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對華焦慮症」或緣於選舉考量 中國能頂住強壓嗎?

加拿大都市网

美中贸易战

資料圖片

星島日報

中美關係近來在互相指責和謾罵中不斷升級,交手頻率越來越密。而事端大多系美國主動出擊,北京的動作基本上是應對。有分析指,美國此舉緣於選舉考量。

即將於11月6日舉行的中期選舉是當前和下階段美國國內政治的核心議題。通俄門是民主黨攻擊共和黨的核心武器。特朗普前競選主席馬納福特認罪,保守派大法官人選卡瓦諾被指性侵,種種事態對共和黨的選情並不利。多維新聞網分析指,當各方都在關注俄羅斯干預美國選舉時,白宮拋出中國干預選舉的話題,等於是轉移焦點,將水攪渾。

此外,打「中國牌」也是博取選票的手段。隨着中美結構性矛盾日益加劇,「對華焦慮症」已是美國各界的通病,這是白宮奉行對華強硬政策的根基。在中期選舉之前將中國塑造為無惡不赦的敵人,對特朗普政府來說十分有利可圖。前CIA分析師Chris Johnson評價彭斯的演說:「他們試圖建立這樣一種敘述方式——投給民主黨的每一票都是投給中國的一票。」特朗普團隊內部對此事謀劃已久。

美媒AXIOS早在9月24日就援引匿名信源,稱特朗普政府在醞釀一個秘密的反華計劃,涉及到白宮、財政部、商務部和國防部,其中就包括用「干預選舉」來攻擊中國。

在各國的選舉中,利用外部事件轉移注意力屢見不鮮,特朗普政府目前採取的策略並不令人意外。但問題是以往美國選舉對於外部因素的爭辯僅僅是選舉的一小部分,競爭雙方更多的博弈焦點是國內政策。而現在無論是共和黨還是民主黨,拿來競爭的籌碼一個是通俄門一個是中國干預選舉,外部因素成為主要熱門話題。

眼下,從通俄門到中國干預選舉,這些煽動性議題成為兩黨競爭的手段,一方面這說明美國各界普遍關心美國在世界的位置,非常關注同中俄的關係。美國能否在同中俄的競爭中取勝將決定美國的前途。

另一方面,這也暗示此次中期選舉將是美國歷史上最激烈的一次選舉。

退出伊核協定、退出巴黎氣候協定、打貿易戰,特朗普政府種種不同尋常的舉動背後,美國傳統政治精英必然進行激烈反抗。這次選舉可能不單單是民主黨同共和黨的角逐,而是美國精英建制派同特朗普這樣第三極勢力的較量。這是一次關於是與非的民意對決,是傳統建制派向特朗普發起的政治清算,必然白熱化。中國話題正是在這樣的政治現實下不斷發酵的。

強壓硬頂 且看美中博弈

新中國剛剛慶祝成立六十九周年,由當初一窮二白髮展到今天全球第二大經濟體,改革開放四十年來,各方面發展翻天覆地,速度驚人。國家主席習近平定下本世紀中葉成為現代化強國的目標;宏圖壯志雖然振奮人心,然而美國近年對華收緊政策,處處施壓,中國未來發展將面對艱巨挑戰。

中國在現代化過程中克服過不少波折,才得到今天的成就。當年領導人鄧小平推動改革開放,開天闢地,初期提出國民生產總值「翻兩番」的目標,已經提早完成。在今天的基礎上,習近平提出「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把國家發展提升到新的台階。

「兩個一百年」的目標,是二○二一年中共建黨一百年時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到二○四九年新中國成立一百年時建成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

這過程中還有其他階段性目標,當中最受注目的是製造業「三步走」,即到二○二五年躋身製造業強國行列,二○三五年達到製造業強國陣營中等水準,到新中國成立一百年時,綜合實力進入世界製造業強國前列。這個「中國製造二○二五」,就成為現時美國對華貿易糾紛特別針對的目標。

中國發展到目前階段,力圖不墮進兩個陷阱。其一是經濟方面的「中等收入陷阱」,避免像過往一些發展中國家,經濟增長無法突破中等收入瓶頸而衰落,中國要發展創新科技和先進服務業,來擺脫靠廉價土地和勞力進行產品代工的低端階段,進行高增值高質量發展,並且壯大內需市場來減輕對出口的倚賴。

另一個要避免的是新興大國與現存大國難免一戰的「修昔底德陷阱」。中國希望與美國發展「新型大國關係」,務求和平共存,但是中國的冒起難免對美國的霸權產生挑戰,唯我獨尊的美國對「中國威脅」顧忌萬分,不止冷待中國提出的「一帶一路」全球基建戰略,而且在貿易、軍事、外交方面視中國為需要遏制的對手,到高嚷「美國優先」的特朗普就任總統,這種態度更為強烈。

特朗普政府對中國挑起貿易戰,不止為解決貿赤,而是阻撓中國工業升級,不容中國科技產業發展促成軍事實力提升,以及挑戰美國先進科技地位及主導權。

習近平近日巡視東北三省時,就形容製造業,特別是裝備製造業高質量發展,是國家經濟高質量發展的「重中之重」,現代化大國必不可少。他還指要實現「兩個一百年」目標,沒有任何時期遇到現在這麼多的挑戰和困難。

中國科技發展迅速,但是一些關鍵技術仍未掌握好,美國早前制裁中興通訊,禁止向其出售芯片,就令這家公司一度「休克」。習近平指國際上先進技術愈來愈難獲得,單邊主義和貿易保護主義上升,逼中國走自力更生的道路。

中國早已在發展方向上提出自主創新,因應國際形勢變化,無論工業、糧食、經濟等多方面須「靠自己」,現在面對美國強壓,更須將此定為未來國家發展的重要方向,將磨難化為國家奮發前進的動力。但要做到這一點,中國從政治到經濟、民生、科技發展等方面都面臨不少困難,尤其考驗領導層的能力和智慧。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牛津词典公布2022年度词汇!

这类慢性肺病长期治疗药物已在加拿大上市!

世界杯战报:点球大战 克罗地亚3:1胜日本晋八强

万锦凶杀案 女子倒卧公寓死因可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