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多年前萨默顿海滩神秘死亡事件 男尸身份即将揭开

加拿大都市网

【加拿大都市网】说起完美凶杀案,就不得不提起澳大利亚的萨默顿海滩神秘死亡事件,身份成谜的男尸,离奇诡异的随身物品,使得它成为了世界上最神秘的案件之一。

近日,据CTV News报道,澳大利亚科学家们传出了令人振奋的消息,他们表示,谜团已接近被揭开!

 

神秘的死亡事件

1948年12月1日,南半球的澳大利亚正值盛夏,阿德莱德西南部的萨默顿海滩,人们发现一名男子仰卧在沙滩上,头和肩膀朝着海堤的方向,四肢平躺在沙滩上。他穿着新擦过的漂亮鞋子,时髦的双排扣大衣穿得整整齐齐,显得一丝不苟,这和在海滩上散步的人们显得格格不入。不过大家不知道的是,这个人已经成了一具尸体。

两名见习骑师无意中发现了尸体,不过从其他目击者的口供中,警方得知,一些目击者在前一晚曾看到一个与死者相似的人躺在那里。一名男子说,他这个人在挥手,像是在驱赶蚊子,所以没多想,就没有报警。

在1949年的审讯笔记中,证人Olive Neill这样说道:“他躺下的地方是一个相当公共的地方,设想一个人如果想去某个地方安静地死去,可能不会选择这样的地方,”

随后的尸检把案件引入了更为离奇的复杂境地,因为新的问题远多于答案:死者年纪约45岁,身材魁梧,身上没有暴力伤害的痕迹,他衣服上几乎所有的标签都被剪掉了,他也没有携带任何身份证件。

尸检无法确定死因,但三位医学证人证明,死者并非自然死亡。推测他可能服用了一种非常罕见的毒药,这种毒药可以迅速致死,然后消失得无影无踪。因为在他体内没有发现毒药的痕迹。

政府化学分析师Robert Cowan检查了从尸体上提取的样本,说道:“我认为死亡的直接原因是心力衰竭,但我无法说出是什么因素导致了心力衰竭。”

在随后的检查中,警察还发现,死者的小腿肌肉尤为明显,对尸体进行防腐处理的Paul Lawson说:“这说明……他一直有穿高跟鞋和尖头鞋的习惯,(他的)腓肠肌高度发达,就像在女性身上发现的那样。”

因为死者身上没有身份证件,且衣服标签都被剪掉,所以有人猜测死者可能是舞者、黑市商人、水手、甚至间谍。Cleland说:“死者在我看来像个欧洲人,我得说他看起来很像英国人。他的头发从前面梳到后面,什么(线索)都没有。”

一位检查他的衣服的裁缝说,他可能看起来像英国人,但他的外套明显是美国人。Raymond Leane警探在审讯中引用裁缝的话说:“他要么是在美国,要么是从某个去过美国的人身上买的衣服。这种衣服不是进口的。”

这名“无名男尸”的故事成为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头条新闻,他的指纹和照片也被送往包括英国、美国和非洲的英语国家等世界各国。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局长John Edgar Hoover在一封1949年1月的信中证实,美国没有找到与死者相匹配的指纹。而其他国家同样也没发现与该男子匹配的指纹。

与此同时,许多人前来认领尸体,但他们的故事没有一个经得起推敲。由于没有更多的线索可供调查,警察们于1949年6月将尸体解禁,准备下葬,最后,尸体被下葬在West Terrace公墓,墓碑上写着“无名之人”。而这个案件也成为了世界最神秘的悬案之一。

 

诡异的随身物品

前面说到男子身上没有身份证件,但是,他随身却带了一些难以解释的物品。

在尸体上发现的车票表明,死者死前一天,从一个未知的地点乘火车去了阿德莱德火车站,然后把一个手提箱寄存到了车站的行李室。

他买了一张去萨默顿海滩附近的亨利海滩的火车票,但没有使用车票,反而是乘公共汽车去了海滩。

警方在火车站发现了他寄存的手提箱,里面有和修补裤子相同的橙色线。在4月,病理学家Cleland重新检查了死者的衣服,发现一个隐藏的口袋,这里有一张卷起来的纸,上面印着“Tamam Shud”,这张纸出自《鲁拜集》,在波斯语中意为“结束”或者“完结”。警方据此在全国范围内开始寻找原书。

不久之后,一名男子声称在自己的汽车上发现了这本书,而时间恰巧是11月30日,死者去世的前一晚,他说那天他的车门没锁,也不知是谁把这本书扔进来的。

Cleland说,这些证据支持了他的结论,他认为这名男子是有意服毒自杀的:“我认为这些字是故意放在那里的,表明他对这些事情感到厌倦了。”

本以为事情会迎来转机,然而,这本书却成了这个神秘尸体身上最有价值的线索,之后警方再无进展。

 

神秘的密码和电话号

在这本书中,有两条主要线索。

第一个是封底上的手写电话号码,警方追踪到一位住在阿德莱德郊区格伦埃尔格附近的妇女。据报道,当看到尸体罩时,她吓坏了,尽管她否认认识死者。

电话号码旁边有一个潦草的密码,几十年后,这段代码引起了阿德莱德大学阿博特教授的兴趣。2009年,阿博特把这段代码作为一个谜题,留给他的学生。他们认为这可能是一个秘密的战时密码,并认为死者或许是间谍,他们的调查毫无结果。

阿博特和他的学生分析了这些密码,认为它缺乏战时密码的复杂性。阿博特说,它更可能是一系列英语单词的首字母,例如,死者去过的地方列表,或者他下注的赛马。

在想不出密码后,阿博特和警方一样,追踪了这个电话号码,找到了曾经拥有这个号码的女子。

但是女子已经去世。随后,阿博特寻找了女子的儿子,她的儿子是澳大利亚芭蕾舞团的一名舞蹈演员,但很不幸他也去世了,于是阿博特开始寻找与他有关的人,并找到了女子儿子的女儿:Rachel Egan,现在,Rachel Egan已经是阿博特的妻子了。

Rachel Egan在很小的时候就被收养了,她并不知道自己和死者之间的潜在联系。

 

谜团即将揭开

 

时隔70多年的迷案能否拨云见日?答案是很可能!现在,科学家们正在用DNA技术追查死者的身份!

阿德莱德大学的教授阿博特(Derek Abbott)从1995年第一次听说这个案件开始,已经花了几年的时间争取挖掘出死者的尸体,以便科学家分析他的DNA以确定他的身份。

上个月,挖掘工作终于在该市的West Terrace公墓展开,在墓地,南澳大利亚警察探长德斯·布雷告诉记者,挖掘不仅仅是为澳大利亚最有趣的悬案之一找到答案,更是给所有可能与死者有血缘关系的人一个交代。这些人就包括阿博特的妻子Rachel Egan。阿博特说:“不管他和我们是否有血缘关系,我们都把他带进了我们的家庭,因为是他让我们走到了一起。他的死因不再是真正值得关注的了。重要的是他是谁,我们能不能把他的名字还给他。”

目前,尸体的遗骸正在阿德莱德的法医学实验室进行分析,Linzi Wilson-Wilde是法医科学协会的负责人,他说,由于遗体埋在地下的时间太长,以及尸体防腐的过程,分析变得很复杂:“防腐化学品是用来保存遗体的,但它们是通过分解体内的蛋白质来做到这一点的,这样细菌就没有东西可食用了。这确实对降解DNA有非常不利的影响。”

如果科学家能够创建一个DNA档案库,那么,它将与阿德莱德的那些被认为可能和死者有血缘关系的人进行比对,然后再在DNA数据库中建立一个更广泛的人际网。

据悉,澳大利亚有三个用于执法的DNA数据库,包括国家刑事调查DNA数据库(ncid),其中包含120多万份DNA档案。去年,澳大利亚联邦警察启动了对身份不明人员和失踪人员DNA计划,试图鉴定大约500份身份不明的人类遗骸。

如果发现与死者的DNA匹配,侦探们就会尝试找到死者现存的后代。

从现有证据来看,Egan很可能与死者并没有血缘关系,但Egan表示她可以欣然接受,甚至在讨论到死者可能不是好人的可能性时,Egan也表现得很大度:“回到1948年,时代非常不同,所以,如果他参与了战争罪,或其他可怕的罪行,也许我们可以解开原因,并尝试理解他为什么会这样做。”

 

(编辑:北极星)

(图片来源pixabay,图文无关仅作说明使用)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加拿大是如何从美国那里截流新移民的?

苏格兰博物馆将归还加拿大原住民图腾柱

营养师低卡减肥版芝士肉酱意粉 健康又美味

威廉与拜登在波士顿海滨漫步 话题扯上坏天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