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计局:加拿大移民越来越孤独

加拿大都市网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统计局(Statistics Canada)发布新报告。报告指出,加拿大移民中自我报告孤独的案例在增加。该报告呼吁采取行动,获取更多数据,解决这一问题。

据环球新闻(Globalnews)报道,统计局在最近发布的报告中采用了2018年社会总调研中搜集的数据,同时使用了其他来源的信息,以评估移民和在加拿大出生者的孤独状况。

研究者在报告中指出,新移民和老移民比加拿大出生者报告了更高水平的孤独。同时,孤独并不因为在加拿大生活的时间变长而减轻。

报告说,“考虑到孤独带来的身心健康后果,在接下来加拿大从疫情中恢复的年份里,需要对移民在疫情前即报告更高水平的孤独这一问题持续予以关注。”

研究者发现,在加拿大生活10年及更短的新移民和长期移民这两个群体都比在加拿大出生的15岁到64岁的群体报告了更多的孤独案例。

移民群体和加拿大出生者群体的孤独状态在统计数据上差异巨大,其差异程度相当于加拿大出生低家庭收入者($39,999及更低)和加拿大出生中等家庭收入者($40,000 到 $99,999)之间的区别。

在根据年龄,婚姻状态,母语,教育,就业状态和家庭收入等区分的不同的移民群体中,自我报告的孤独状态都变化甚微。

根据报告,分居,离婚和丧偶者比单身或有伴侣者更加孤独。研究者同时说,移民中受教育程度更高者孤独案例更多,这和加拿大出生者是相反的。

哈卡克(Aaliya Hakak)是一名20多岁来自印度的多伦多大学学生,她刚获得土木工程硕士学位。她两年以前来到加拿大,这意味着她在多伦多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疫情中度过的。这对她影响巨大。

她说,她会很多天都没有和人当面说过话。她感到如此孤独,她会到超市去,只为和收银员聊15秒的天。

疫情中面对面课程大部分都被取消。哈卡克说,和同学们通过Zoom或者Skype建立纽带是很难的事。大家在网上谈15分钟的工作,然后就回到各自的生活。

哈卡克说,她在疫情中从多伦多市中心搬到了士嘉堡。在市中心时,和人交流的可能性更少。现在在士嘉堡要稍好一点,但也仍然有限。

“现在我去咖啡馆,收银员会多花两秒钟和我打招呼,在市中心则不会。在市中心我租住的公寓里,我没有见过我的房东,现在,在节日里,我会给房东打电话问好。”

她说,她现在仍在考虑回到印度去,因为加拿大没有什么可以提供给她。当然她谈的不是职业,她可能可以得到很好的职业发展,但是她在这里找不到社交生活和社区生活。

则法尔(Sadia Zafar)是社会服务机构邻里组织(The Neighbourhood Organization)的语言和技能发展项目经理。她同意加拿大统计局报告中的发现。

她说,谈到在加拿大安居,很多人自动想到的是找工作,学英语,付房租,但她想到的是移民面临的孤独,和他们的精神健康。

她继而谈到,由于精神健康在四处都被污名化,可能导致需要求助的人们不愿意显露需要帮助的迹象。

她表示,则法尔的体验是十分常见的。

至于下一步该怎么做,报告说,目前缺乏充足的样本,尤其对更易感到孤独的长者更是如此。虽然报告没有提出具体建议,但研究者呼吁,搜集更多数据,研究这一问题,并推动人们对这一问题的认知,以便可能采取措施,解决孤独的问题。

报告说,“自我觉察的孤独是健康的重要指标。孤独和紧张,抑郁,焦虑和其他精神健康上的后果有关。孤独也和多种身体疾病,例如心血管病,高胆固醇,高血压有关,并增加发病率和死亡率。”

(图:环球新闻视频截图)T04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Costco大量香水上新!CHANEL香水一律$79.99

亚省疫情形势严峻 卫生厅长被撤 省长向联邦求助

卑诗单日新增759宗病例 死者已逾1,900人

许家印中秋节致信全体员工 高盛忧恒大违约累全球股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