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前线不起眼的勇者 让你安坐家中的外卖小哥

加拿大都市网

大部份顾客都不想再见到罗金(Bob Rodkin)。他被通知将食物放在前廊、门口或大厦大堂里,而不是将Uber Eats 的食物亲手送上。罗金说:“顾客告䜣我将披萨放在台阶上,那只是一个布满尘土的水泥石级。”随着新冠状病毒疫症大流行的加剧,这已成为标准的送外卖方法。

像59岁的罗金这样的外卖员承担起了新的责任,他们继续出门送货,这样其他人就可以安坐家中。

罗金本来也提供Uber载人服务,但疫情爆发以来,没有人再坐Uber,他的时间就用来送外卖食物和在杂货店工作。

取食物的方法也不同了。餐馆让外卖员在“得来速” (drive-thru)、前窗取货,或者等外卖做好了再送出去。其他餐馆只让小部份人入内取外卖,并设置隔栏,让员工保持社交距离。

这让罗金在取食物时很难找到地方去洗手,罗金是一位刚开始在Ajax杂货店工作的祖父级送递员。

罗金在Oshawa、Whitby和多伦多东部送餐,他称自己不会点外卖食物,因为买食物回来自己烹煮,会较少人接触食物。

餐厨因为要保持社交距离,而只开前窗让外卖员取食物。

提供病假 但不提供洗手液

外卖员处境微妙,很容易在送货过程中,被人感染或感染别人。

塞瑟尔(Brice Sopher)担心会因此生病,但他说需要继续送货,才能支付房租。塞瑟尔踏单车为Uber Eats和Foodora在多伦多送外卖,他称两间公司都坚持继续营业。

Uber Eats和Foodora已经向外卖员承诺,如果他们被感染或被迫自我隔离,将支付至多两周的病假工资。另一家叫Skip the Dishes的外卖公司已经不再接受现金。这三个外卖应用程序都允许“零接触”送货。

外卖员现在不需要应付交通,塞瑟尔说小费不错,人们总是很感激他们。

但塞瑟尔没有得到洗手液、消毒剂和手套,他唯有自己带备,每15分钟消毒手套一次。他还希望外卖员可以选择自愿自我隔离,同时还能获得报酬。

他参与推动Foodora外卖员成立工会,安省劳工关系委员会在2月份裁定,他们有资格加入一个工会,这是加拿大通过的第一个服务于应用程便式工人获得的权利。

目前,他正想办法为那些不能工作的同事,和那些拮据的外卖员提供食物。

餐厨因为要保持社交距离,而只开前窗让外卖员取食物。

惊恐但兴奋

康罗伊(Cathy Conroy)本来在安省Walkerton为公司做长程送运工作,但因为办公室关门,现在惟有在当地送外卖。她提供送外卖、买食品,甚至取邮件等服务。她说:“这有点可怕……但帮助别人令人感到兴奋,让你感觉自己有贡献。”。

康罗伊本身家族有健康问题,她也是高危一族。每次当她将外卖送到别人门前时,她总是坐在车里看守着食物,不让食物被偷去。她说送外卖很忙,但令人松弛神经,不再只是想着这场大流行病。

在这次大流行期间,外卖员承担了新的责任,他们冒着受感染的风险出门,让其他人可以留在家里。有些人采取了自己的预防措施,比如戴口罩。

康罗伊说很怀念和别人接触的时候,她喜欢和别人说话。

(图片:CBC,CP ) T11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万锦举办超跑慈善展 为病童医院筹募资金

震惊!下周开始信用卡刷卡或要交附加费了!

澳洲女子走入路轨附近捡手机 被过山车撞飞9米高堕下

多伦多副市长被控性侵 现已辞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