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E曾一天失蹤1624名兒童 男子講述自己童年曆險

加拿大都市网

韋恩·馬利(Wayne Malley)仍然記得在他離開家之前,他看到的明亮的閃光。

那是1966年8月22日,當時只有5歲的馬利和他的父母以及其他5個兄弟一起參加了加拿大國家博覽會,這是一個家族傳統。
但當他注意到自己喜歡玩的一款遊戲後,他和其他人分開了。

「我只是習慣跑來跑去,走自己的路,」現年58歲住在Barrie的馬利回憶道,「因為我找不到我的父母,我就哭了起來。那時我是一個愛哭鬼。」

現在看來,這可能令人震驚,但馬利只是當天在CNE迷路的356個孩子之一。而在過去,每天都有多達400個孩子在博覽會上失蹤。追溯到20世紀20年代的檔案顯示,這裡有一個為失蹤兒童搭建的熙熙攘攘的大帳篷,1958年的某天星報的頭版是「1624名失蹤兒童」。

如今,這個數字大約是每天5到12次,這取決於CNE當天有多繁忙。在Etobicoke從事治療工作的育兒專家娜塔莎·夏爾馬(Natasha Sharma)醫生士說,部分原因可能是多年來父母教育方式發生了變化,從給孩子更多的自由變成了更多保護。

「孩子們並沒有改變太多。他們總是很好奇,如果有選擇的話,他們總是會到處逛盪。」夏爾馬說,「但我們變得更不信任、更警惕、更恐懼、更擔憂。」

馬利迷路的那天是8月份的一個涼爽的日子,最高氣溫只有17.8攝氏度,CNE像往常一樣擠滿了人。那一年有近300萬人前來參觀,而現在每年約有140萬人。當時,那裡有怪奇秀表演的帳篷;孩子們在體育比賽中跑來跑去,做一大堆仰卧起坐;與今天13米高的空中纜車相比,當時高山纜車的高度達到了31米。

馬利和他的家人剛進入博覽會,正走向提供食物的地方,他注意到一個他喜歡玩的電燈泡遊戲,就朝它跑去,希望能贏得一些餅乾。

一位女士注意到了他,把他帶到博覽會的失物招領處。一位明星攝影師拍下了他淚流滿面的照片,並最終與他的母親團聚。

「我跑過去抓住她的手。從照片上看,我很開心,面帶微笑,」馬利說。

這是一場他永遠不會忘記的冒險,也是一個他至今仍會告訴所有家人和朋友的故事。

夏爾馬說,在前幾代人當中,父母給孩子更多的自由和更多的責任。她說:「父母們沒象現在那麼焦慮。他們更信任自己的環境,這可能導致孩子們可以自己離開。」

夏爾馬認為,他們對孩子的能力也有更高的期望,孩子需要知道如何保護自己的安全。

「作為父母,我們今天更害怕,」她說。「這樣做的好處是減少了孩子們的走失;不利的一面是,我認為孩子們開始吸收這種恐懼和焦慮,也不知道如何應對面臨的問題。」

夏爾馬說,小孩子永遠不應該被單獨留在家裡,但父母應該考慮在孩子9歲左右時,允許他們在一個安全的或封閉的空間里享有「小自由」。

「我們必須教育孩子們要保護自己的安全,不要害怕像CNE這樣擁擠的地方。擁擠的地方對人體傷害或危險的可能性非常小,」她說。「在某些特定的情況下,我們需要讓孩子有機會體驗不適。」

夏爾馬說,在知道如何在大型公共場所保護自己方面,一點自由和責任感可能是一個很好的教訓。6歲以上的孩子應該知道父母的電話號碼,如果他們迷路了該怎麼辦。

「不管我們生活在哪個年代,失去孩子從來都不是一件好事,」她說。但與其低估我們的孩子,還不如了解他們的能力。

「他們真的很擅長處理不舒服的情況和恐懼,並從中恢復過來,」夏爾馬說。「我們並不擅長這個。」

但是對於像馬利迷路時這幺小的孩子來說,最好的建議就是盡量照看好他們。

馬利失蹤大約10分鐘後,他的家人才意識到他不在那裡。「爸爸和媽媽有六個孩子要撫養,」馬利說,「你可能會在一秒鐘內迷路。」

當一家人四處尋找他的時候,馬利正在「走失兒童中心」接受一位主婦的照料,她在一個被柵欄圍起來的地方,玩着一個搖擺木馬玩具,那裡有更多的玩具。

這個女人可能是多蘿西·米切爾(Dorothy Mitchell),她當時經營着「走失兒童中心」。

米切爾在1986年接受《星報》採訪時表示:「我想,要做這件事,你真的必須享受孩子的樂趣。」米歇爾自己沒有孩子。

「這些年來,我真的聽到過一些尖叫。但你只要和他們坐在一起,讓他們冷靜下來,告訴他們,他們的母親很快就會來接他們。」

當她在20世紀60年代第一次接手時,CNE剛剛拆除了一個巨大的帳篷,每年夏天大約有5000名走失的孩子在那裡。有些人甚至在那裡過夜。

米切爾說:「我認為我們從未遇到過父母最終沒有出現的情況。」

1966年馬利還在圍欄里的時候,那裡還有很多其他孩子,他在那裡呆了不到半個小時,「大部分時間都在流淚,但和孩子們玩得很開心,」直到他憂心忡忡的母親來接他。他得到了一個棒棒糖。

據CNE的客服部門稱,在博覽會走失的孩子們再也得不到棒棒糖了,也沒有搖擺木馬了,但這個系統基本保持不變。孩子們仍然會被工作人員帶到失物招領處——一個在「更好的生活」中心,另一個在「關心能源」中心。工作人員會儘可能地為孩子們提供娛樂。平均而言,他們通常在父母來找孩子之前只待20分鐘左右。

馬利和他的妻子每年夏天仍然會去博覽會幾次。他也會帶上母親,母親在幾年前去世,享年95歲。他從未錯過每年一度的勇士節遊行,以紀念他的父親,一位同樣在95歲去世的二戰老兵。

Malley說,博覽會已經不像以前那麼有趣了,但它仍然有它的魅力,比如食品樓里便宜的意大利麵,展示老式飛機的航空展。

這就是馬利在CNE迷路幾年後第二次遇到麻煩的地方。當時,湖邊沒有欄杆,人們可以直接走到水邊觀看頭頂上的軍用飛機。當飛機飛過時,風把馬利吹得站不起來,差點把他扔進水裡,然後一個陌生人抓住了他的襯衫。

這是另一個例子,在那個時代,人們似乎對孩子們的安全更加隨意。「那時沒有那麼多保護措施。事情變得更加開放。「孩子們到處跑。」(星報,都市網Rick編譯,圖片來源星報)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中国商务部:将全力支持外贸企业境外参展

多市儿科诊所推付费求诊服务 年费$300!

针对祖父母的诈骗电话增多 如何预防?

在旅游网站排名第一的餐厅 却根本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