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硝烟弥漫 玩家恐慌大逃亡

加拿大都市网

■ 比特大陆(Bitmain)是中国比特币开发公司,厂房内共有近2.5万台电脑。资料图片

本报讯 「半个小时,比特币从2万5跌到1万9,心都凉了。」9月14日,当「比特币中国」即将停止所有交易的消息出来后,职业炒币者赵强扶了扶眼镜,发出如此感叹。截至9月16日,火币网、OK Coin 币行、比特币中国三大交易平台均宣布即将停止交易,比特币在中国的场内交易管道近乎全被封死。 19日,另有消息传出,中国打击比特币将进一步升级,海外交易通道也可能被全面封杀。玩家疯狂抛售数字货币资产,人人自危,陷入「末日大逃亡」。

持续暴跌本金腰斩拥趸心凉

「以后不会再碰数字货币。」比特币玩家刘宇说。刘宇9月11日最终选择撤离,回忆起入局始末,他留下一句感叹,「赚的钱早晚得吐回来」。据《新京报》报道,与入局时的暴涨不同,在过去的半个月,刘宇经历了ICO暴跌和比特币大跌,这一次,好运没有再降临到他的身上。从7月到9月,短短两个月时间里,比特币经历了新一轮「过山车式」的暴涨暴跌。

精神紧张 一夜未眠

火币网资料显示,9月1日,比特币价格首度突破3万元,次日,价格最高时达到32350元。从7月16日的1万多突破到9月1日的3万元,比特币仅用了两个多月,不过下跌的速度更快。6天之后,受比特币交易所即将关闭的消息影响,8日币价暴跌,收于25114元,紧接着,新的监管消息迅速发酵,比特币最低时跌至1.9万元左右,暴跌幅度超过万元。

截至19日19时30分,比特币价格为23311元。这让刘宇感到高度紧张,「两个星期,精神高度紧张,心情压抑,9月8号那天我一夜没睡。」

刘宇没有躲过ICO代币暴跌和比特币大跌,参与的ICO项目也以退币收场,现在不仅把之前赚到的钱全部赔光,本金也直接腰斩。

「从此再不碰数字货币」

「我的ICO项目退币,没有躲过ICO代币的大跌,高位买的NEO(一种代币),已经从每枚200元跌到100元,量子链也被交易所下线。 」刘宇回忆,虽然多次「抄底」,但他的数字资产价值仍在缩水。

9月8日,受比特币交易所即将关闭的消息影响,国内比特币价格暴跌。刘宇称,由于ICO代币大跌时,比特币、乙太坊都受到影响,所以他认为市场会缓一缓,于是在比特币价格28000元附近时进场「抄底」。不过新的监管消息迅速发酵,币价大跌,让他的「抄底」成为「站岗」。

刘宇几乎将此前的盈利赔光。 「从此再不碰数字货币。 」刘宇说,他现已清仓,并删除了手机里的APP。

官方关停 「没法玩了」

疯狂的ICO最终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4日,央行等七部门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拉开了监管的大幕,比特币交易所即将关闭的消息随之也流传开来。

14日,中国首家比特币交易所「比特币中国」确认月底停止所有交易业务,次日,火币网、OK Coin也相继发公告,宣布停止所有虚拟币业务。至此,比特币在国内的场内交易管道几乎全被封死。

在几个由普通投资者们组成的微信群里,投资者先是惊愕,然后是质疑、担心,但时常又会被一些比特币创业者转移话题。15日,投资者王帅(化名)终于完成了比特币提现。

此前一周,由于忘记在火币网上的登录密码,王帅一直无法提现。此后,他在工作间隙按照网站提供的流程重新找回了密码。 「没想到当晚火币网就发布了停止人民币交易的公告。」王帅感叹。虚惊一场。

在8日比特币交易所即将关闭的消息传出后,王帅便当即决定抛售手中的3枚比特币,尽管那时币价还在2.4万左右的高位。相比他年初的买入价已经翻了一番。

王帅事后谈到,「我卖掉比特币提现的原因很简单,官方要关停了,基本上就意味着没法玩了。」

中国境内使用比特币方式

玩游戏
把比特币当作一种赌博式的游戏,大概有一半左右的「挖矿」行为发生在中国。与之相对应,中国的活跃的「矿工」会出售比特币,换取人民币支付电费,购买电脑设备以及雇用软件及硬体工程师,这在某种程度上扩大了比特币的支付规模。

投资套利
一些人在购买了比特币一段时间后判断币值上升乏力或者是找到了其他更有吸引力的投资渠道,于是便将比特币卖出。

用于支付
比如在淘宝上购买商品,在线支付酒店等旅游费用。这种用户很多是在中国生活的外国人,他们没有开设中国银行信用卡账户。

境外支付
一些人担心人民币贬值,或是想持有不受通胀和印钞威胁的国际通行货币,所以投资并在境外使用比特币。 来源:BBC

 

卖房炒币 大妈也进场

如果没有监管令,「刘宇们」的财富有可能继续飙升。这背后,是比特币投资者群体由技术「极客」向普通投资者的变迁,随着用户群变大,比特币的价格也在水涨船高。

国内交易平台 Hao BTC 高级运营经理孙纯宇在今年1月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比特币早期的参与者大多是极客技术宅,后来比特币价格不断升高,吸引了一批纯投机的交易者,近几年媒体报道多起来以后,有一些大妈也进场了。

■ 比特币开发公司工作人员在修理「挖矿机」。资料图片

据Hao BTC彼时提供的用户相关资料显示,交易比例在比特币主要用途上占据24%,投资比例达到30%,而支付占据36%。在玩家职业比重上,仍以IT行业和教育行业为主,分别占据38.1%和35.7%。投资者男女比例为男性占比60%。 30-39岁年龄层在玩家年龄分布比例中占据66.1%。

火币网CEO李林在当时也表示,「如今主流投资者把比特币当做纯粹的长线投资产品,和投资股票、期货等行为差别不大。但其中也不乏有投资者对比特币特性并不了解,仅是把比特币当做股票、黄金等投资品进行短线操作。」1991年出生的职业炒币者赵强,在2013年接触到了比特币,当时恰逢国内监管机构对比特币市场进行整顿,币价大跌。赵强认为,去中心化、总量有限的比特币有投资前景,便在币价3000元时入场。

2016年币价逐渐上升,资产翻倍的赵强辞去了网络公司的工作,专职进行比特币交易炒作。一年时间,比特币价格上涨超过3万元,比三年前的价格翻了三倍,也令赵强的资产大幅增值,「一年赚了10年的钱。」赵强说。

在ICO与比特币市场火爆的时期,以信用卡大额套现、银行消费贷款甚至卖房筹资来炒币的人不少。

一位不愿具名的投资者表示,他曾将自己其中一套住房卖掉,以数百万元抄底时价7000元左右的比特币,在今年8月份赚超2000万元。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安省新一轮雷暴来袭!强风+冰雹 下周体感36度!

2022年是加拿大的罢工年?如不给予通胀加薪 可能会有更多罢工

岳云鹏玩游乐场项目露惊恐表情 引网友大笑

本周末“多伦多开放周”必访的15座精美建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