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節特寫:暖男爸爸 工程師為了女兒開校巴

加拿大都市网

育有一名14歲女兒的馮生,曾經是香港地鐵的工程師,收入豐厚,生活安穩,卻在2016年的人生交叉點,做了一個重大的決定。「由香港移民過來加拿大,主要有兩大原因。一是為了女兒的教育和成長,二是希望能改寫自己人生的下半場。」

當年面對香港的教育制度,馮生認為自己的孩子欠缺了獨立思想,「香港的學校和老師只會注重學業成績,加上日常起居飲食都是工人姐姐一手包辦,久而久之女兒漸漸擁有『港孩』的特質,所有事情都只會講不會做,欠缺自理能力,更不用說會幫忙打理家裡的事務。」

除了不滿香港的教育制度,香港的長時間的工作模式也是驅使馮生一家移民的主因。「當時為了工作疲於奔命,想抽時間與女兒共處談何容易。雖說正常辦公時間在白天,但其實是24小時侯命,因夜間同事遇上什麼問題都會馬上聯絡我,在家基本上也是手機不離手的。」

為了工作,馮生曾經歷過一段不足為外人道的日子,「女兒約一歲半時,我需要長時間在澳門工作,一至兩星期才能抽空回家一次。平時都是靠電腦視像來與太太及女兒溝通,誰不知有天回到家裡,女兒竟叫我回到電腦里,因為我在她心目中我只是個『屏幕中人」,並沒有絲毫親切的感覺。」看似很好笑的一番對話,但被女兒拒諸門外的一幕,馮生一直耿耿於懷。那次之後,他便盡量不再為工作離開香港。

塞翁失馬 焉知非福

直到2016年,馮生終作出人生中的重大決定,舉家移民到多倫多,「在香港根本沒可能做到work-life balance,為了工作實在失去太多與家人共處的時間。小朋友長大速度超乎想像,所以便問自己,到底值不值得放下香港所擁有的一切,從新尋找新的生活模式呢?」

答案顯然是:絕對值得。

馮生曾在加國留學,對於適應這邊的生活問題不大,但最大的轉變卻是與太太來個角色大逆轉,搖身變成家庭主夫兼全職爸爸,「我本來就不期望會重操故業,因為這行的工作要求肯定是要長時間投放的。」

馮生認為「男主外,女主內」的概念已經過時,「以前勞動力的社會,是男士主力賺錢,但現今社會講求男女平等,男人同樣可在家做飯帶小孩。」但當上了家庭主夫,畢竟會受到不一樣的目光。「我有時也會想,如果我雙親還在世,他們或許不會認同我的做法。但面對其他親友,卻會讓他們知道我並不是為別人而活,這是我自己選擇的家庭生活,而且過得相當美滿。」

後來找到了兼職校巴司機的工作,馮生是很歡欣的,「因為工作時間跟女兒上學的時間吻合,學校假期也就是我放假的日子,就能時刻都陪伴着她。」縱然自己很享受這份工作,但女兒還未能接受爸爸由本來受人敬重的工程師「降級」成為藍領人士,「她不敢跟同學說自己的爸爸是個校巴司機,可能她年紀還小,希望她長大後便會明白。」

活在當下,並不需要繁華的生活。「以前放假的日子,必會一家人外出旅遊。但事實上,旅遊只是在一個夢幻的世界裏,並不涉及正常生活的層面。現在可不同,放假時一家都樂於留在家中,在後院享受種植花草的樂趣,或到湖邊釣魚,生活簡單但寫意。」

犧牲了在香港多年辛苦建立的事業,目前的收入與從前差天共地,但馮生並沒有後悔當初的決定,「來到加拿大,能時刻體驗與女兒相處。雖然收入只是以往的十分之一,但是開心的指數卻遠超十倍。」

至於父女倆共處的時間最喜歡做什麼?答案竟是:做家務,「我會跟她一起建造些家居小工程,每一天一起成長,經歷的生活,點滴暖在心頭。」

這位暖男爸爸表示,這個父親節將會平淡地過,但願一家人齊齊整整便足夠了。

(圖片由被訪者提供) C02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多伦多时尚艺术界盛事 Fashion Art Toronto 4月回归!

今天加油!安省油价预计涨2分

枪击案现场发表种族言论 多市警员认罪等候处分

安省5岁女孩受欺凌需截肢 家长控学校教育局疏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