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石赌场内部文件披露豪赌人士大多从事地产业

加拿大都市网

■ 卑诗赌场洗钱情况严重,CRA和警方正调查。图片与本文无关。资料图片 

 

本报记者报道

根据列治文河石赌场(River Rock casino)内部审计文件显示,在该赌场参与大量和可疑现金赌博的多为地产界人士。而且多数高风险的赌徒都是来自中国,由于他们提供的中国翻译姓名,令信息背景核实工作无法完成。另一方面,加拿大税务局(CRA)证实,正与骑警联手对赌场洗钱的现象展开调查。

据Postmedia传媒从河石赌场获取的机密文件显示,2015年该赌场数百个贵宾赌客中,参与可疑现金赌博的人绝大多数从事地产工作,但文件未指明他们是在卑诗省还是在中国从事地产生意。

2016年8月提交给卑诗博彩政策及执行署(Gaming Policy and Enforcement Branch)的内部检讨文件显示,在高限额的贵宾厅中,问题赌客可以用较小面额的钞票购买筹码,然后在赢钱后,兑现大量现金支票离开,从而把黑钱洗白。该文件审查了2.43亿元用于买入筹码的现金,足以显示卑诗赌场正在面临的一些问题。

Postmedia曾花6个月时间收集的信息,勾画出一个华人主导的涉嫌洗钱网络及其运作方式。

针对问题,卑诗彩票公司日前回应指,在2015年,已有超过270个赌客遭禁赌,因为他们对公众安全构成威胁,参与有组织的犯罪活动,获取的资金或从违法行为而来。卑诗彩票公司强调,洗钱和非法赌博对公众安全构成严重隐患。

135赌客购5,310万元筹码

此外,2016年8月的文件中,省府商业博彩审计针对800个大赌客进行调查,以判断这些赌客的职业是否能支撑他们购买大量的赌博筹码。

审计官发现,有135个尊贵赌客是从事地产行业,他们在2015年购买了5,310万元筹码。第二常见的职业就是商人,人数为86个,他们的花费是3,850万元。此外,一些被列在尊贵客户名单上的中国公司,根本就不存在。

“学生”用82万换筹码

审计官对家庭主妇豪赌的情况感到惊讶。有75个“家庭主妇”花费1,430万元购买筹码,成为职业名单中排名前6位的职业。其中还有42个家庭主妇涉及约126个不正常的金融活动。

事实上,像家庭主妇、学生和餐厅应侍,他们的工作根本不足以支持大量的现金买入筹码。例如,在2015年,有一个学生用81.9万元购买了筹码。从这些文件来看,很有可能不少赌客隐藏了真实身分,从而进行了洗钱活动。此外,多数高风险的赌客都是来自中国,由于他们提供的英文翻译姓名,导致信息背景较难合适。

据Postmedia报道,加拿大税务局和卑诗省皇家骑警现已合作展开调查,将对卑诗省赌场中涉及的洗钱行为进行审视。CRA发言人霍夫斯塔德(Heidi Hofstad)表示:“CRA对类似的非法行为非常重视,若中间存在漏洞,则将采取合适的纠正措施,包括将档案递交给加拿大检查机构,以便进行刑事起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