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貿易算法有誤 「更強」的美國可能更餓

加拿大都市网

按美國總統特朗普的計算,重新協商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和其他協議,就可以基本彌補本周稍早其內閣提出的大幅減稅對稅收造成的缺口。

但貿易和稅收分析師指出,特朗普的預估可能偏差近十倍,甚至更多。他們稱像周四特朗普接受路透專訪中那樣,以非你即我的二元化方法考慮全球問題是不合理的。

2017年4月28日,加拿大安大略省溫莎市,一輛開往底特律的半挂車將駛上Ambassador大橋。2017年4月28日,加拿大安大略省溫莎市,一輛開往底特律的半挂車將駛上Ambassador大橋。

比如特朗普稱,鑒於目前美國每年對墨西哥貿易逆差達610億美元,如果兩國之間貿易互不往來,那麼美國的狀況會更好,稱「這會為你省下很多錢」。

特朗普對經濟的評估似乎忽略了兩國貿易徹底暫停頓會對兩國產生的其他連鎖反應,包括物價變化、匯率、就業和薪資方面。可以說此舉對部分行業有利,對部分行業有害。美國企業研究院(AEI)貿易專家Claude Barfield稱,很難去預測特朗普計算的凈影響,他的計算在貿易可帶來的好處方面與普遍接受的觀點相悖。

「有關貿易逆差及其所謂負面影響的這些觀點是荒謬的,1980年代以來他一直都是這麼想的,」Barfield說道。Barfield就美墨兩國斷絕關係的假想說道,「這可能會發生,但真要讓此事發生的話,要做的事情會極具破壞力。」由於屆時企業要重組,且消費者需要適應,「你必須考慮相關的一階和二階效應。」

若果真如此,去年向墨西哥出口價值2500億美元商品和服務的美國企業或將失去客戶,還可能要裁員。而那些原本從墨西哥進口的美國企業,如果改選國內供應商,則將可能付出更高成本。美國自墨西哥進口商品或服務價值3230億美元。

墨西哥鱷梨醬沒了,供應鏈也會萎縮

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的貿易分析師Marcus Noland表示,不敢說如果特朗普封死和墨西哥往來,就會給美國「省下」多少錢。這樣做只會因為國內供應商要價更高,而導致消費減少,或是從另一國的進口增多。

「美國人似乎真的很喜歡鱷梨醬,」Noland稱,「但我們將擁有大型溫室、許多鱷梨和酸橙的想法–我們從墨西哥購買而不是在國內生產這些水果的事實告訴你,在國內生產成本較高昂。我們可以停止與墨西哥的貿易,但消費會減少600億美元。」

由於消費在美國經濟中佔有很大比重,因此這樣的結果不是特朗普所希望的,儘管分析師指出,這將是實現貿易平衡的一個辦法。特朗普及其顧問認為貿易平衡極其重要。特朗普向路透稱,「當你具有逆差時,不存在諸如貿易戰這樣的事情。」

大多數經濟分析師並不認為貿易逆差對美國這麼大、而且自給自足的國家能造成太大的影響。尤其是,那種規模的貿易是由近幾年利好美國的全球儲蓄和投資模式所打造的。

據經濟分析師接受程度最高的統計數據,隨着投資從海外流入美國,並支持了數以百萬計的工作崗位,美國與全球其他國家之間的貿易狀況一直在穩步改善。

包括貿易流動、投資和其他跨境財務移轉在內的經常帳赤字,逾10年來一直在萎縮,如今已不到國內生產總值(GDP)的2%。以貿易對聯邦赤字的影響而言,特朗普表示,他並不擔心他的減稅計劃將會導致巨額赤字,「因為我們將要達成的貿易協定將會彌補大量的赤字」。

不過即使特朗普離奇地成功了,僅通過增加出口來拉抬國內生產總值,就讓美國高達5000億美元的貿易逆差消失不見,但對其稅務計劃中預測未來10年將產生的7萬億美元政府赤字,卻幾無減損之力。

美國稅務基金會分析師Alan Cole表示,GDP的每一塊美元產生約17.6美分的聯邦政府收入,意謂着5000億美元的貿易逆差將只能換算成880億美元的新稅收。並稱這一預估甚至都過高。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安省Sudbury针头交换计划惊现重大失误!

距今4300年历史 埃及最古老木乃伊出土 全身包金

约克区警方逮捕2名华裔男子 涉多起入屋盗窃案!

多伦多天气油价汇率 今日油价152.9分/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