,下午從馬尼拉開船,1月31日回到香港。

當晚8點,「世界夢號」又馬不停蹄地開始了周末短途游,晚上8點多從香港出發,在海上停留一日後,2月2日早返回香港。

2月4日凌晨,與新京報記者聊天時,小愛已經在「台灣游」的航線中。2月2日,郵輪從香港出發,途經台灣基隆、高雄,於5日返回香港。小愛稱,「2月4日停靠在高雄港時,因防疫工作不準乘客下船。我們只停了一會兒就走了。」

隨着多起與「世界夢號」相關確診病例的出現,郵輪上加強了防控工作。小愛說,從1月27日開始,船方對船內進行了消毒,建議工作人員全部佩戴口罩,每天測量體溫,給員工發送一次性手套,要求工作時佩戴。

不過,小愛仍然有點擔心,船上人員密集,娛樂場里「很多不戴口罩的,還有上了年紀的老人。」她現在最怕的就是聽到有人咳嗽。

在結束台灣遊行程後,「世界夢號」於2月5日一早返回香港。據香港電台報道,特區港口衛生科工作人員上船進行了衛生檢疫,在檢疫工作未完成之前,沒有衛生署許可,全部乘員都不能下船。


2月5日一早,「世界夢號」抵達香港,員工通過船上電視收看特區港口衛生科工作人員對郵輪檢疫情況。受訪者供圖

港口衛生科員工收取船上1800多名乘客及1800多名船員的健康申請表,了解病徵,並為每一名人士進行體溫檢測。初步資料顯示,3人聲稱發過燒但已退燒,其中一人對乙型流感呈陽性反應,這3人都已被送往公立醫院隔離及進行新型肺炎測試。截至目前,尚未有結果公布。

小愛告訴新京報記者,2月4日深夜,船上召集船員開會,通知待檢疫結束乘客全部下船後,「世界夢號」將暫停運營,所有工作人員屆時將在船上進行隔離。目前,他們仍在船上等待結果。小愛有些忐忑地說,「現在,我只想知道這三人會不會確診。」(新京報)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不满攻击英国皇室 保守党议员吁剥夺哈里梅根皇室头衔

日富豪前泽友作8人绕月名单公布 BIGBANG成员T.O.P入选

28岁男子与“C朗撞样” 搬到英国后人生起飞 表示:个个都爱我 

总是饥肠辘辘?找出你无法停止进食的隐秘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