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魯多拜登首次視頻雙邊會具體談了些啥?

加拿大都市网

(■■(左起)杜魯多率領副總理方慧蘭及外交部長嘉諾,出席視像會議。加通社)

總理杜魯多與美國總統拜登周二下午舉行首次面對面的視像雙邊會議,討論有關兩國未來關係的「夥伴路線圖」。兩人稱兩國會共同努力,確保兩名在中國被拘禁的加人斯帕弗(Michael Spavor)及康明凱(Michael Kovrig)早日獲釋,共同對抗違反普世權利及民主自由的行為。

白宮形容該路線圖為「政府整體關係的藍圖,這是建基於我們共有的價值觀,及在雙方關注的事情上合作的信念」,當中勾勒兩國如何合作對抗新冠疫情、重建經濟、應對氣候轉變、促進多元政策、加強保障國家安全及建立國際同盟。

視像會議長約兩小時,有雙方內閣高層成員參與,包括美國副總統賀錦麗(Kamala Harris)、本國副總理兼財政部長方慧蘭、外交部長嘉諾(Marc Garneau)及駐美大使希爾曼(Kirsten Hillman)等。會議於東岸時間下午4時展開,首先由兩國元首展開對談,約50分鐘後內閣閣員加入會議,討論國防、天然資源、公共安全、貿易、運輸及環保等多個議題。會前預料雙方亦可能談及疫苗供應及對全球提供疫苗援助,以及在美方撤銷基石(XL Keystone)輸油管項目後兩國的能源計劃,還有因中國違反人權而日益緊張的對華關係等。

美方高層官員透露,他們對兩國在經歷特朗普政府管治下的緊張關係後,重回外交正軌感到樂觀。

未直接提及基石輸油管

加美兩國領導人在會後公布,兩國會共同努力,確保兩名正在中國被拘禁的加拿大人斯帕弗及康明凱早日安全獲釋。

拜登在與杜魯多進行視像會議後說,「他們是人,不是用來討價還價的籌碼。我們會繼續合作,直至他們安全回來。加拿大與美國會站在一起,對抗違反普世權利及民主自由的事。」拜登未有透露協助本國取得兩名加拿大人釋放的具體方法。杜魯多對他承諾協助兩名在囚加人表示感謝。「毫無疑問,我們正面對艱難的時刻,但我們並非獨自面對。加拿大和美國是彼此最親密的盟友,也是最重要的貿易夥伴及老朋友。」

杜魯多及拜登亦談及疫情後的經濟復蘇,拜登表示兩國將緊密合作,確保強勁的經濟復蘇,令每個人都得以受惠。杜魯多指,當今首要任務是保持民眾安全及結束新冠疫情。「由保持物流供應暢通及支援科技研發,到透過國際機構聯結各方力量,我們在這場戰鬥中總是站在一起的。」

兩人於會後沒有直接提及基石輸油管被拜登撤銷的問題,暫時未能確定雙方在會上有否談及此議題。杜魯多在會後說,「鑒於有數以百萬計的家庭依賴兩國合作,這是我們必須做的工作。以能源業為例,本國的能源工人為兩國的國民提供能源,這正好說明這方面的合作對雙方都有利。」

■■杜魯多和拜登會後發表視像聯合聲明。 加通社

歡迎美國重返《巴黎協議》

兩人在會上有談及環保議題,杜魯多在會議開始時歡迎美國重返《巴黎協議》,並讚揚拜登在上任後立即踏出應對氣候轉變的重要一步,形容在過去數年久違了美國的領導。

按照傳統,美國總統在上任後的首次外訪均以加拿大為目的地,前總統特朗普打破了這慣例,他在上任一年多後才在出席G7高峰會時短暫到訪本國。今年由於疫情關係,拜登與杜魯多的會面改以視像會議形式進行,兩人於上月曾作電話通話,為拜登首次以總統身份與外國領導人正式對話。

能否化解矛盾 還看具體政策

杜魯多與拜登舉行首次面對面的視像雙邊會議,就國防、貿易、氣候變化等多個議題展開探討。有學者表示,會談對雙邊關係而言是積極樂觀的,但是否能夠解決兩國之間的一些關鍵問題,仍有待後續具體細節與政策。

西門菲沙大學(SFU)政治學者佩斯特(Stewart Prest)周二接受《星島日報》記者訪問時表示,這次會談傳遞出的一個信號,是加美正在恢復到「老盟友」的關係。

正恢復「老盟友」關係

他指出,加美關係的恢復,也為解決兩國之間一些問題帶來契機。相較於特朗普時期,拜登政府會更用心聆聽本國的訴求,儘管不會給諸如貿易爭端等問題馬上帶來改變,但可以期待更良好的改善。

拜登早前就表示會致力鞏固與盟友的關係,支持自由貿易,因此相信會採取更溫和的政策,對加國應該是有利的。

佩斯特還指出,整體來看,儘管此次探討的議題仍十分有限,但隨着兩國之間更多成熟的對談,可以在諸多問題上的合作創造條件,帶來穩定關係,成為加拿大更可靠的盟友。他舉例指,拜登此次表明立場,稱會確保兩名正在中國被拘禁的加拿大人更早日安全獲釋,這與特朗普時期採取的態度是不同的。

總部位於多倫多的和平與外交研究所亞洲項目顧問姜聞然亦認為,拜登明確指出會要求中國釋放兩個加拿大國民,是「可以期待的」,但會以什麼方式進行,包括是否會給孟晚舟引渡案帶來解決方向,是否會給加美、加中、美中關係帶來轉折,都還需要看接下來的具體措施與發展方向。

未能判定維族問題「跟隨美國」

而繼美國後,本國眾議院於周一投票通過一項由保守黨提出的無約束力動議,認定中國對新疆維吾爾族進行「種族滅絕」,有人認為這是加拿大親美並破壞與中國關係的表現。對此,姜聞然分析,該議案是眾議院投票,而非政府內閣,杜魯多也沒有出席投票,要與政府的「行政政策」區分,現在判定加拿大政府是要「跟隨美國」,還為時過早。

單從加美關係來看,此次兩個國家的領導人舉行雙邊會議,拜登在會上也提到了與加拿大的親近關係,未來在外交層次上雙邊關係的全面恢復,都是令人感到積極樂觀的。

但值得關注的還是隨着兩國關係的恢復, 能否解決一些具體問題,包括當前疫情下所需的疫苗供應與運輸,以及前總統特朗針對加拿大軟木產品、貿易等問題上的政策,將來拜登是否會繼續,都還有待觀察。

根據Nanos Research的一項最新調查發現,有66%加人對美國作為盟友有正面(30%)或較正面(36%)的看法;持負面或較負面看法的受訪者則分別佔5%和15%。這一結果與特朗普執政時期的2019年調查數據有明顯不同。當時,僅有44%的受訪者對盟友美國持正面(19%)或較正面(25%)的看法;持負面或較負面看法的受訪者則分別佔17%和27%。
星島記者報道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数据说话!加拿大这些省很多房子不是用来住的

保护隐私!多市警方今起只公布失踪人士名字及年龄

皮尔区一女子中枪 纵火男再被控企图谋杀!

联邦部门解雇了49名在职期间申请CERB福利金的雇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