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幣再次單周下跌20%,「泡沫論」又起

加拿大都市网

作者 | 第一財經 殷怡

  在這波下跌潮中,投資者的心理相比去年的各大下跌潮,已經發生了明顯的變化。

  今年以來,隨着全球各國對虛擬貨幣和ICO的監管持續收緊,比特幣等虛擬貨幣持續下跌。北京時間3月15日晨間,比特幣價格再度跌破8000美元,近一周以來,比特幣跌幅已擴大至20%,這已經是2018年以來第二次單周下跌20%。

  對於比特幣投資者來說,又一次需要直面拋還是不拋的問題。第一財經記者在採訪中了解到,在這波下跌潮中,投資者們的心理相比去年的各大下跌潮,已經發生了明顯的變化。

  一位持有約200枚比特幣的礦工告訴第一財經,他在今年1月份的時候高價出售了幾台礦機,因為意識到挖礦產業在國內監管層的打壓之下,前景已經不被看好。而在3月初,他又賣出了手中大約50枚比特幣,買幣收入摺合成人民幣近400萬元。「2013年和朋友一起買礦機挖幣玩,聽說會漲,成本也不高,就跟着玩。我們這種純投資的和那些有『信仰』的不一樣,能賺這麼多已經是出乎意外了。」該礦工說。

  同時,從與另外幾位比特幣持有者們的採訪中,記者也能明顯感受到他們對比特幣的信心有所下降。某投資告訴記者,去年境內監管剛開始收緊的時候,大家都覺得沒什麼,比特幣全世界都可以玩,中國不讓交易了還可以去境外交易。但這次不一樣,全世界現在都開始管了,美國、韓國、日本還有一些小國家,都很嚴格,不管是挖礦還是交易都受到嚴重影響,去年那種行情肯定不會再重演了。

  數字資產研究公司(Digital Asset Research)高級分析師盧卡斯·努齊(Lucas Nuzzi)表示:「公眾現在意識到,比特幣並非一種無風險、迅速致富的投資機會,大家的興趣已經減弱。」

  泡沫論又起

  和個人投資者一同發生變化的還有機構投資者。高盛在去年底比特幣價格最高的時候,在一份投資者聲明中表示,「為了響應客戶對數字貨幣的興趣,我們正在探索如何為他們提供最好的服務。」2017年12月10日,高盛的比特幣期貨最先在芝加哥期權交易所(CBOE)獲得交易期權,之後也已在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推出。

  不過,今年以來,高盛對比特幣的態度發生巨大轉變,在過去兩個多月的時間內,已經多次發佈重磅警告。高盛私人財富管理集團的首席投資官Sharmin Mossavar-Rahmani日前表示,隨着那些堅定持有者的離場,比特幣正在顯示資產泡沫的所有特徵。尤其是各國對比特幣的應用場景從嚴監管,令其估值與實際應用需求進一步「失衡」。

  上周日,由Sheba Jafari領導的高盛技術分析團隊發佈最新報告表示,比特幣將面臨新一輪的拋售,很可能跌破今年2月份創下的5922美元的年內最低點。

  今年2月,高盛投資研究全球主管Steve Strongin在一份報告中寫道,在過去一個月里,全球加密貨幣市值蒸發了近5000億美元,而情況可能會變得更糟。大多數數字貨幣不太可能以目前的形式存在,投資者應該做好這些貨幣失去所有價值的準備,因為他們被一小部分未來的競爭對手所取代。

  「最近的價格波動表明存在泡沫,而且不同貨幣走向一致的趨勢是不合理的。」Steve Strongin強調。的確,第一財經記者通過對比全球前四大幣種——比特幣、以太坊、瑞波幣和比特幣現金一年以來的漲跌幅趨勢後發現,他們的價格波動自去年9月起,在每一次的下跌行情中,開始下跌和止跌的時點均趨於一致,甚至在一些時段的下跌中,跌幅也趨於一致。

  例如,在3月15日下午和晚間的兩個時段中,全球排名前四的加密貨幣跌幅就基本相仿。

  ▲圖為3月15日下午某一時段前四大數字貨幣的跌幅

  ▲圖為3月15日晚間某一時段前四大數字貨幣的跌幅

  管理着5000億歐元的安聯環球投資認為,比特幣泡沫是什麼時候破裂的問題,而不是會不會破裂的問題。安聯環球全球經濟與策略部門主管霍夫里希特(Stefan Hofrichter)在一篇發文中表示,即使區塊鏈技術可能會給投資者帶來巨大益處,但比特幣的內在價值幾乎為零。

  「比特幣符合資產泡沫的所有關鍵指標,其中包括過度交易,『新時代』理念、過於寬鬆的貨幣環境、缺少金融監管、相關金融產品溫室、高槓桿、成為犯罪分子洗錢工具、價值嚴重被高估等。比特幣狂熱是個典型的泡沫,可能即將破裂。」Hofrichter表示。

  同時,和很多投資界大佬持有的觀點一樣,Hofrichter也認為,比特幣沒有任何內在價值,與國債、證券、紙幣相比,它沒有任何「背書」,也不會產生現金流。

  美國著名經濟學家魯比尼(Nouriel Roubini)一直看空數字加密貨幣,並在許多場合稱比特幣為泡沫。他在最近發佈的推文中表示,他認為數字貨幣的價格最終會變成零。他認為如今的「代幣狂熱」,就如同19世紀中期工業革命開始時的「鐵路狂熱」一樣。

  多方數據顯示,公眾對於比特幣的興趣正在大幅減弱。據google trends數據顯示,比特幣搜索量從12月的最高點至今已下滑80%,BitInfoCharts數據顯示,比特幣推文的數量也比去年峰值時期減少了近60%。與搜索量一同下降的還有比特幣的每日交易量。從全球多家頭部比特幣交易所的交易數據來看,比特幣每日的交易量相比2017年12月的高點,已減少了一半,隨着2月6日比特幣價格跌至新低,交易量也跌至谷底。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2月中旬至今,比特幣價格持續反彈,在3月7日時,恢復上漲至11000美元左右。然而,價格上漲卻沒有帶動交易量的上漲,據Coinhills數據顯示,過去24小時,全球比特幣的交易量大約為145萬枚比特幣,約合153.6億美元,這一數字已不足去年12月最高點時的一半。

  幣圈過度炒作牽連區塊鏈圈

  在區塊鏈的世界中,幣圈和鏈圈一直宣稱自己是兩個不同的群里,尤其在監管對幣圈接連打壓之後,鏈圈人更是想「撇清」自己與幣圈的關係。然而,比特幣作為區塊鏈最早期的應用,這兩個圈子又有諸多交叉。

  一位區塊鏈圈人士對第一財經表示,從2015年開始,區塊鏈進入「從無到有」的快速發展期,各行各業紛紛着手試水這一領域,各路投資蜂擁而至使得這個行業的泡沫越吹越大。

  「但進入2018年後,情況就有所變化,很多人發現,當時靠想像寫出來的白皮書其實落地難度很大,一部分是因為即使是性能最佳的以太坊,其底層技術還是有很多缺陷需要改進,另一部分是因為,像此前所熱炒的區塊鏈養雞等項目驗證過後都是『偽區塊鏈』,純粹是在炒概念。」

  再加上在近半年來的時間內,不斷有項目方圈錢跑路的消息傳出,中國監管機構也在去年9月叫停區塊鏈目前最主要的兩大應用——虛擬貨幣交易和ICO,重重打壓使得整個區塊鏈行業受到重創。

  魯比尼表示,許多人目前都對運營一個區塊鏈應用意味着什麼感到困惑。對初始者而言,區塊鏈的效率並沒有現在的數據庫高。當有人說他們在區塊鏈上運行什麼東西的時候,他們通常想表達的意思是他們在運行軟件應用程序的一個實例,它可以複製到許多其他設備當中。

  「區塊鏈本身並不具有革命性,是有史以來被過度炒作的技術之一。」魯比尼還對區塊鏈技術提出了幾點質疑,首先,他認為區塊鏈需要所有的交易都進行認證加密,這經常導致交易速度比傳統交易的速度更慢;其次,區塊鏈不可能消除金融中介機構,因為每一份金融協議都有可能出現被參與方修改或故意違反等不可預見的突發事件,因此在金融領域中適用的區塊鏈應用程序——如證券化或供應鏈監控應用程序,都需要中介,需要行使自由裁量權。

  此外,他還舉例稱,以太坊容易受到有影響力的內部人士的操控,瑞波技術(第三大數字貨幣瑞波幣的底層技術)未來也不可能取代金融機構目前在進行跨境轉賬時使用的SWIFT系統。

  作為瑞波公司客戶之一的渣打銀行,兩年前便已經接入瑞波網絡,利用該網絡為銀行客戶提供跨境轉賬支付服務。但渣打集團首席信息官Michael Gorriz此前在接受第一財經採訪時卻坦言,由於區塊鏈技術目前還在發展階段,因此在交易速度上目前還不盡如人意,同時成本也比傳統的解決方案高。

騰訊新聞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Rogers为收购Shaw扫清障碍 Freedom Mobile转手协议敲定

女子染发赖帐自称是大网红 网民揶揄“网红就不要脸”

金融市场综合:美国通胀数字好 北美市场广泛反弹

爱马仕售16.5万人民币单车 内地上架旋即售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