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瑩穎案再起波瀾!綁架過程錄音來了,卻無法當證據?

加拿大都市网

導讀儘管美國檢方以綁架殺害罪名指控被告克里斯滕森,但自2017年6月消失的章瑩穎究竟在哪裡仍是一個謎團。近日,章瑩穎案再起波瀾…

據海外網和中新網報道,中國訪問學者章瑩穎在美國遭綁架致死案近日再起波瀾,此案被告克里斯滕森一方聲稱「檢方取得錄音文件等不合法」,美國聯邦法官決定,將在12月舉行聽證會,聽取被告提出的相關動議。

錄音驚人:嫌犯描述了如何綁架章瑩穎

綜合外媒報道,這些錄音由自願攜帶監聽錄音器材的克里斯滕森女友錄製,內容驚人。

圖片

嫌犯克里斯滕森與女友參加章瑩穎的平安祈禱會(圖源:《每日郵報》)

檢方表示,在其中一段錄音中,當時正參加章瑩穎平安祈禱會的嫌犯向女友解釋了自己心目中「一個理想受害者的特徵」,並在人群中挑選潛在的受害者。

而在另一段錄音中,克里斯滕森則是描述了自己如何綁架章瑩穎,以及將她帶到公寓時,這名中國女孩是如何奮力反抗的。

針對錄音,被告聲稱取證違法

在2017年被捕後,克里斯滕森目前被關押在伊利諾伊州當地監獄,他一直通過律師提出各種反駁與質疑。被告聲稱,他當時的女友是「被迫攜帶錄音器材」,並認為FBI非法沒收了從自己公寓中取得的證據。

對此,檢方也予以了反駁,指出克里斯滕森的女友事前簽下了同意攜帶錄音器材的意願書。而FBI到他的公寓搜查也是合法的,因為克里斯滕森的妻子自願同意接受搜查。

圖片

克里斯滕森(圖源:美聯社)

據悉,有關類似取證是否合法的聽證會將在12月17日和18日舉行,如有需要也可能會延長到19日。此外,法官預計還將在12月14日會聽取辯方律師提出的「該案只是州級案件」的動議。

另據報道,12月中旬的聽證會,除了被告主張錄音不能作為犯案證據外,辯護律師也提出「質疑檢方使用克里斯汀森獄友供詞」的動議。

克里斯滕森在2017年6月30日被FBI逮捕。2017年7月,檢察官正式對克里斯滕森提出控訴。此案已經延期到了2019年4月2日開始審判。在此之前,克里斯滕森將繼續被看押。

線人稱嫌犯冒充警察誘拐章瑩穎上車

中新網此前報道稱, 據美國僑報網報道,一名與嫌犯克里斯滕森關在監獄的線民作證說,克里斯滕斯向章瑩穎出示警徽,冒充警察誘拐她上了車。

據當地媒體報道,檢方獲得了一名2017年與克里斯滕森一起關在梅肯縣監獄的線民的證詞。雖然辯方堅稱該線民是受到了執法機構的指使,但檢方說,他剛好被關在克里斯滕森的隔壁,兩人因此建立了聯繫,後來執法機構才獲得了相關證詞。

據稱,克里斯滕森告訴這名線人,「他向章瑩穎出示了警徽,告訴她他是一名警察,從而誘拐她上了他的車。」檢察官寫道。

章瑩穎到底在哪?至今未找到

儘管美國檢方以綁架殺害罪名指控被告克里斯滕森,但自2017年6月消失的章瑩穎究竟在哪裡仍是一個謎團。

據悉,章瑩穎最後一次現身是在2017年6月9日,她在校園的一個公交車站附近上了克里斯滕森的車。

章瑩穎失蹤至今一直未被找到,在漫長的等待過程中,她的家人經歷過焦慮、期盼、絕望、到仍不放棄希望的過程。

此前報道

章瑩穎母親幾乎每天哭一場每到深夜都拿出手機想跟女兒聊天

據錢江晚報報道,章瑩穎失聯後,她的母親葉麗鳳、父親章榮高和男友侯霄霖曾前往美國尋找,並旁聽法院開庭。

2017年11月回國後,章榮高去醫院檢查,「渾身是病」。「發一整天呆,最後把自己打醒。」章榮高甚至徹夜遊盪在街上。

但他說,「我必須挺住,要不然我老婆也挺不住。」

章瑩穎高考那年,語文成績刷新了建陽區近二十年的高分紀錄。新聞循環播出一個多星期,章榮高倍感榮光。

回頭看去,人們發現這個女孩太多的美好:她是「學霸」,熱心公益,還是樂隊主唱,她和男朋友侯霄霖相戀8年,是大學裏的「風雲情侶」。

如果不是那次致命相遇,她本該順利完成學業,再回國尋覓一份高校教師的工作。章榮高說,女兒一直想當個老師。

圖片

夫妻倆手機里存滿了女兒的照片

章瑩穎的男朋友侯霄霖時常會打電話來問候。「小侯是個很講情義的孩子。」章榮高說,侯霄霖也在默默承受痛苦,因為一直在美國找尋,學業也受到影響。

2018年春節前,侯霄霖曾提出陪章榮高一家過年,但章榮高沒答應,他不想影響侯霄霖。年夜飯飯桌上,他們給章瑩穎留了一副碗筷。

正月初四,侯霄霖趕到建陽,陪伴了章榮高一家幾天。

有時,葉麗鳳會不由自主地,「啊」地一下高聲喊叫起來。「我在街上看到有人很像我女兒,眼淚一下子就掉下來了。」

鄰居有時抱着家裡的小外孫來看葉麗鳳,那是葉麗鳳最心酸的時刻。

在女兒出國前,她曾和女兒商量,等到八九月份,就和侯霄霖的媽媽在北京見個面。她盤算着,婚宴酒席得早點定下來。

偶爾心情好轉,葉麗鳳和丈夫「約定」:「我們就當女兒還在讀書,只是很久不回來了。」

圖片

夫妻倆送女兒到高鐵站後拍的一張合影 這也是他們最後一張合影

每天上午9點,約摸是美國傍晚時分,葉麗鳳開始不安。她忍不住掏出手機,想和女兒在微信上「聊天」。

有時,她也會撥通視頻通話,聽到系統鈴聲不出意外地響起,又不出意外地提示無人接聽。

中國青年報(ID:zqbcyol 整理編輯:張力友)綜合自海外網(張霓)、中國新聞網、錢江晚報(特派記者 陳偉斌 黃小星 文/攝)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震惊!华裔女子用锤子杀死前房东 藏尸窗帘 因盗取账户发生争执...

婚后一周做几多次爱最佳?专家提供性爱频率公式

飓风菲奥娜席卷大西洋省 新省及爱岛数万家庭停电

抵加旅客所有防疫措全部解除 飞机上是否佩戴口罩乘客自己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