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鲁多听证会上表示 《紧急法》一开始就在脑海深处

加拿大都市网

杜鲁多周五在渥太华的公共秩序紧急委员会作证。加通社资料图

杜鲁多周五在渥太华的公共秩序紧急委员会作证。加通社资料图)

【加拿大都市网】针对联邦政府使用《紧急法》(Emergency Act)结束自由车队(Freedom Convoy)货车司机抗议和封锁的全国性研讯,总理杜鲁多(Justin Trudeau)周五(25日)的证词,为6周的听证会划上了句点。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杜鲁多表示,使用《紧急法》来应对长达数周的自由车队抗议活动的想法,“从一开始就在我们的脑海深处”,但他还指,并“没有认真考虑过”。

他作证说,随着两个过境点的局势“失控”并有“发生暴力的可能性”,执法部门“失去了对局势的控制”,后来才“认真”权衡,很明显“根本没有计划”。

他反驳去年冬天渥太华警方即将执行一项计划以清除反新冠限制占领的说法,称该计划“根本不是计划”。

公共秩序紧急委员会(Public Order Emergency Commission)的公开研讯,经过6周戏剧性的证人供证后,杜鲁多今天出庭作证,该委员会针对联邦政府2月14日援引《紧急法》(Emergency Act)展开全国性研讯第一次辩护。

该委员会此前听说,在最初的混乱和功能失调之后,渥太华警察局、安省警方和加拿大皇家骑警于前一天聚集在一起制定了一项行动计划。

杜鲁多周五作证时说“我们一直听说有一个计划”,但他指“我会建议人们看看那个实际的计划,那根本不是计划”。

杜鲁多说,他听到的文件主要是关于使用联络官缩小抗议活动的范围,执行细节“将在稍后确定”。

他进一步表示,“即使是最慷慨的描述也不是他们将如何结束占领的计划”。

警方可否在没有《紧急法》的情况下处理人群聚集,在调查中被多次提出,因为专员鲁洛(Paul S. Rouleau)想确认调用《紧急法》是否真的是最后手段。

在盘问期间,加拿大宪法基金会的律师乔杜里(Sujit Choudhry)引用了2月13日渥太华警方的计划,并指出其8页已被完全编辑。

乔杜里要求不要对这些页面进行编辑,但被拒绝了。他说,“总理,我可以这样告诉你吗?你说我们应该阅读计划,但我想你会同意我们不能”。

杜鲁多答,“确实如此”,并补充“我还没有看过计划书”。

根据调查人员看到的一封电子邮件,在援引《紧急法》的前夜,加拿大皇家骑警总长露姬(Brenda Lucki)认为警方尚未用尽“所有可用工具”。

《紧急法》规定,国家紧急状态是“根据加拿大的任何其他法律都无法有效应对”时,所采取的一种紧急和危急的暂时性情况。

杜鲁多说,这是问题的一部分,并不是所有的工具都被使用。

V6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男子中13亿彩票,花4000万帮朋友买房,每周花84万做慈善,可惜很快人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