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收緊簽證中國教師難赴美 漢語教學很受傷

加拿大都市网

赫德森浸入式學校的中文老師正在為美國孩子上音樂課(香港《南華早報》網站)

據香港《南華早報》網站9月16日報道,美國需要更多中文教師,但唐納德·特朗普的移民政策或增添難度。

據報道,赫德森浸入式學校的創辦人莎倫·黃(音)每年都忐忑不安地等待10月到來。屆時,她將知道自己學校里的幾名中文教師是能夠繼續任教還是將被迫在學期中途離開美國。

「每個人都很有壓力,」黃女士說,她在紐約和新澤西開設了兩所學校,「我們有些教師被拒簽,沒多久就不得不離境。這對孩子和整個學校都不好」。

黃女士提交了大約六份申請,要求將她學校老師的畢業生臨時簽證升級為期限更長的簽證。

但每年都有兩三個人通不過H1B簽證抽籤系統。

報道稱,H1B的簽證過程對越來越多開設有中文浸入式課程的美國學校來說頗為頭疼,這些學校的小學生有一半以上的課用漢語講授,教師通常都是以漢語為母語的人。

報道還稱,它還凸顯了美國人對中文教育的濃厚興趣面對的一個更宏大的難題:漢語流利又具備中小學教師資質的美國人短缺。

報道指出,於是,全國有中文課的1100多所學校不得不想出各種解決辦法,有的修訂教師資格認證程序,有的直接從中國聘請非永久性客座教師,有的幫助他人獲得綠卡或外國專業技術人員簽證。

報道還指出,依賴外籍教師的學校現正懷着警惕心態關注特朗普政府收緊移民和簽證政策的舉動,因為行政命令和備忘錄敦促從行政上更加嚴格地控制針對外國專業技術人員的H1B簽證和針對訪問學者的J1簽證。

「一方面我們培養不出中文水平夠高的美國人來當老師,另一方面我們在收緊有合法資格的教師在美國任教的程序。」亞洲協會中文啟蒙與浸入式教育聯盟的負責人王淑涵(音)說。她估計目前80%以上的中小學中文教師都是在外國出生的。

王淑涵表示,這將限制培養美國學生達到漢語流利水平的能力。

報道稱,目前還沒有持H1B簽證的中小學教師的數據材料,但教育工作者深為關切目前對這一簽證類別加強審查的動向和對該系統的全面改革提議。

「有理由預計,這些簽證限制以及這些限制和其他移民政策的寒蟬效應將使各地區更難請到教師。」全國語言聯合委員會的常務主任比爾·里弗斯說。

報道表示,在赫德森學校,行政總監長官比爾·希克斯表示,眼下還無法判斷更加嚴格的移民控制會在多大程度上影響教師招聘,但在過去一年裡,簽證控制中心的官員對教師簽證申請的審查更嚴了。

「H1B的問題不僅僅涉及硅谷的工作人員……我們要說的是中文教師,我們需要他們來教我國孩子掌握一門對這個國家具有戰略意義的語言。」希克斯說。

「我們最大的擔憂是特朗普政府改弦易轍會使這些簽證變得更加稀缺、更難獲得。」他表示。

報道稱,儘管美國政府正着手實施2017年提出的H1B系統全面改革,但尚未公布整體計劃的細節。然而對未來走向的擔憂恐怕已經對有意向的教師產生影響。波士頓郊外的布蘭代斯大學中文專業主任馮禹表示,過去一年裡,教育碩士課程的申請人數有所下降。該課程專門培養中小學教師。

但針對大學教師的課程——不受到同樣的配額限制——保持不變。

馮禹認為這與簽證焦慮有直接關聯。「對於特朗普政府,我們真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也不知道明年會怎樣……學生們都很緊張,中文教學文科碩士的申請明顯減少,」馮禹說,「這是個很切實的問題。」

報道稱,從布蘭代斯大學畢業的哈爾濱人劉暢(音)眼睜睜看着她的五個好朋友收到了美國學校的任教邀請但最終在簽證抽籤時落選。聯邦移民當局收到的近20萬份申請中只有8.5萬份會得到批准。

「我很幸運,」劉暢說,她已經在馬薩諸塞州一所公立學校開始了第三年的教學,「這全憑運氣,因為我們畢業時都參加了教師資格考試,我們都是合格的,但他們就不得不回中國」。

馮禹說,鑒於這樣的概率,學生們拿不定主意要不要在一個看來可能會進一步收緊的系統中碰運氣。

來源:參考消息網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提前计划!美国发布黑五和感恩节过境指南

加拿大华裔教师经常给小学生播恐怖片被停职

被前任用AirTag 跟踪骚扰,两女子起诉苹果公司

现场直击!多伦多学射箭初体验 $350全年任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