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鲁多拜登首次视频双边会具体谈了些啥?

加拿大都市网

(■■(左起)杜鲁多率领副总理方慧兰及外交部长嘉诺,出席视像会议。加通社)

总理杜鲁多与美国总统拜登周二下午举行首次面对面的视像双边会议,讨论有关两国未来关系的“伙伴路线图”。两人称两国会共同努力,确保两名在中国被拘禁的加人斯帕弗(Michael Spavor)及康明凯(Michael Kovrig)早日获释,共同对抗违反普世权利及民主自由的行为。

白宫形容该路线图为“政府整体关系的蓝图,这是建基于我们共有的价值观,及在双方关注的事情上合作的信念”,当中勾勒两国如何合作对抗新冠疫情、重建经济、应对气候转变、促进多元政策、加强保障国家安全及建立国际同盟。

视像会议长约两小时,有双方内阁高层成员参与,包括美国副总统贺锦丽(Kamala Harris)、本国副总理兼财政部长方慧兰、外交部长嘉诺(Marc Garneau)及驻美大使希尔曼(Kirsten Hillman)等。会议于东岸时间下午4时展开,首先由两国元首展开对谈,约50分钟后内阁阁员加入会议,讨论国防、天然资源、公共安全、贸易、运输及环保等多个议题。会前预料双方亦可能谈及疫苗供应及对全球提供疫苗援助,以及在美方撤销基石(XL Keystone)输油管项目后两国的能源计划,还有因中国违反人权而日益紧张的对华关系等。

美方高层官员透露,他们对两国在经历特朗普政府管治下的紧张关系后,重回外交正轨感到乐观。

未直接提及基石输油管

加美两国领导人在会后公布,两国会共同努力,确保两名正在中国被拘禁的加拿大人斯帕弗及康明凯早日安全获释。

拜登在与杜鲁多进行视像会议后说,“他们是人,不是用来讨价还价的筹码。我们会继续合作,直至他们安全回来。加拿大与美国会站在一起,对抗违反普世权利及民主自由的事。”拜登未有透露协助本国取得两名加拿大人释放的具体方法。杜鲁多对他承诺协助两名在囚加人表示感谢。“毫无疑问,我们正面对艰难的时刻,但我们并非独自面对。加拿大和美国是彼此最亲密的盟友,也是最重要的贸易伙伴及老朋友。”

杜鲁多及拜登亦谈及疫情后的经济复苏,拜登表示两国将紧密合作,确保强劲的经济复苏,令每个人都得以受惠。杜鲁多指,当今首要任务是保持民众安全及结束新冠疫情。“由保持物流供应畅通及支援科技研发,到透过国际机构联结各方力量,我们在这场战斗中总是站在一起的。”

两人于会后没有直接提及基石输油管被拜登撤销的问题,暂时未能确定双方在会上有否谈及此议题。杜鲁多在会后说,“鉴于有数以百万计的家庭依赖两国合作,这是我们必须做的工作。以能源业为例,本国的能源工人为两国的国民提供能源,这正好说明这方面的合作对双方都有利。”

■■杜鲁多和拜登会后发表视像联合声明。 加通社

欢迎美国重返《巴黎协议》

两人在会上有谈及环保议题,杜鲁多在会议开始时欢迎美国重返《巴黎协议》,并赞扬拜登在上任后立即踏出应对气候转变的重要一步,形容在过去数年久违了美国的领导。

按照传统,美国总统在上任后的首次外访均以加拿大为目的地,前总统特朗普打破了这惯例,他在上任一年多后才在出席G7高峰会时短暂到访本国。今年由于疫情关系,拜登与杜鲁多的会面改以视像会议形式进行,两人于上月曾作电话通话,为拜登首次以总统身份与外国领导人正式对话。

能否化解矛盾 还看具体政策

杜鲁多与拜登举行首次面对面的视像双边会议,就国防、贸易、气候变化等多个议题展开探讨。有学者表示,会谈对双边关系而言是积极乐观的,但是否能够解决两国之间的一些关键问题,仍有待后续具体细节与政策。

西门菲沙大学(SFU)政治学者佩斯特(Stewart Prest)周二接受《星岛日报》记者访问时表示,这次会谈传递出的一个信号,是加美正在恢复到“老盟友”的关系。

正恢复“老盟友”关系

他指出,加美关系的恢复,也为解决两国之间一些问题带来契机。相较于特朗普时期,拜登政府会更用心聆听本国的诉求,尽管不会给诸如贸易争端等问题马上带来改变,但可以期待更良好的改善。

拜登早前就表示会致力巩固与盟友的关系,支持自由贸易,因此相信会采取更温和的政策,对加国应该是有利的。

佩斯特还指出,整体来看,尽管此次探讨的议题仍十分有限,但随着两国之间更多成熟的对谈,可以在诸多问题上的合作创造条件,带来稳定关系,成为加拿大更可靠的盟友。他举例指,拜登此次表明立场,称会确保两名正在中国被拘禁的加拿大人更早日安全获释,这与特朗普时期采取的态度是不同的。

总部位于多伦多的和平与外交研究所亚洲项目顾问姜闻然亦认为,拜登明确指出会要求中国释放两个加拿大国民,是“可以期待的”,但会以什么方式进行,包括是否会给孟晚舟引渡案带来解决方向,是否会给加美、加中、美中关系带来转折,都还需要看接下来的具体措施与发展方向。

未能判定维族问题“跟随美国”

而继美国后,本国众议院于周一投票通过一项由保守党提出的无约束力动议,认定中国对新疆维吾尔族进行“种族灭绝”,有人认为这是加拿大亲美并破坏与中国关系的表现。对此,姜闻然分析,该议案是众议院投票,而非政府内阁,杜鲁多也没有出席投票,要与政府的“行政政策”区分,现在判定加拿大政府是要“跟随美国”,还为时过早。

单从加美关系来看,此次两个国家的领导人举行双边会议,拜登在会上也提到了与加拿大的亲近关系,未来在外交层次上双边关系的全面恢复,都是令人感到积极乐观的。

但值得关注的还是随着两国关系的恢复, 能否解决一些具体问题,包括当前疫情下所需的疫苗供应与运输,以及前总统特朗针对加拿大软木产品、贸易等问题上的政策,将来拜登是否会继续,都还有待观察。

根据Nanos Research的一项最新调查发现,有66%加人对美国作为盟友有正面(30%)或较正面(36%)的看法;持负面或较负面看法的受访者则分别占5%和15%。这一结果与特朗普执政时期的2019年调查数据有明显不同。当时,仅有44%的受访者对盟友美国持正面(19%)或较正面(25%)的看法;持负面或较负面看法的受访者则分别占17%和27%。
星岛记者报道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什么游行示威能让杜鲁多与妻子齐齐参加?

杜鲁多出席东盟峰会 深化加拿大与东南亚关系

杜鲁多称警方计划结束自由车队抗议“根本不是计划”

杜鲁多接种加强针+流感疫苗!呼吁民众开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