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FU周一正式恢复面授课程 有学生在校内抗议集会表达诉求

加拿大都市网

大教室的学生目测超过80人。星岛记者摄

【加拿大都市网】西门菲沙大学(SFU)在周一(24日)正式恢复面授课程,有学生会成员开学日在校内举行集会,借此抗议学校在未理会学生诉求的情况下,执意重开面授课程,并质疑SFU并无按照卫生防疫指引。有本地学生希望学校能分发快速检测及N95口罩,而中国留学生则害怕会在课堂上染疫,担心暑假返华须走新冠康复者路线,检测程序及隔离措施变得十分繁琐。

大约40名SFU的学生,周一在本拿比校区的露天广场举行演讲集会,集会学生手持抗议标语,并高叫“我们需要健康,否则我们会离开SFU”,以抗议学校坚持恢复面授课堂的决定,示威学生其后前往教学行政大楼继续高叫口号。不过,有持不同意见的学生斥责他们过于喧闹,破坏学习环境。

SFU学生会主席利奥西斯(Gabe Liosis)在现场受访时说,学校到现在为止,根本没有聆听的诉求,学生希望利用“双轨制”教学,即提供线上与面授混合型教学,此举是不仅对每个学生负责,也是对社区负责。奥西斯质疑,学校并未提供足够的N95口罩及快速检测,校园内两米距离的告示形同虚设,教室的座位根本无法做到每个同学两米的社交距离。利奥西斯续说,本次集会旨在促请校方,能聆听学生代表的诉求,这包括:继续实施网上授课,直至疫情完全好转为止;提供永久性的网上课程;SFU三个校区分发N95口罩及快速检测,以及延长学费缴交的最后限期。

参与集会的学生艾玛(Emma)表示,学校坚持要学生回校,无视奥密克戎(Omicron)的传播威力,我非常担心学校会成为低陆平原爆疫的源头。而另一名艺术学系的匿名学生则说,他们或会以罢课形式,继续表达诉求,但由于有参与的学生担心,日后会被学校或教授秋后算账,因此未能公开身份及姓名。犯罪学系学生伊曼纽尔(Emmanuel)向《星岛日报》记者称,现时他小课程的同班同学有20至30个,但有些课程在大教室进行,人数超过80个,他非常希望学校能分发N95口罩与病毒快速检测,认为现时学生的角色都非常被动。

本报记者在教学楼观察后发现,不少教室因为座位有限,难以实施人与人之间两米距离的规定,记者走进一个小型教室更见到,学生甚至连间隔一个座位也无法实施,大多数学生的座位距离,与疫情前无异。刚从小教室下课的中国留学生马汤姆(Tom Ma译音)亦表示无奈,他说:“我不能不来上课,但我希望学校可以给学生选择的权利,我乐意回来上课和考试,但这个座位距离实在高风险。”马续说,他在暑假计划返华探亲,现在已拒绝所有社交活动,担心身边的同学没有打疫苗,“按现在中国的回国政策,一旦染疫,回国之路变得非常繁琐,要走‘康复者道路’,须做非常多次的检测和照肺部X光,时间和成本非常高。”

记者尝试对课堂教授及教职员进行采访,但他们均表示不予置评,SFU教务长道维格纳(Catherine Dauvergne)发表声明指,面授课堂并非病毒传播的高风险,校方是根据公共卫生专业知识,大学本身所得的学习形式对学生影响的数据,以及卑诗疾病控制中心对年轻人心理健康影响的重要研究而作出决定。道维格纳重申,重返面授学习有利心理健康,以及学生的专业知识学习。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加拿大商界本周五项财经大事

美国南加州教堂发生枪击案 酿1死5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