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國獵奇:多倫多的多國文化集散地––肯辛頓市場

加拿大都市网

 肯辛頓市場 1960年代

多倫多市中心唐人街以西,坐落着佔地27公頃的多國文化集散地––肯辛頓市場(Kensington Market)。這裡不但聚集了麵包房、肉鋪、奶酪店、還有古董鋪、復古拍賣行、小眾咖啡館和斑斕的各國餐廳等。周遭多為被刷成鮮明各色的維多利亞式建築,在琳琅滿目的各類門店後均是鬧中取靜的民宅。每周日是這裡的「無車日」,狹長的街道上只見來往不息的行人。現在就讓我們一起回首百年,縱觀肯辛頓市場發展歷史。

撰文 張殷睿

肯辛頓市場各色街邊店

肯辛頓市場的發源可追溯到1815年,加拿大軍人George Taylor Denison在Spadina街以西一片100英畝的土地上興建了住宅 Bellevue Estate。後期成為加拿大最為富有的地主之一的Denison於1850至1860年代將Bellevue Estate分割成多間小型住宅賣給愛爾蘭和英格蘭的新移民。後期,Denison之子將這片地出售。伴隨着又一波移民潮的到來,這裡又隨之興建了沿街小型房屋,最終在這一帶形成了英國族裔中產階級社區,並且將街道相應命名為肯辛頓街Kensington Ave以及牛津街Oxford Street等。一直到今天,Denison和Bellvue的街名還依稀可以讓人們想起200年前肯辛頓之父。

肯辛頓市場的孩子們 1920年代

舊時代的農貿市場

第一次世界大戰以前,Kensington市場尚未形成後期的露天市場的氛圍。然而在20世紀初期,肯辛頓以及牛津街一帶迎來了英國移民後的第一波文化衝擊。因為東歐大陸以及俄羅斯發生的一系列反猶太人暴力事件,使得大多來自於東歐的猶太族裔移民逃離故國,進駐這裡。

在1900年至1913年的13年期間,多倫多的猶太族裔居民從原先的大約3,000人增長了至少10倍。因為不被允許正式經商,為了謀生,初來乍到的猶太人們開始在自家門前擺攤向附近居民兜售小商品,這種「舊時代農貿市場」的風格在之後的二三十年不斷衍生,擴張。猶太人族裔社區的發展壯大逐漸將這裡原本沉悶的居民社區狀態,發展變化為新興貿易市場。從小荷才露尖尖角的街頭推車,演化成了居民家門口的小店鋪。在Augusta和Nassau沿街,隨處可見商鋪門口裝有活雞等禽類的籠子。

「The Market」這片集市,不但是猶太族裔移民的「菜籃子」,更是他們得以聚集相會、互通有無的場所。這個充斥着活禽、活魚,散發著新出爐麵包香味,以及混雜着新鮮奶酪氣息的集市,給這些逃離戰亂、不得不在異國他鄉重新植根的人們一絲家的安慰。

整個1920年代的10年,肯辛頓市場除了在猶太安息日關閉以外,幾乎每天從天色微明開到午夜時分。儘管這裡的民居僅能被稱為「陋室」,但是露天集市卻生龍活虎。很多當年在Kensington市場擺攤的小生意人最後都積累了相當的財富,而在之後的那些年裡陸續搬去了城市西北面較為富裕的區域。

1990年代

都市藝術家聚集的角落

1930年代,佔多倫多約四萬名猶太裔居民總人口八成的居民都聚居在這裡,Kensington和Baldwin街沿路早已被露天集市佔領。30年代正值十年經濟蕭條,因此Nassau街一帶也繁衍生息成了走私酒類等產品的天堂。無獨有偶,從歐洲大陸散播開來的法西斯風潮也在多倫多露出苗頭。很多極右黑幫將肯辛頓市場一帶生活的猶太人作為暴力襲擊的目標。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第一批落戶於此的猶太裔居民大多數都已陸續遷離Kensington市場。取而代之的是包括葡萄牙人、匈牙利人、意大利人、烏克蘭人、亞洲人和拉丁美洲人在內的新移民。新鮮湧入的血液使得這裡的集市氛圍愈加飽滿,一家當時位於Nassau和Bellvue交界的葡萄牙書店經常在街頭廣播現場直播來自於歐洲的足球賽事,引來街頭人山人海。

雖然人口密集,Kensington市場多年來卻還一直保持着有史以來素有的低層建築風格。1957年,多倫多市政府引入「城市舊貌換新顏」的建設項目(The Urban Renewal Program),建議將這裡夷為平地,全面翻新。另外被建議先破後立的還有Spadina Expressway高速公路。但是反對人士認為,如若這一計劃實施,將需要將整座城市攔腰斬斷,毀壞眾多古建築,方能連接城市南面的嘉地那高速公路 Gardner Expressway。終於,該計劃在多倫多市民的反對呼聲中夭折。

1970年代,因為肯辛頓街區低廉的房價(450元可以買一棟三層民居),這裡迎來了以藝術家為主的新一批居民。於是,手工製作服裝店和小型唱片行開始出現在肯辛頓市場,而那幾年遷居至此的東南亞和西印度移民則做起了餐館生意。

1980年代真正給肯辛頓市場帶來了巨變:市政府禁止街頭售賣活禽,從此終止這一起源於1920年代猶太人集市的傳統。與此同時,多年來屢禁不止、愈加猖獗的販毒問題也再一次引起了市民和警方的注意,很多居住在附近的市民甚至也親自加入打擊肯辛頓毒品文化的鬥爭中。

斗轉星移,日月如梭。肯辛頓市場在2005年被命名為加拿大歷史文化遺址之一。今天的肯辛頓市場已經不再是昔日的肯辛頓市場,表面上它看似繁華,但隨着周邊越來越多的高層住宅和商住兩用樓的層出不窮,肯辛頓的租金 / 房價也愈加高昂。道致很多小生意者不得不另謀出路。被層迭高樓包圍的肯辛頓正在面臨一個問題,改變或是抵抗?這其中的平衡實在微妙。